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晨报|周长江:画抽象,我是在补现代主义的课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晨报     发布时间: 2015-06-01
字体大小:A A A

【在上海的抽象绘画界,周长江是一个绕不去的名字,不仅因为他从写实走向抽象,经历艰难蜕变而成为该领域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也因为在长期艺术教育实践中,他必须认真思索抽象艺术的本质,将中国当代的抽象艺术放置于亚洲、乃至世界的背景之下,才能让学生们更明确自己的艺术方向。近日,周长江作为主讲嘉宾,与法国艺术史家、巴黎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克·瑞斯特里尼以及法国抽象艺术家伊万·瑞驰-雷伊等进行对谈,围绕东西方抽象艺术融合的话题展开讨论,论坛之余,他接受晨报星期日周刊记者采访,讲述了自己对抽象艺术本身的理解,厘清了很多这一领域曾经模糊的概念。】

  

  

星期日周刊记者(以下简称星期日):现在人们熟悉你是作为抽象画家,但实际上你早期是写实画家,而且画得很好,能否先介绍一下这个转变的过程?

周长江:首先肯定是上海本地抽象艺术传统給我的影响,早期我是通过林风眠的学生潘其流而了解到抽象艺术的,我念大学时,一位大学老师带我到潘先生家拜访,我带了很多素描去給潘先生看,以为他会表扬我,结果他说哎呦,你不要再画了,你素描已经老好了,你再画下去就要画傻了,我给你看点东西。于是他拿出林风眠啊、赵无极啊来让我看,我看不懂,但是那个时候开始有印象了,觉得有很多东西是我学习范围之内没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压根没有涉及过的。
后来一个直接的影响,就是毕业后我的创作在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中获奖后,到北京参加全国青年油画创作座谈会,那是1981年,正巧当时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在北京有个展览,学习班安排半天去观摩,我完全看不懂,这个展览对我视觉冲击很大,感觉每件作品都不知所云,总之打击蛮大的。

星期日:是不是那时候感觉某根神经被触动了?


周长江:我们当时看的人很多,都看不懂,都闷闷的。我觉得催促我去研究的还是好奇心,我很好奇,觉得既然做艺术,就要从一开始力求把它弄懂,用求知欲来解释比较切实一点。我因为在学校读书很好,后来做写实创作也蛮成功,所以通常人都会抱住不放,不肯轻易放弃,但我觉得学习就是一个过程,对不懂的领域觉得很好奇然后很想去了解,随着自己知识面的扩大,接触东西多了以后会不知足,越不知足越想学,到今天还是这样。当然其实有很多领域我们都是未知的,现在的我不像以前了,我会控制一下,因为人的精力有限啊,不懂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现在只能就在专业范围里尽量做得好一点。

  

  

星期日:抽象绘画这个词,好像大家都很熟悉,但是真正能说清楚的很少,要欣赏就更难了?

 

周长江:抽象绘画其实历史很悠久了,在西方早就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流派;可以说作为一个艺术样式,实际上20世纪最大的成绩就是艺术从写实走向了抽象。

  

星期日:那么你給抽象绘画的定义是什么?


周长江:我是把抽象绘画放在现代主义里面的,我給学生讲现在中国的抽象绘画,一开始就介绍了古典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然后我很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做的不是后现代主义,是现代主义,是在补现代主义的课。现代主义的抽象艺术,是追根问底的,它不亚于哲学,它基本上像哲学一样在做本体论的研究。创作到后来,画面上所有东西都创作完了,然后就把艺术和生活的边界都打破了,所有这些都是人类对艺术的重新认识。

 

  今天对中国人来说,有两个任务。一个是对现代工业文明审美的重新认识,因为我们缺失这一块,我们只有农耕审美的认识、古典审美的认识,但是对现代工业文明的认识我们没有的,所以这是现代主义需要补充的一块。第二块就是补上个人主义这一节,因为现代主义就是讲个人的确立、个人价值观的表达。

 

星期日:这两块不补不行?

  

周长江:因为是逃脱不了的,我们不补,很多东西就不能解决,后面的创作就是空中楼阁。好比说现在很多建筑师造的东西,因为他没有现代主义训练,所以他造的东西不好看,你也不觉得它好看。这只是一方面,再延伸开去,很多领域,不单单是审美领域,包括人的成熟度,都存在问题。


星期日:所以抽象绘画反映的是人的自我观念?

 

周长江:是对自我认识的肯定,我们以前学古典的时候,实际上是被动吸收的,一加一等于二,你坐着看不用动脑筋的。但是现代主义东西,包括我们现在讲到抽象绘画,你必须要参与,要进入到再创造过程中。那么这个再创造就有要求啦,你如果没有一定的知识背景,没有一定的形象记忆,没有一定的阅历丰富的经验,是很难想象的。所以抽象绘画对创作者有要求,对欣赏者也是有要求的。

 

星期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看不懂大部分的抽象绘画?

周长江:抽象为什么看不懂呢?还是因为我们前期对于美术这一块的认识不完整,包括古典美术这一块我们的认识也不是很完备的。就好比说西方的理论是焦点透视的,焦点透视就是古典主义的精髓,是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镜框,我们通过镜框看世界,好像现在windows也是这样,它实际也是一个镜框嘛。焦点透视它就有了空间,因为有了透视就有了纵深。但到了立体主义它把时间放进去就有四维空间了,这就完全打破了我们习惯的古典主义的欣赏方法,但是假如你没有古典主义的方法做前提,讲四维的时候能不能理解,就很难说。再比如我们中国传统绘画是散点透视,不是焦点透视,用散点透视这个四维又太好理解了,无数个时间呐。

 

星期日:那是不是说中国的绘画从最古典的时候就有一种抽象的精神在?

周长江:是抽象审美,抽象审美我们传统里一直有的,而且很发达;但现在我们讲的抽象主义是一个流派,一个学说。但是因此,中国人做抽象艺术是有独特的意义的,我们在原先中国人的抽象审美能力上勇敢地往前走一步,不要停留和局限在物的对应上面,像是以竹子来代清高,以山水代表崇高。而是把意象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抽象了。

 

星期日:这也给中国当代的抽象艺术家很多自信啊,否则你始终会觉得西方这方面已经那么成熟了,都没有发展的空间了?

 

周长江:对。这就是以前很多人说的根本不要走的,没用的,西方的已经做过了。西方都做过了你再做有什么意思呢?那么我问,写实都做过了,你还做写实干嘛?不能说做过了就不能做嘛,关键是怎么做的问题。
就我个人而言,我始终认为抽象绘画属于专业领域,做这个专业的人是很明白的,好像任何其它行当,行当里面很清楚你好不好,外面的人只是在看热闹。


  此外,专业和市场没有直接关系,专业是专业,市场是市场,市场有市场需要的东西,专业是本身你努力的结果。这里面有一点点差异,就是市场选不选你是有钱人说了算的,但是并不表示他买你的东西你的东西就好,反之亦然。所以用市场去衡量一个艺术家是不合适的。

  

阅读原文

  

  

编辑|李静姝  

 

 

 

 

 

 

 

 

 

 

 

 

 

 

 

 

 

浏览次数: 52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