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童世骏:坚定“三个自信”,履行庄严承诺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办     发布时间: 2012-11-23
字体大小:A A A

   

    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坚定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这是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新表述,同时也标志着这一伟大实践本身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中国人有自信心,自卑没有出路。过去自卑了一个多世纪,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站起来了。”“三个自信”,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追求翻身解放、富强文明的精神成果,是中国人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精神状态写照。十八大报告总结了我们党领导人民在一个经济文化十分落后的国家探索民族复兴道路的光荣业绩,总结了十六大以来党中央推进的实践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的伟大成就。在这种业绩和成就基础上获得的“三个自信”,是报告中提到的“做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的关键要素。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在面对外国友人赞叹中国时的自豪,我们在回忆从前艰苦生活时的感慨,可以成为理解“三个自信”的重要背景,也应能提供树立“三个自信”的重要支点。反过来说,理解和树立这“三个自信”,与人们对“做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是否有真切体会,也大有关系。

    必须看到,这种自信并不只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诗人豪情,也不只是“毫不动摇,挖山不止”的愚公精神。今天我们谈论“三个自信”,是在经历了“向西方寻找真理”的千辛万苦之后,是在经历了“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的可歌可泣之后,是在经历了“我们熟习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习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的探索学习之后,尤其是建立在“摸着石头过河”和“发展是硬道理”的大胆闯关基础之上的。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党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理想和总方向持有坚定信念的前提下,在特定领域和具体实践上积累了大量经验、应对了诸多挑战。进入新世纪以来,对国力增强和民生改善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那种政治智慧和政治勇气,进一步体现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现途径、行动指南和根本保障的系统思考和总体设计之中。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探索进一步深化,不仅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更加清晰,不仅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更加完整,而且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周全。制度体系既是实践的概括,也是理论的运用。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在社会领域,真正实质性的进步,只有落实在制度层面才算到位。邓小平同志在1992年提出,“恐怕再有三十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从这个角度来看,十八大报告提出“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值得我们格外重视。

    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的自信,还内含着知己知彼的全面认识和继往开来的历史责任。我们确实取得了举世瞩目、前所未有的伟大成绩,但同时也要清醒看到,“我们工作中还存在许多不足,前进道路上还有不少困难和问题”;“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历史任务,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十八大报告要求全党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创新意识、宗旨意识和使命意识,这四个“意识”尤其是忧患意识和创新意识,对我们全面理解“三个自信”特别重要。因为只有“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始终保持清醒头脑”,只有“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始终保持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我们的道路自信才不是自我陶醉,我们的理论自信才不是自我闭塞,我们的制度自信才不是自我僵化。这种意义上的“自信”,显然是包含着“自省”在内的。正因为“自信”要与“自省”结合起来,强调“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才有必要;只有把“自信”建立在“自省”基础之上,做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才有保障。

    “三个自信”是十八大报告中所要求的“共产党人精神追求”的重要体现。能否坚定“三个自信”,不仅是一个认识问题,而且是一个实践问题。十八大报告阐述的不仅仅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的一种慎重评价,更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一项庄严承诺。对人民群众来说,从历史来看,衡量我们如何对待这项承诺的,并不是我们说了什么,而是我们做了什么;并不是我们今天能够心安理得地说什么,而是我们未来能心安理得地说什么。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

 

    《解放日报》    日期:2012年11月23日    版次:02    作者:童世骏

    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2-11/23/content_924832.htm

 

浏览次数: 4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