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观察|王远:无法实至名归的“名家班” ——“泛滥的美术‘名家班’”现象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1-20
字体大小:A A A


点击查看原图

  “名家”在过去,并非指不同领域、行业中具有某种身份的著名人物。战国时期就有“名家”,而这一“名家”是指论辩名(名称、概念)实(事实、实在)为主要学术活动,“名家”是中国古代一支重要论辩“名实”的学派。古往今来,今天的“名家”被曲解为行业名人,在美术圈也染指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美术家。美术圈的名家以及以“名家”名义所举办的各类大师班现象,在当今社会文化活动中的泛滥,是与其存在的社会环境与条件相接洽。虽然,任何现象都具有存在的理由,但是,我们是否需要追问,泛滥的“名家班”现象对美术行业以及文化发展有何积极作用,其“名实”情况是否如古人所言——实至名归。

  文化价值取向与社会潮流有关,社会潮流又与国家主导方向有关。我曾经说过,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不以物质利益为中心的时候,文化或许有了希望。当然,国家对于文化活动的态度也是影响文化发展的关键。在物质利益主导下的今天,对于更多学美术的人而言,名利是现实的,也是终极的。“名家班”的出现或泛滥也顺应了这一社会需求。

  查找关于当今“名家”的定义,没有得到一个确定的阐述,暂且就认为是有名的行家。从相关教育部、文化部有关举办“名家班”的条例查询结果,看不到任何正式文件,也无什么是“名家班”的内容,暂且我们就认为是“名家”开设的班吧。没有明确的阐述也没有具体的条例内容,想必“名家”,“名家班”的正当性就值得怀疑了。

  谁可以是“名家”?什么班又可以成为“名家班”?这些都很难界定。“名家”,“名家班”的正当性是有疑问的,基于对这些疑问不顾的却是在这一名义下举办了众多“名家班”的现状,却持续火热。显然,它是顺应了一些不正当的需求。

  记得在上个世纪70年代,我学画画的时候,是在上海普陀区的一个文化馆里学习美术的(过去在上海学画一般只有去文化馆),简陋的教室,很简单的文化馆美术班招生通知,招生名称就叫“美术学习班”,也无什么“名家”或“名家班”的说法。但是,在里面,我见到了当时闻名全国的画家夏葆元等为我们授课,老师示范教学,学习氛围很好。大家学习的动机很简单,就是学习提高技术能力。

  可以说“名家”,“名家班”是一种民间话语,主要是在当今书画界比较盛行,也是艺术市场催生出的产物。北京是名人汇聚之地,当然是“名家班”最热闹的城市,全国的书画爱好者趋之若鹜。其他省市也有“名家班”的现象,但规模、权威性都无法与北京堪比。上海的“名家班”相对较少,上海的高校由于有禁止相关以营利办班为目的的条例,因此,类似“名家班”现象也不曾耳闻。上海“名家班”现象主要发生在宣传文化部门下的美协、画院等机构,但说法大多是叫美术进修班或美术高级研修班。授课形式也非一个名家教授,一般都是多个名家上完一个阶段的课程,而后结业。相比北京的“名家班”的盛况,上海相对低调、范围小,但其作用与“名家班”没有什么差异。

  前几天还在微信里还看到北京一所著名专业院校招收美术精英研修班的招生简章。通常这类班的性质相差无几,学制一年不等,价格也不菲,学费根据时间、内容、等级不同而定,没有学位文凭,颁发结业证书。据读过此类“名家班”的学员介绍,认识了许多人,尤其是授课的“名家”,学习结束回到当地可以提升卖画的价格,甚至也是职称晋升的一项条件、、、好处不少。花了钱去大城市“名家班”进修学习犹如“镀金”,回去炫耀一番也理所当然,这也无形之中为“名家”做了一次身体力行的活广告。想必,这也是“名家”最愿意看到的一幕——桃李满天下。

  由于艺术品在市场经济的作用下,出名就意味着经济价值。一些所谓的“名家”不是在艺术上下功夫或读书学习提升素养,而是去通过所谓的评论家或媒体的广泛宣传或以巴结权贵等方式获得名声,使其作品价格通过市场操作虚拟攀升。其实,用简单的普通变现方法,就能验证价格指数是否属实。然而,艺术作品的学术价值对于所谓的“名家”而言,自己都不一定讲的清楚,更不知教育培养人才的目的是什么、、、如此“名家”居然还能转身去教学生,实在是误人子弟。我们知道,即使是真正有实践水平的“名家”如果不去研究学习和掌握教育规律,制定针对性的培养方案,尽心尽职,也很难带出有用之才,何况美术教育注重的是个体差异性、、、现实是更多的人不会去追问学术与教学的内涵,通常关注焦点是“名家”的曝光率,与何级别的权贵在一起,市场价格指数是多少。去“名家班”进修的学员年龄一般都比较大,画的水平基本已经定型,更多的时间也是放在拓展人脉,寻找机会。因此,“名家班”的学员一般无暇关注“名家”的教学与学术,实际也没有能力去判断这些问题。“名家”若遇到求教的学生,也只是把自己熟练的那几下重复演示一遍。“名家班”学员学“名家”理所当然,学员成为“名家”的复制品也正常,学员学到了“名家”成名手法,“名家”的名声通过学员的复制得以传播,两者各取所需,皆大欢喜。纵观各类“名家班”里的学员们,他们学到了什么可能只有自己知道。不过,去“名家班”的学员,也一定学到了不少东西,但这些东西基本与艺术没有什么关系。

  如今,文化和教育时常遭到诟病,甚至是反作用的人也在谩骂。美术行业的发展也很不健康,功利主义盛行,学术价值判断混乱。希望那些对社会文化发展有害无益的所谓“名家班”、“大师班”、“高级研修班”等降一下虚火。美术的发展与文化教育部门休戚相关。“名家班”的泛滥已引起文化价值取向的偏离与混乱,不乏得到业内人士的各种批评。文化与教育部门理应积极抵制这种现象,更不能介入其中助长其泛滥。文化教育不是市场的奴隶,不管是文化部门,还是教育单位都具有一定的社会责任和文化教育发展的使命。这些责任与使命都应该写在各自单位部门的章程里了吧!写的与做的如果偏离了太远,那就是严重的“名不副实”。


来源|美术观察2015-01期  编辑|戴勇 


浏览次数: 25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