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冯绍雷:亚信峰会将致力于建设亚洲安全架构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5-19
字体大小:A A A

2014年上海亚信峰会的举行,乃是亚洲安全事务演进过程中的一次历史性检阅,也是对于当下亚洲安全形势的一次重要审视。人们有理由期待亚信峰会为亚洲和世界的安宁带来福音。

亚信峰会的历史使命

亚信会议的历史使命正是由亚洲地区安全事务的一系列特点所规定。

其一,安全问题。以往相互分离的安全与经济因素,在当下则越来越呈现出紧密交织的状态。四十多年之前,当全球范围内还在剑拔弩张继续冷战格局时,亚洲则已经得风气之先,率先开始了终结东西方对抗的过程。区域结构变化的动因,首先是从中美关系解冻开始的。亚洲的东西方关系解冻之后,一批新兴国家先后相继有机会走上改革、开放和发展的道路,经济成为区域内具有普遍性的主流取向。安全与经济事务的紧密交织,形塑着整个亚洲。

其二,安全领域的开放性,是亚洲地区的又一特征。这种开放性首先是表现在因地域、经济和政治历史特征所规定,必然地与外部世界相关联。不光美国因素在亚洲将长期存在,俄罗斯又成了亚洲的新来者,包括,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也曾经对亚太区域化产生过重大影响。这一状态决定了亚洲安全始终面临着应对外来干预的艰巨任务。同时,亚洲地区安全建构的开放性,也在像上海合作组织这样承担重要安全功能的区域组织身上得到体现。今天的亚信峰会也势必为推动亚洲安全结构的这种开放性提供重要平台。

其三,与其他地区相比,亚洲安全事务更多地受制于内部事务和外部环境之间的复杂互动。该地区的基本特点在于以下两个基本方面的相互制约和影响:从一方面看,亚洲存在着大量的新兴国家。新兴国家的首选关切就是对于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维护;但是,另一方面,亚洲地区的基本面向还是发展和转型。亚洲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和转型进程中势所难免带来的外部化现象,又必定在外部环境中激起反响。

其四,和欧洲大体上是北约等一两个地区安全组织主导整个安全事务的局面不一样,亚洲现有安全结构是由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的安全组织形成的一个网结。其中有以大国和中小国家共同发起的组织(如上合组织),也有以中小国家所构成的组织(如东盟),包括有着和外部因素有着密切关联的各种军事联盟(如美国的盟国关系)、经济伙伴关系(如TPP)所形成的网结。这样的一种历史背景决定了亚洲安全事务中的任何一个大国,都难以单独承担重任,而理当由亚信峰会这样的机构,以负责的精神,以周全的考量,细致地梳理和运用各种“网结关系”,维持地区形势的平衡和稳定。

亚信峰会的当下任务

进入新世纪之后的一个重要事实,乃是世界经济政治重心向亚太地区的转移。对于这样一个随全球化而得以推进、以和平方式崛起的区域现象而言,本来是一个自然而然形成的过程。但是,若干趋势则促使了这一自然过程正在急剧地向失衡、冲突和危机方向的转化。

首先是,对于权力自然转移过程的过于意识形态化的渲染。若干年前新保守主义者所称的“新冷战的来临”,在这次乌克兰危机中得到了大大加强;而借助于传统结盟关系,又使得当下形势犹如火上浇油。其次,借助于现代信息条件而制造的种种“被预测的未来”,比如,夸大新兴国家成长对于传统霸权国家的威胁,夸大亚洲地区的各种既有利益冲突,也借机影响和刺激新兴国家自身媒体舆论中的激进成分,以这样虚构的舆论形象来激化亚洲安全态势。其三,为相关利益集团所绑架的军火销售,比如,军火工业集团利用当前形势的牟利动机所致,使得亚洲变成了当前世界增长最快的军火库。最后,恐怖主义、激进主义、分离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势力的趁火打劫。特别是企图利用“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包括乌克兰危机的延伸而火中取栗。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由亚洲国家自己发起组织,由充分体现欧亚地区政治、经济、社会与文明多样性的代表参与的亚信峰会,有理由、也有责任在此时刻担当大任。

亚信峰会显然要履行作为高层论坛的政治宣示功能,无论是当下、还是作为长期的目标,维护和平,推动和谐与信任,无疑乃是坚定不移的政治方针。在此基础上,作为一次高峰论坛,各国政治领袖势必借此时机进行尽可能广泛的交流和沟通,针对当前的安全问题,释疑增信,多边搭台,双边唱戏。着眼于未来亚洲的安全构架建设,本次峰会也会是一次极好的机会。

《东方早报》  日期:2014519  版次:A08  作者:冯绍雷

  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5/19/content_890496.htm

 

编辑|董盈盈 

浏览次数: 94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