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新闻网|童世骏:走出校门时,请带着校训一起远行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7-06
字体大小:A A A

各位新晋博士、各位导师、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今天在思群堂,又将有196名博士研究生从陈群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请允许我代表学校全体教职员工,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向精心指导你们的导师们,向一路陪伴支持你们的亲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校党委书记  童世骏


  当你们接过学位证书的时候,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获得者人数已经累计达到5575名。《华东师范大学章程》写道:“学校以人才培养为中心任务,坚持教学与科研的统一,学术贡献与社会服务的统一,文化传承与文化创新的统一。”这一个“中心”、三个“统一”,是华东师大作为一所研究型大学的光荣使命,而博士生培养工作,可以说是这种使命的最集中体现。你们是我校在《章程》于去年下半年核准颁布后的第一届博士毕业生,你们带着研究成果和学术能力走出校门,走上岗位,既体现了学校的学术贡献,也履行了学校的社会责任,更展示了学校精神传统的强大活力。

  学校的精神传统,凝聚了历代前辈校友的智慧和创造。去年我们纪念前身学校大夏大学建校九十周年,今年我们纪念另一所前身学校光华大学建校九十周年;像“自强不息”、吃苦耐劳的大夏精神一样,“格致诚正”、“知行合一”的光华精神,也融入了“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的师大精神。

  光华大学于1925年创立的时候,把“知行合一”立为校训,后来因故改为“格致诚正”,可以理解为是从另一个角度讲知行关系:“格(物)致(知)”显然是指“知”,而“正(心)诚(意)”以及它所引出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则显然是指“行”。光华前辈校友经常引用张寿镛老校长的话是:“贵在实行,不尚空谈”,“说得出,做得到”。

  对知行关系的这种理解,可以说正是我校在上世纪90年代初所确定的那句校训所要表达的核心思想:“求实创造,为人师表”,创造的基础是脚踏实地,教师的荣誉要名符其实。我上月初在里昂向各国大学校长们介绍ECNU的时候,把“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翻译为“Pursue what we have not been taught, and practice what we are going to teach”,也是基于这样的理解。

  当然,作为985高校,作为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华东师大的毕业生,哪怕是本科毕业生,其就业岗位多数并不以“为人师表”作为其特定的职业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为人师表”作为我们的校训,要做广义的理解。

  中国人从前把“师”与“天”、“地”、“君”、“亲”放在一起崇拜,现在则把“某某老师”作为各种职业、各种场合可能是用得最多的一种尊称。很大程度上,这都是因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教师与学生之间的那种“以理服人”和“以德服人”的关系,是整个社会良好秩序的根本基础。“为人师表”的箴言,高等教育的使命,放到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可以有更好的理解。

  同学们,今天你们拿到博士学位,今后不管要从事的工作是什么,要承担的角色是什么,你们都将有更多机会在各种场合被称为“老师”,既享受与这个称呼相联系的尊敬,也承担与这个称呼相联系的期望。因为你们今后即便不做狭义的“传道授业解惑”,也很可能在做广义的“化民成俗”工作。不管你是多么谦卑,也不管你想多么低调,既然受了这么多年教育,既然获取了最高学位,“为人师表”都已经成为你推卸不掉的荣誉和责任了。

  所以,各位在走出校门的时候,请别忘了带着母校的朴实校训——“求实创造,为人师表”,连同在背后支撑着它的优雅理念——“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镕,民族和社会的发展”,与你们一起远行。

  讲到这里,我想起物理系的乔登江老师。1999年,71岁的乔登江院士来到我校物理系担任博士生导师的时候,已经作为我国核技术的开拓者之一、参加核试验次数最多的科学家,在戈壁滩上战斗了27年。但在物理系同事的笔下,这位年幼时逃难中失去一目、1988年因癌症摘取一肾、同时还承担着几个国家重点课题的兼职教授,是这样指导他的学生的:

  “每周星期一上午是乔院士和他的研究生们雷打不动的‘碰头日’,他认真听取研究生们一周研究工作的汇报,并逐一给与指导。每当研究生做较大型实验时,他都要亲自到实验室加以现场指导;对试验中的关键细节,他都要问清并记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他对研究生严格要求、严格训练,认真批阅研究生们写的研究报告和论文,有时连错别字都会一一给与改正。他用自己的津贴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研究生学业。……2013年他捐款在物理系设立了‘登高’奖助学金,帮助学业优秀的困难学生完成学业。”

  乔登江院士已经于两个月前离开了我们,但正如物理系同事在总结乔院士事迹的时候所写的那样:“他用生命实践了‘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的校训,成为师大人心目中永远的楷模。”

  讲到这里,我还想起了哲学系已故冯契教授。从诸暨到杭州,从杭州到北京,从延安到昆明,从西南联大到华东师大,冯契先生的丰富人生将在上海电视台正在拍摄的一部上下集人物传记片中得到展示。从师大建校初开始,冯契先生就一直在丽娃河边教书育人,著书立说,最后留下四卷哲学史,成为以一人之力撰写从先秦到建国的中国哲学历史的第一人;还留下三卷《智慧说》,成为建国以后形成自己独立思想体系的极少数中国哲学家之一。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这些著作,虽然在文革以前已有丰富积累,但全部是文革以后完成的。在十年内乱期间,冯契的所有手稿、笔记,连同书信和日记,都被抄家没收,至今下落不明。从1978年开始,年过花甲的先生在离这里不远的师大一村寓所,一字一句从头写出后来被编成10卷《冯契文集》中的大部分文字,就像他的老师金岳霖先生,在抗战后期直到建国前夕,一字一句重写其初稿毁于日寇空袭的将近千页的《知识论》;也像他的另一位老师冯友兰先生,在84岁到95岁的高龄,一字一句写完对他先前著述做彻底检讨的七卷《中国哲学史新编》……。1995年2月21日,冯契校阅完《认识世界与认识自己》一书的打印稿清样,亲自送到印刷厂。10天以后,先生不幸因病去世,终年80岁。

  冯契先生是我的老师,今年是先生去世二十周年,也是他诞生一百周年,在这里说几句关于先生的话,是表达对先生的思念,也与大家分享对学校这份精神传统的理解和敬意。你们即将要承担狭义的或广义的“为人师表”的职责,在这座校园里,已经有前辈为你们树立了再好不过的履职标杆。与乔院士一样,冯先生也可以说用生命实践了“求实创造,为人师表”的校训,成为师大人心目中永远的楷模。

  冯契和乔登江这样的人物和事迹,在华东师大还能找到不少;校园道路两旁招风旗上的每一句前辈箴言和师长警句,背后都有一个个动人故事作为注解。在同学们毕业时在这里与大家一起重温前辈精神,不是为了怀旧,而是为了前瞻,为了与大家共勉,让我们在各奔东西以后,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岗位,以实际行动来继承和发扬同一个学校传统,以实际行动来追求和实践同一个大学理想——“求实创造,为人师表”。

  当然,临别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带出校门的,还不只是一句校训、一番共勉。感谢学工、后勤、研究生院以及信息办、校友会的同事们,他们不仅在你们求学期间提供专业支持和温馨服务,而且还想方设法让学校的温情延续到你们毕业之后。今年学校为2015届毕业生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那就是,伴随你们度过校园岁月的那张校园卡,你们可以在走出校门的时候,申请换成校友卡随身带走。你们以后随时都可以带着校友卡,回到学校,继续在学校的图书馆埋首书海,在学校的体育馆挥洒汗水,在学校的食堂里,品尝中国第九大菜系。

  因此,今天我不说离别,只道再见,盼望在师大校园与你们经常重逢,听你们诉说离校后的奋斗和收获,听你们介绍对母校新的理解和新的期望。

  祝愿大家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本文为作者7月5日在2015届博士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阅读原文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编辑|吴潇岚


其他媒体阅读:

文汇讲堂|童世骏:请带着校训一同远行

浏览次数: 16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