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郝宇青:“任性”:价值的退隐与规则的退场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3-31
字体大小:A A A

点击查看原图

  自有钱,就是任性网络语的产生,到入榜2014年十大网络流行语,再到目前任性一词的泛滥性使用,大有忽如一夜春风来,任性之花随意开之势。似乎,什么人都可以任性:有钱的任性,没钱的也任性;有权有势的任性,没权没势的也任性;年纪轻轻的任性,年纪一大把的也任性;长得漂亮的任性,长相一般甚至是丑的也任性。而且,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任性也就罢了,在现实的世界也同样任性;一个人的任性也就罢了,一些企业也同样任性,甚至一些公共部门也同样任性……总之,不论什么人和事都可以和任性联系起来了。

  本来,中国就以礼仪之邦着称于世,国人也以老子的君子谦谦、孔子的温良恭俭让、孟子的辞让之心等来教化自己的内心世界、规制自己的行为方式,以使自己成为一个谦谦君子为人生追求的目标,以至于谦让、谦逊、谦虚而不张扬成为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和精神气质,体现出中华民族的深沉的内涵和教养,由此也孕育出了含蓄而深沉的崇尚集体主义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模式。因此,在中国人的词典里,任性一词,往往被赋予了张扬、放荡、偏执、蛮横甚至乖戾、不通人性等负面内涵,也因此,任性的人肯定是不受主流社会所欢迎的,肯定是会受到周遭人的排斥的。

  然而,在当下的中国,任性竟然在2014年猛然蹿红。任性被正名了,被光明正大了。人们已不再羞于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不再羞于张扬自己的个性特征,不再羞于与众不同。于是乎,几乎什么人都可以任性了。于是乎,含蓄、谦逊、循规蹈矩等不见了踪影。于是乎,中国变成了一个任性之国,中国人具有了一种不任性,毋宁死的英雄般的气概。

  分明地,在当下的中国,任性不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它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病症。固然,任性有其任性的正面价值和意义,但是,任性借助于网络的翅膀,并以一种突然的方式爆发,显然另有隐情。

  在笔者看来,其中的原因主要在于如下两方面原因:

  一是社会价值的退隐。伴随着30多年改革开放的步伐,中国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成就,尤其是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更是耀眼。但不得不指出的是,在我国经济迅速发展的过程中,却陷入了对技术的过度关注和依赖,甚至是对技术的盲目崇拜之中,而忽视了道德领域、价值领域、意义领域的建设。在这种状况下,一方面,在因改革开放而带来的巨大的社会变革面前,国人所曾拥有的传统价值已被抛在了后面;另一方面,又未能及时凝聚新的价值共识。这种情形,说它是价值的混乱也好,说它是价值的缺位也罢,但总体上可以归结为一条,即价值的退隐。价值去哪儿了?这一疑问可谓是当下的国人所遭遇到的最为恼人的事情。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人活一口气。这个,在实质上就是精神,就是价值和意义。当一些人活得只剩下物质(或技术)这单一的向度的时候,迷茫、怅然自不必说,而连同迷茫和怅然一起出现的往往是去寻找物质的刺激,去无度地纵欲。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任性。这样的现象,从反面说明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二是社会规则的退场。由于我国体制机制的特征和改革本身的复杂性,使得改革仍然需要在政府的主导下进行。一旦权力任性,市场经济的规则就受到抑制。在这种状况下,一方面,诚实劳动和按规则办事,在那些因投机而暴发的行为面前,便黯然失色。于是,整个社会规则受到冲击。另一方面,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却出现了贫富的两极分化。然而,由于两极分化是在不正当竞争的情况下造成的,于是,不论是暴发的巨富还是落伍的赤贫者,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都有一颗投靠权力、归附权力的心。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权力打破规则的动力和能力。于是,在相当一部分人心中,规则退场了。不靠规则办事,也没有正当的规则可以依靠,这是人们不论是为人还是处事所遭遇的最大的苦恼。中国有句俗话,叫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矩,自然就没有秩序,这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任性

  总之,任性的流行与滥用,并不在于它把技术推崇到了极致,反倒是社会价值退隐的结果;并不在于它彰显了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的个性表征,反倒是社会规则的退场所致。

  有网友惊呼,“2014年,大家都太任性了!那么,2015年,大家还会继续任性下去吗?这,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需要明确的,即我们必须对任性保持一定的警惕,因为如果任由其发展和蔓延以致形成习惯,那么,其所导致的社会代价将是惨痛的。毕竟任性中包含着非理性的因素,它的极端化倾向、它的不宽容特质,不仅会导致极端化社会的形成,而且和现代社会的价值要求相去甚远。(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本网编辑|戴勇 阅读原文


浏览次数: 618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