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林广:纽约是全球科创中心吗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1-28
字体大小:A A A

康奈尔科技园规划图(来源网络)

  20149月到11月,我有幸到美国中阿肯色大学访学。《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的吴老师得知后马上交待我一个重要任务:顺便考察一下纽约科技创新园区,了解科技园区创业环境、如何创新、为何创业等情况。

  作为一名纽约研究者,我欣然接受这个任务,但心里有点忐忑。因为近年来,一些学者和媒体在探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时,都习惯把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桂冠戴到纽约头上,并希望上海借鉴纽约发展经验,加快步伐建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那么,纽约到底是不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呢?

  我对此心存疑虑,因为纽约在应用科学领域没有像硅谷那样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领军企业,创新成果未能充分转化为商业价值,没有形成高技术为主导的经济结构,科研机构没在当地经济发展中起到应有的作用等,而这些都是学术界认同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主要特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安娜利·萨克斯尼亚(Annalee Saxenian)表示,纽约并没有取代硅谷的地位,硅谷一直在引领创新潮流

  我到中阿肯色大学后,就着手做一些功课,如通过因特网,搜寻有关纽约科技创新中心的资料以及学术界的研究成果。但文献资料表明:纽约有若干个科技创新园区,如切尔西市场以及在建的康奈尔科技园区,但目前纽约并非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中阿肯色大学世界文化系的庄教授和哲学系谢尔顿教授均委婉地表示,尽管纽约的创新功能很强,主要表现在金融管理和文化艺术方面,但它算不上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理由大致有三:纽约并没像洛杉矶附近的硅谷那样有许多科研机构,也没有对区域经济起重要影响的产业群,更没像硅谷那样对全球有影响的应用科学。两位教授的回答很明确,但考虑到他们学科和地域的因素,我还是决定到纽约去,了解一下纽约人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1115日中午,我满怀期待从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飞赴纽约,开始为期一周的考察活动。负责接机的是我夫人的老同学高先生,这是我们离开纽约七年后再次见面。他早年于北京大学心理系本科毕业后,来到美国大学深造,在纽约金融界摸爬滚打近20年,现为美国大通银行人事部门主管。他认为纽约是个创新中心,这里人才荟萃,交往频繁,人们容易在头脑风暴中产生新思想。我请他告诉我一两个像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高科那样的科技园区,以便我去实地考察。他表示无能为力,说纽约的科技创业园区并没有明显的边界,也不存在有政府建设、规划和统一组织管理的高科技园区。政府通常不会也不能做违反公平和违反市场的事情,因为高科技园区的产生完全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

  当天晚上,老朋友庆阳先生在纽约另一个唐人街法拉盛(Flushing)中餐馆热情招待我。他在纽约生活和工作了二十三年,为一家大型企业高级工程师,是个不折不扣的纽约通,无论纽约的历史、文化,还是经济、政治,甚至音乐流派演变,他都了如指掌。当我问起纽约是不是世界科技创新中心时,他明确地持否定态度:全美有几大科技创业园区,如加州的硅谷,以斯坦福、伯克利和加州理工等大学为依托,以高技术的中小公司群为基础,并拥有苹果、英特尔、惠普等大公司,融科学、技术、生产为一体。那里聚集一批青年创业者,他们租用大学地产创业。那些所谓的创新公司,开始时仅有两三个人、一个房间和一张办公桌,或几个公司合租一个办公室,甚至有的公司只有一张桌子和两个人。青年人在这里谈发明、想主意,头脑风暴,公司越办越大,逐渐形成气候,进而吸引更多的创业者和公司加入,形成一个庞大的科技创新中心——硅谷。以北卡州立大学、杜克大学、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为中心,形成面积达7000英亩的研究三角园科技创新中心,像IBM、思科、葛兰素史克、中国联想集团等200多家国际大公司在此落户;以哈佛大学、麻省理工等科研机构为基础形成的波士顿科技创新中心。至于纽约,庆阳先生认为还不能算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点击查看原图

谷歌纽约总部大楼(来源网络)

  纽约大学历史系托马斯班德教授,是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纽约城市史专家,尤其是对现代都市研究的理论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当然成为我这次纽约之行重点访谈的对象,我想他一定会给出一些权威性的解释。

  20141117日中午12点,我应约在纽约大学和他见面,并随着他步行到华盛顿广场附近的一个名叫Home的饭店聚餐,边吃边聊时,我自然而然又把纽约是不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老问题提出来,向他求证。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从纽约的历史、文化方面说起。他认为纽约有创新文化的基础,其特色在于其大众化、民间化、生活化、实践化和自由多样,这一特殊性形成了有活力的、开放性的城市文化,也形成了美国独特的现代主义的艺术风格。纽约的文化又具有本土特征和世界主义特色,二者相得益彰,这奠定了纽约成为世界性文化都市的基础。因此,纽约创新能力在世界上的地位无与伦比,主要集中在经济、商业方面。纽约的科技创新,主要表现在围绕金融投资理念、金融报务、金融软件、金融投资等方面,以及文化发展和艺术发展方面。至于在应用科学、专利成果转化等方面存在欠缺,纽约还算不上世界科技创新中心,但是纽约文化对科技创新有积极的影响:人们互相交流、沟通,产生所谓的新观念、新观点,也就是新思想(New idea)。

  接下来几天,我对皇后区大桥地区、下西区的切尔西市场、中城等地进行实地考察。最后,综合美国学者的观点,我对纽约科技创新中心有了大致的印象:目前纽约还不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也没有类似北京中关村或上海张江高科那样的、有明显地域边界的科技创新园区,更没一个统一规划、统一服务的管理机构。但是,纽约是一个区域性科技创新中心,其创新功能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和管理、文化艺术方面;其生命科学、环境科学、纳米技术、数字媒体等领域有突出优势,但正如学者所说,这些研究成果未能充分转换成商业价值。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和全球文化中心,纽约极具创新精神,世界各地各类人才前来创业,在市场作用下涌现几个创业园区,主要位于下西城的特里贝克(TribeCa)地区、切尔西市场、靠近东河边的皇后区大桥附近区域。

  正因为纽约在应用科学方面存在软肋,所以纽约市府反省与调整城市发展战略,加大对应用科学和研究设施的投资。时任纽约市长的布隆博格于2010年提出了应用科学计划,旨在通过由政府提供土地的方式,吸引世界顶级高校和研究机构在纽约建立4个科技园区,从而为纽约打造成以应用科学为主的东部硅谷。最为引人注目在建项目就是2013年开工的、位于纽约罗斯福岛上的康奈尔科技园区Cornell Tech),预计2017年完成。也许到4个科技园区全部建成、弥补上应用科学的短板时,纽约才称得上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东方早报 2015127日  编辑|戴勇 阅读原文


浏览次数: 23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