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熊斌:“奥数出不了数学大家”是讹传 每届菲尔兹奖得主中 有一半拿过奥数金牌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7-22
字体大小:A A A

  “美国奥数队21年来重新夺冠”的新闻,连日来在教育界引发强烈反响,不少业内人士甚至开始反思:是不是去年“奥数与保送政策脱钩”产生了反作用。
  昨天,本报专访了刚刚返回国内的第56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中国队领队、主教练,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熊斌,他表示,奥数依然是引导具有数学天赋的青少年步入科学殿堂的阶梯,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此外,“奥数出不了数学大家”是讹传,近年来每届菲尔兹奖得主中,至少有一半得过奥数金牌。


中国队夺冠多,只是细节上做得更好

 


  熊斌教授告诉记者,美国一直是奥数强国,1994年那年的IMO得奖成绩相当辉煌——所有6名选手全部获满分,这也是奥数史上唯一的一次,“这几年中美两国的奥数水平差距不大,像2013年时,我们团体总分只高出1分。IMO每支国家队6名选手,每人做6题,每题7分,最后往往我们也就多做出一道题甚至只是半道题”。
  在熊斌看来,中、美、俄传统三强的奥数水平差距很小,近年来我们之所以多得了几次冠军,往往只是在细节上做得更好,比如解题时表达得好些,第五六名选手发挥得更稳定一点,“这种情况每年几乎差不多。虽然排名有先后,但实质并无差别,谁拿第一都很正常”。
  很多人有这样的误解,认为美国孩子不爱学习,数学成绩普遍糟糕——其实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猜测。熊斌介绍,几个奥数大国颇为相似,中国、美国、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越南……都有类似的集训制度,“完整的选拔、训练体制,以及国家的投入是参加奥数获得良好成绩的保证。有些国家缺乏这样的体制,教练的投入也不够,就很难获得好成绩”。
  同样,“华人天生擅长数学”也是种普遍的误解。熊斌表示,这种优势往往体现在中小学阶段,而在美国最顶尖的学校,华人学生在数学课程上未必有多大优势。

 


简单一点的奥数题适合很多学生学习

 


  熊斌认为,今年美国队战胜中国队是很自然的事,不必做政策层面的解读,诸如“2014年起奥数与保送政策脱钩导致中国队实力下降”的观点很牵强,“因为根据政策,‘国家队’队员以及集训队队员等60人依然有保送资格。事实上,能进入集训队的学生个个实力超群,学习奥数早已脱离了功利层面,他们对数学既有天赋又有兴趣,实力和往年相比并未下降”。
  当然,熊斌也认为,奥数与保送政策脱钩是件好事,可以让真正喜欢数学的人不那么功利,而是靠兴趣学习数学,“我一直认为,奥数离不开天赋,只有5%的学生适合学习奥数,那些学有余力并对数学有相当兴趣的学生才是最佳人选。没必要让所有孩子一窝蜂全部学奥数,而且学得那么痛苦,而应该让不同特长和兴趣的学生在不同学科上有所发展。当然,奥数是个很宽泛的概念,稍微简单一点的奥数题则适合很多学生学习”。
  社会上也有人认为,近年来不止是奥数,就连数学本身都被“妖魔化”了,导致各地高考难度下降,高校难以有效选拔人才。对此熊斌认为,高考是选拔性考试,数学试卷当中应该放置一些有难度的题,才能把学生的能力区分开来,“高考数学试题简单化确实对最顶尖的学校不利,它们本身希望招收前1%的学生,但最终招来的可能是前5%、前10%的,也可能是前20%的”。

 


奥数并不是“数学中的杂技”

 


  近年来有一种说法:奥数是数学中的“杂耍”,奥数题就是偏题、怪题,扼杀了学生对数学的兴趣和创新能力,应该彻底废除。熊斌说,其实奥数题就是数学题,其中的很大部分题目,是为了培养学生的数学思维。少量的所谓“偏题、怪题”,是学校正常课堂上不讲的,但是能培养学生的创新和求异思维能力。就国际数学奥林匹克而言,至今还没出现一道让全体考生做错或做不出的题目。奥数并不是“数学中的杂技”,它就是数学课外活动,和课堂内的数学是主干与支干的关系,既是课堂的提高和深化,又是拓展视野的数学园地。
  熊斌表示,“奥数出不了数学大家”是讹传,近年来在“数学学科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的得主中,至少有一半得过奥数金牌,像华裔数学家陶哲轩就是奥数金牌最年轻得主纪录保持者(13岁),也获得过菲尔兹奖。数学鬼才佩雷尔曼在1982年16岁时以满分42分获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奖,36岁成功破解了“庞加莱猜想”,40岁时获得菲尔兹奖,44岁获得“千禧年数学大奖”。去年,斯坦福大学教授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菲尔兹奖得主,她也是第一位获得此奖的伊朗数学家,“菲尔兹奖每次四人获奖,近年来每年至少有两人得过奥数金牌,占了一半”。
  熊斌说,中国参加IMO起步较晚,但中国奥数得奖者在国际上出成绩的也不少,比如在1999年获第41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满分)的恽之玮,现在是斯坦福大学数学系副教授,在29岁时获2012年印度山姆哈人文与科学技术研究院拉马努金奖,这也是数学界的大奖。在他看来,数学学科的发展有赖于长期的学术传承,难以一蹴而就。

 

阅读原文

记者|李征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345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