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王远:“创客”可以+艺术毕业生吗?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7-01
字体大小:A A A


  今年“创客”是个热词,在各大媒体被频繁使用,人们常常论及之。由于国家对创新、创业的大力推动,“创客”概念陡然浮出水面。全民创新、万众创业似乎不可阻挡,其意义也是不言而喻。


美术系2014届毕业生 侯虹旭作品


  “创客”源于英文Maker,指不以营利为目标,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是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的个人设计制造群体。“创客”包括软件开发者、艺术家、设计师等诸多领域的代表。“创客”与创意、创业园区是紧密相连的关系,创意、创业园区没有“创客”的介入也就不能称其创意、创业园区了。

  对于艺术领域而言,“创客”概念,似乎更能表述其行业特征。每年6月的毕业季,都是各个大学艺术专业毕业生展示创作能力的时刻。如火如荼的毕业展,掀起了艺术毕业生的毕业创作大比拼。在这些毕业作品中无疑可以看到众多创新创意之作,然而,这些充满创业激情的艺术生毕业之后,是否真正能与“创客”紧密联系起来,这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美术系2014届毕业生 吕旭作品


  从大学艺术类专业的设置来看,艺术通常被划分为研究与应用两类。以美术与设计而言,美术,更多的与人文研究发生关联;设计,更多的与社会应用发生关系。这是大体的两个学科专业区别,但也不排斥美术有应用的可能,设计有人文的追求,但是,总的方向与学科专业特性导致——美术注重的是精神叠加,设计注重的是物理效用。

  类比美术与设计两个学科,只是它们在学科专业特性上常被人混淆,当然,艺术门类下的其他学科也有这些现象与差异,这里不一一表述。

  在过去三十年中,各大学由于扩招等原因,毕业生的就业问题或多或少都产生不同的压力。相比之下,艺术应用类学科也由于不断的扩大的招生规模,使得原先的就业优势也变得每况愈下,而艺术研究类的学科就业压力相对也与过去大致相当。

  虽然说学艺术的并不一定要去终身从事艺术行业,但是,在完成了大学艺术专业的学业之后,他们还能有其他行业的选择吗?艺术生在本科阶段,通过对专业的学习与认知,四年学习中会逐渐形成自身的就业规划。我所了解的学生中,有大部分去从事与艺术相关的职业,也有一部分去从事与艺术毫无相关的不同行业。大学本科阶段,学生在成长的过程中,对专业的认识和自身的发展方向,还很不成熟。但是,通过四年的学习与认识并结合自身的需求和能力的体现程度产生对学科专业发展方向的再选择,这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大学在本科阶段的培养方案以及师资的知识结构,有没有让学生具有其他发展方向的可能?显然,综合类大学的艺术生要比专业院校的艺术生对未来发展的口径会有更宽的选择,这也是不同大学的办学理念所致。


美术系2015届毕业生 马会学作品


  艺术毕业生在如今“创客”口号满天下之时,似乎迎来了久违的春天!最近的新闻常在报道如何为“创客”们提供便利的条件,政策的支持。上海的创业、创意园已经搞了十几年,也不是一个什么新鲜的事情,其中的艺术家、设计者工作室就是“创客”雏形。但是,就上海的文化创意发展而言,那么多年来为什么依然滞后于北京,甚至是连内地的成都与重庆都比不上?这里当然有许多原因,我认为很直接的原因是上海留不住“创客”。对于有理想和有创业精神的大学毕业的艺术生而言,收入有限,在一个大城市发展成本很高,因此,对于个人生活上的要求几乎很低,他们仅仅需要的是一个既便利且开放的创作发展空间来实现个人的艺术梦想,而这个空间就是在上海到处都可以看到的所谓创意、创业园区。但是,那里的门槛实在太高了,他们根本付不起堪比商铺的租金。对于毕业的艺术生创业的困惑大多不是什么办理执照等诸如此类的事务。艺术生创业,有的需要团队、财务、办证等,但是,更多的艺术创业是艺术家的个体,他们需要有一个便于交流且开放的个人创作空间的工作室。这些艺术家就是真正的“创客”,他们把时间与生命献给了创作,他们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储备,精神创库,也是不可或缺的风景线。可能创意、创业园区对有影响力的画廊或成功艺术工作者实行廉价的租金谋约,并通过这些策略希望吸引那些需要引领的对象,从而可以抬高之后的租金。但是,创意、创业园区是不是也顾及一下那些有梦想的艺术工作者和刚毕业的艺术生呢?显然,我是不愿意认为,上海的创意、创业园区是唯利是图的单位,虽然我不确定它们是否享有了国家的惠顾政策,但是,办艺术创意、创业园区的初衷与结果显然是偏离了,有的几乎是见钱眼开。希望创意创业园区的主管也要提高一下文化素养,毕竟是在搞文化创业园区。


美术系2014届毕业生 马立华作品


  对于艺术“创客”们而言,作品是用行动做出来的,而不是用嘴吹出来的。然而,艺术“创客”的努力尤其是从事研究类型的“创客”们,他们成功的过程可能会更长些,风险也会更大些,这也是艺术“创客”的行业特征。如果可能的话,创意、创业园区有扶持年轻艺术“创客”们的创业意愿,回到办园初衷的话,我建议,也是有必要组成一个与园区无关的专家评审机构,以确保避免滥竽充数的“创客”混入其中。不过,评审组织的机制优化,也体现了结果是否广泛、公平、专业化等效率程度。

  成功者是无需去创意、创业园区的,也无需什么培育、孵化等机制。大学毕业生,尤其是艺术毕业生是“创客”的主力军,是创意、创业园区的生命细胞;无论他们是研究类的,还是应用类的艺术毕业生,他们有梦想、有激情,需要地方政府,艺术创意、创业园区的实际政策支持。据说马云年轻创业之时困难重重,很多人也不理解不支持,然不知他居然能到今天;但是毕加索在未出名时也一定是需要有个廉价的创意、创业空间。这些简单的道理有些人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意明白。上海的创意园区追逐名利的风气由来已久,这种风气阻碍了年轻“创客”在上海的生存与发展,也阻碍了上海的文化发展。回头看看上海的文化艺术现状,从美术、音乐、舞蹈、设计、动漫、服装、建筑、电视、电影等领域而言,都已经滞后多年……自得其乐的上海人该反省一下了,不能总是每天观看那些庸俗的电视节目或依靠回忆老上海的故事度日吧。

  “创客”,意味着年轻、梦想、开拓之精神,如果上海仍然没有对年轻“创客”们的实际扶持,“创客”在上海将沦为永远的创伤之客。





阅读原文


作者|王远(美术系教授)

来源|东方早报

编辑|李静姝


其他媒体阅读:

澎湃|是什么阻碍了“创客”们的发展

中国文化报|对艺术“创客”的扶持要落到实处

光明日报|对艺术“创客”的扶持要落到实处



浏览次数: 232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