搜狐|任友群:新高考改革 大学选拔有望更具自主性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11-15
字体大小:A A A


  编者按:2015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于11月6日至8日在成都召开,本届年会的主题为“科技·智慧·未来”,大会的目的是为了响应国家教育改革与创新驱动的战略决策,实现教育与科技的跨界交流与融合,引导开启科技与教育双重驱动力,为产业转型发展提供智力和理论支持。



  在本次亚洲论坛上,搜狐教育专访了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任友群,在采访中,任友群谈到信息化校园建设以及新高考改革制度将给基础教育乃至高校选拔带来的变革。


搜狐教育:本次论坛是以科技为主题。现在科技和教育结合得越来越紧密,您认为这对未来教育将是有怎样的影响?

任友群:科技和教育是两个非常大的主题,在国际上科技和教育的相互影响也一直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只是在不同阶段、从不同视角,对科教融合的关注重点有所不同。比如,作为一个师范大学的从业人员,我可能会分层考虑,基础教育跟科技、职业教育跟科技、高等教育跟科技的关系,甚至在贯穿整个终身教育的过程中,科技如何影响人的发展,人才培养如何适应未来的科技革命。在各个层面,科技和教育融合都是有很多的文章可以做。总体来说,我认为,科技革命带给教育的不仅是学习内容和学习工具的更新,更有价值地是为教育注入了新的思维方式,科技必将引发各级教育模式的变革。


搜狐教育:我知道华东师范大学在信息化领域做得非常好,您能具体聊一聊你们在信息化教学与信息化校园等方面的举措吗?

任友群:就教育信息化来说,中国有一批大学都做得不错,大家都在探索。总体上看,只要足够重视,每个大学都能做出特色。从综合性大学到单科类的大学,包括一些二本、三本的高校,每个层面都能举出出色的学校案例。我校最近正在制定十三五智慧校园的建设方案,致力于消除信息孤岛、更好地集成数据。尽管我们过去十多年对此已经有所探索,但接下来可能要更多地关注无线和多端所带来的变化。十几年前做校园网覆盖,一般有个网口就算可以了,但现在要求对校园内所有角落的无线覆盖。十几年前的信息化考虑跟电脑接上就行了,只要有个电脑,这个终端能用即可。而现在每个人手边都有一堆的端,我想今天在场的很多人可能都不止一个手机,你可能还有iPad、手提电脑、腕表、颈环等等这些端。所以对我们大学的信息化来说,所有的信息送达都要考虑到使用者、用户最后是用什么端来接收这个信息的,而有些信息需要支持所有的端。我们接下来要求学校里大部分业务要适应多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端就是智能手机端。如果这点能做到,就会大大提升信息流畅程度,从而大大提升整个管理效率。当然,手机端现在非常强大,教学视频、慕课等这种载体都能搬到手机端上,甚至有些答题的软件都能在手机上应用。一些教育互联网公司已经做到了,我们大学也非常重视。


搜狐教育:“十三五”规划中,提到让一批高校接近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您怎么看待我们的高校和世界一流高校存在的差距?怎么样促进内涵发展来提升高校质量?

任友群:高校能够进入世界一流,这是中国几代人的梦想。所有在大学里工作的同仁都很关心。和其他学校一样,我校会关注所有的排行榜。但是我们不会把自己捆绑在某个特定排行榜上,我们会分析各个排行榜的具体指标。比如说大概在过去的多少年内,我们这个学校在所有的排行榜中大概处在什么样的位置,我们的名次发生过怎样变化的,并且精确到具体的学科、具体的指标来进行研究。我们通过研究来思考这些变化、这些指标所反映的问题,如何将它化为学校进步的举措,但也不会盲从某个外化的指标。在我看来,所有的指标最后要化为学校内涵发展,本质上还是提升我们人才培养的水平和我们的科研水平。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是大学的四大使命。这四件事情具体到校内的具体工作中,可能就是给学生要上好课,自己的科研要做好,还要承担你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搜狐教育:关于师范生培养的问题,我之前跟北师大的一些老师和校长聊过,他们有一种困惑,咱们师范类的毕业生中,真正优秀的那些可能最后都没有从事教师这个行业,这对于人才培养方面会是一个不良的循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任友群:我国高等教育存在一个不能被忽视的群体,就是师范类院校。目前根据教育部的口径,高等师范院校共178所(这是把名称中带师字的都算上,事实上其中有的已经是综合性大学了),其他举办教师教育的高等院校338所,这些院校主要承担培养基础教育教师的任务。同时,我们再关注一个很重要的对师范大学和师范生会产生深远影响的政策,就是教师资格证政策。以前所有的师范大学中的师范生,通常在毕业时自动获得教师资格。而现在,所有人在进入正式的教师岗位前都必须考取教师资格证,哪怕你在一所师范大学中学了四年的师范课程,也要去考,而那些从未上过师范类课程的毕业生,只要获得了教师资格证,也同样能够去竞聘教师岗位。这就意味着,教师岗位不再是师范生垄断的“饭碗”,而师范生个人的多元职业选择权利也得到尊重和保障,总体上这是一种制度的进步,没有这种开放的制度设计,优秀人才会从高等教育入口处流失,根本无需讨论优秀的毕业生做不做教师的问题了。引导优秀人才进入教师岗位,不是师范大学一方能够完全决定的,本质上还是要提升整个教师行业在社会中的地位,使得职业提供的价值感、成就感和待遇水平等与优秀人才的发展需求相匹配。


搜狐教育:去年浙江和上海推出了新的高考改革制度,而2017年要全面铺开。对新高考制度,包括试题的变革和录取方式的变革,您觉得高校会有怎样的反应,受到怎样的影响?

任友群:国家一直致力于对高考进行改革,这个努力是值得肯定的,现行高考制度确实存在需要改革的空间。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消息,就是教育部现在正在修订整个高中的课程标准。课程标准修订虽然是十年左右一次的常规工作,但这次的课标修订是跟考纲挂在一起的,这意味着课标即考纲,考纲即课标。原来是两张皮,怎么教是一些人说了算,怎么考又是另一些人说了算。新课标、新教材、新的教学方式、对教师的新要求,所有这些,与2017年的新高考都会发生相互影响。浙江现在七选三,上海是六选三,以后可能还有八选三。这看上去是充分体现学生的自主选择权,但是也可能会存在课程、考试、升学利益等多方面的博弈,这会对高中课程产生哪些效应?对于大学来说,也都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比如说它要判断学生选择的这些课程,能否体现学生在某个学科领域的潜力和水平,能否作为大学特定学科的选拔依据。

  此外,新高考会改变高中阶段的办学方式,比如说现在全国有部分中学做到完全的走班制了,其他地区到2017年以后也将不稀奇了。这会带来一些新问题,对那些薄弱学校、师资缺乏的学校,越往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走班制会不会拉大区域教育的不均衡?同时,走班带来的高中教学组织方式的变化,原有的以班主任、分班任课老师和以班级为核心的教学实施模式都可能发生转型,这些都是新高考的伴生问题,都是我们大学的教育研究者有责任去研究的。


搜狐教育:您刚才提到,大学要寻找自己需要的人才。在新高考改革制度中,也体现了让更多的高校有自主选择权,您能就这一点跟我们详细解读一下吗?

任友群:大学选拔人才大概有几个途径:一是高考裸考,二是自主招生,特别是竞赛板块。我充分理解国家与公众在教育公平上的追求,但希望不要因为过分地公平焦虑而限制了改革的空间,这将使中国的教育改革承受更大的机会成本。公平不等于用同一把尺子去量所有的人,确实有一批孩子,高考不一定能考得出他的能力。比如说现在的各种理工科竞赛,包括单科类的学科竞赛和综合类的科技竞赛,由于高考制度收紧了加分尺度,科技竞赛在全国范围内都普遍存在着缩水的现象,这会不会使得真正有科学创新潜质的孩子脱颖而出的机会大大减少。


搜狐教育:刚才您提到新高考改革使得基础教育所面临的挑战。比如未来可能更需要具有跨学科能力的教师,但从现状看,这种跨学科教师的缺口很大。那么,未来师范类院校会在人才培养上有所改变吗?

任友群:我不完全同意简单强调跨学科这个说法。所谓跨学科的前提是你至少还要有是你长处的学科,你才谈得上能去跨这个学科。首先我们要肯定,中小学分科教学是有历史传统的,同时它也是取得了巨大成绩的。大家知道有些国家小学阶段是不分学科的,实行全科教学,而我国一直采用分科教学。分学科保证了擅长哪个学科的同仁能够成为这个学科的老师。但是全科教学就会存在一个问题,所有的课都是你教,那你总有教不好的。因此要谨慎防止盲目跟风国外教育,而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全科教学在中国的语境中往往只是适合海岛深山这种边远教学点,全校只有几个孩子,只有一、两个老师,这是一种特殊的状态。

  当然我觉得你的问题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的孩子需要培养跨学科学习和实践的能力,我们也需要有这样能力的教师。在中小学阶段,这种跨学科还是有一定空间的。师范大学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基础教育的这种变化,实际上在师范大学的内部,我们已经开设了这样的选修课程,比如STEM教育和创客教育等就在中小学和师范大学中都得到了很大关注。

阅读原文

来源|搜狐教育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41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