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胡晓明:略说春联的文化大义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01-06
字体大小:A A A

  春联实质上是一种综合艺术,书法、文学之外,还有宗教、礼俗、节庆、心理、教化等功能。这是大家都熟悉的,但从文化大义上解读春联,似乎还没有人讲过。

  春联的核心无疑是“对对子的游戏”。狭义的对对子是天对地,日对月,山对水,是语言艺术,但春联又是一种书写的行为,因而,广义的对对子,包括了书写中的艺术心灵。

  孙过庭说的“纸墨相发”、“偶然欲书”的书写,何等愉快!那是书写中艺术心灵的美妙时刻:中锋侧锋、虚实相生、藏露互见、疏密得当、正奇转换、方圆俱足、形神兼备、刚柔相济……这么多的“对对子的游戏”!曾国藩说的汉字偏旁之间的“顾盼有情”,老子说的“有无相生”、“计白当黑”,何等美妙!妙就妙在语文的对对子,与书法的对对子,如此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成为一种灵机的瞬间呈现。

  然而,这一切又植根于什么样的基础?产生于什么样的民族文化心理,体现什么文化价值?

  最早的春联当然是桃符了。桃符是先民们用来辟邪、驱鬼的吉祥物。然而根据陶器、玉器与青铜器上的一些图案,根据《周易》《老子》的一些文字,广义的“对对子”心理,其实更早的时候就产生了。我猜想远古的先民们在一天的劳作之后,在窑洞或田边看月亮星星,看天上的云与飞鸟与地下的水与游鱼,看身边的火对水、锅对瓢、门对窗,再回过头来看自己身边的男女、老幼、死生……于是有一天感悟到天地宇宙的一个绝大秘密,就是两两相对,有物必有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于是发明了一个汉字:“文”,两两交错为“文”。春联的基因正在里面。中国人文主义的秘密,也就在里面。所以,对对子的游戏背后,是天地宇宙自然的大文。所以,美丽的中文,好像是天地之美神明之容的朗现了,噫!那天地之美、神明之容,借着文字来显了他的灵。然后,唐宋以后的中国文人,才会更多、更经常、更自觉地借助于文字,来对话、感恩、体认与亲证天地自然之美,在新旧交替的年关,召唤这样的美的精灵来临。

  于是,才会有这样“对对子的精灵游戏”!不仅不同的东西,可以相互和谐地存在,而且不僵硬、不现成,心中常现灵机,绝不死板;生命总有跃动、永不陷落,永远有想象,有喜气,有创造性。

  现在,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贤主,嘉宾,汇集一堂,我把我为新年拟的一副春联献给大家:

  天上玉羊将献瑞

  梦中啼鸟已催耕

  这是写给图书馆的,所以,横批是:书香祈福。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本文为胡晓明在华东师范大学“人人书写春联”活动开幕式上的致辞。由该校图书馆主办的“人人书写春联”活动,已是第二届,这一原创性活动给校园带来喜乐融融的文化氛围。图书馆在两周左右的时间里,准备好纸、墨、笔、大桌子,欢迎老师同学前去书写春联。首届活动参与人数达到四千余人次,现场挂出的春联就有三千余对。在这个键盘时代,书写,让人更珍惜汉字的美,对联,让人离中国文化更近了。

  作为图书馆馆长,胡晓明在谈到写春联活动在公历年底开幕这个安排时说,除了适合年轻学子的时间安排外,更是希望以这个活动开启迎新的节奏,串联起两个新年,让迎春的喜乐安顿人的身心。阅读原文


来源|文汇报 编辑|戴勇


浏览次数: 153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