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报》余南平:冷战思维不适合经济竞争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5-16
字体大小:A A A

无论使用“亚太再平衡”,还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说法,显然美国将战略重心已经聚焦亚太。而除去热点分析关注的军事、外交、安全等传统主题外,美国此次亚太战略调整的另一个重心就是经济议题。美国希望抓住亚太经济成长的机遇,并分享亚太经济增长的红利是认真的、长期的、有战略工具实施的布局。对于美国亚太战略,特别是亚太经济战略的未来影响,我们必须关心和讨论,并提出中国的应对策略。

未来十年是亚太高成长时代

传统上,亚太并不是冷战的中心地带,更不是美国反恐战争的前沿地带,但后金融危机时代的世界格局以及全球力量的变化,已经使美国认识到,一个“世界领导力”大国,如果长时间地耗费在不可能终极性胜利的反恐战争上,那么其国力消耗的结果,必然导致“世界领导力”被其它新兴大国所取代。而在过去的十年间,美国亲眼目睹了“金砖五国”的力量成长,尽管高盛公司当年仅仅将这五国视为一个经济机会,或者是一种全球经济结构性力量,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大国力量的结构对比变化,不仅存在于军事实力,更是存在于军事实力的基础——经济实力之上。如果假定过去“金砖五国”的经济力量成长现实是符合了全球化时代经济分工和全球市场资源配置关系的话,那么未来十年全球经济必然是亚太高成长时代,而在这个区域充分分享区域经济增长成就,并保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世界大国经济地位符合美国未来的全球战略定位,当然,与此同时,美国也正在开始与欧盟进行“跨大西洋”自由贸易区谈判,以维护美国全球战略平衡诉求。

TPPWTO的“加强升级版”

TPP是一个由新加坡、文莱、智利和新西兰四个经济体量较小国家发起的贸易、投资谈判投资框架,起先不过是满足了新加坡获取全球影响力、文莱及智利改善资源型贸易结构的简单诉求。但2008年由于美国的加入和主导,显然使这个简单的自由贸易区(FTA)产生了质的变化。首先是谈判成员国的扩大,截至201212月,已经有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智利、秘鲁、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文莱、越南、马来西亚、泰国12个国家宣布加入谈判,这十二个国家宣布加入谈判,这十二个国家GDP总量达21万亿美元,而日本在20133月正式宣布加入谈判,如果未来韩国也加入谈判的话,那么谈判国家GDP总量将达28万亿,是APCE成员国的72%总量,并将主导亚太经济的绝大部分份额;其次,TPP目前已经完成了14轮谈判,并在201212月进行第15轮谈判。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涵盖投资、贸易、金融服务等多项议题的自由贸易框架是一个WTO的“加强升级版”,它解决了多哈回合中许多困扰的问题,是一个21世纪国际贸易的里程碑;最后,从美国主导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世界各地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比较分析而言,TPP框架在资源组合、人口规模、市场潜力、资本供应、消费能力等方面更具有明显的优势,而更重要的是TPP框架国家具有资源、技术、资本、产业链、劳动力等21世纪最重要资源的匹配。因此,TPP在满足美国战略目的的同时,也将满足成员国的经济增长需求,从而进一步扩大美国在该地区的“领导力”。

排斥TPP并不表示中国的进步

纵观中国国内对于TPP的讨论,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是,如果缺乏中国的参加,TPP将无疾而终,认为TPP对于亚太国家缺乏足够吸引力,它仅是一个美国战略利益的延伸;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TPP是美国“围堵中国”战略的经济战略工具,美国利用了亚太国家恐惧中国成长的矛盾心态,采用经济手段拉拢亚太国家,亚太国家会根据自身的利益,左右平衡。但事实上,这两种观点认识均有失偏颇,甚至有价值观判断的前提假设。首先,就基本战略判断而言,从历史上看,一个经济大国如果不加入某个经济一体化框架,并不等于该经济一体化不能被推动和深化。在欧洲一体化历史上,其启动国是法、德轴心,再加上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经济小国,而当时的经济大国英国选择了观望,人口大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也是后来才加入(英国最终没有选择欧元)。所以,没有区域经济大国加入,就无法完成区域一体化的说法并不为历史事实所证实。因此,无论中国是否选择加入,TPP谈判与运行依然会延续其自身设置和谈判成员国的讨价还价结果。其次,就战略环境分析而言,亚太国家对于选择加入谈判虽然有各自考量,但从TPP推进进程上看,显然谈判成员国规模正在逐步扩大。以日本为例,在亚太地区,显然其国内对于是否加入TPP谈判分歧是最大的,但20133月日本政府还是明确宣布加入TPP谈判。最后,就战略核心利益而言,全球化时代,经济竞争的核心是制度框架设计预设与国家的核心竞争能力本身,美国虽然存在某种“霸权利益”考量,但其也无法阻挡中国十年来在WTO框架下成长的事实。21世纪新型大国关系的特征是利益高度融合与捆绑,但又彼此相互竞争和遏制,因此,带有冷战思维特色的战略预判并不完全适合经济竞争。不可否认的是,TPP毕竟是一个代表未来新时代的贸易、投资框架安排,它的设计的确可以促进区域、乃至全球贸易繁荣和投资扩大,对于这个新的制度安排,中国不应该因为自身的市场结构特征,不满足TPP框架安排而产生逆反性排斥,相反,正确而严肃的态度是,中国应该非常认真地研究该框架,并对照自身现实进行必要的市场化改革。中国必须认清并冷静看到的事实是,中国进十年的高速增长是加入全球化市场竞争,逐步适应国际规则,并获得国际市场份额的结果,而不是相反,所以,排斥市场化程度更高的TPP并不表示中国的进步,就全球化时代的经济竞争而言,民族主义的情绪膨胀并无十足的用处。

综上所述,TPP战略框架的设计将在未来给亚太地区带来一个崭新的贸易与投资机会,中国应该抓住历史机遇,在于TPP和各种既存贸易框架的竞争中,积极务实地推动目前正在启动的中、日、韩三国FTA谈判进程,并通过该进程来扩大中国的贸易规模、投资密度和调整自身产业结构,以培养中国全球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并为未来可能加入TPP谈判进行充分的准备。而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抓住真正历史机遇,为中国的成长完成历史性基础铺垫!

《社会科学报》 日期:2013516日 版次:03 作者:余南平(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

浏览次数: 133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