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 孙亮:回到“政治事物”本身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4-23
字体大小:A A A

    回应种种政治事物的回归,是基于我们的现实存在中那些忧虑的元素,这些是政治哲学始终关切的对象。阿本苏告诫我们,政治哲学绝不能将其理论研究视角降格为对概念本身的关切。
 

 
当我们返回思想史而重构一种“真正的政治哲学”时,如何避免落入柏拉图开启的政治哲学路径中,成为一个难题。列奥·斯特劳斯在其 《柏拉图式政治哲学研究》一书中点出了原因:政治哲学失去信誉是因为政治变得更加哲学化,“政治哲学向来是普遍的而政治向来是特殊的,这种情况几乎贯穿了政治哲学的整个历史”。此外,另有一位对此有过重要阐述的法国思想家米格勒·阿本苏(MiguelAbensour)也理应受到关注。他力行一种批判政治哲学,依循从古希腊到20世纪自由与解放的思想传统,对政治哲学与乌托邦做了重新反思,同样担心政治哲学的研究会回到“老路子”上去。
在《走向批判的政治哲学》一书中,阿本苏区分了两种理论研究,“一种是回归到政治哲学,另一种是回归到种种政治事物”。前者通常会采用三个步骤,一是惊异地告诉人们,“那个我们要重新关注的知识领域,已经消失在当代人的知识视野中”。二是可能会挑出诸如尼采、弗洛伊德等思想家,认为自己就可以指认其理论缺陷。三是宣称回归到一种被忽略的学科。与此相反,“回归到政治事物”并无心于学科本身,“不再是诠释者回头去让一个一度消失掉的论述重见天日”。
今天政治哲学讨论最多的公正、民主、自由等话题,背负着沉重的文本压力,即学者们往往喜欢学院化地讨论着某某思想家的论述,而缺乏能够将政治哲学最为关注的——推进政治现实——作为理论沉思的对象。所以,阿本苏特别推崇勒费尔和阿伦特这两位政治哲学家,认为他们虽然以不同于自由主义的观点去批判极权主义的专制,但其对传统的政治哲学依然持有保留态度,因为他们考虑的“政治事物”是一个没有被哲学家们“专业扭曲”过的。
回归政治哲学并不是恢复旧的政治哲学传统,这是阿本苏政治哲学努力的本意,为了更为清楚地说明,他征引了被热衷于新思潮的学者们所遗忘的思想者路德维希·费尔巴哈的话来阐释。依照费尔巴哈的看法,哲学改革要注意两个路向:一是恢复哲学的历史,并只是间接触及人类历史的哲学,而另一种哲学研究则是人类历史自身的哲学。前者是满足于哲学需求的哲学,后者是满足于人类需要的哲学。阿本苏认为,这种理解为我们能够看清当下如何提升政治哲学研究,而又不至于再回到柏拉图开启的西方政治哲学传统的“老路子”上,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视角。所以,那些学院派的政治哲学家的努力无非就是希望研究成果进入并成为政治哲学史。然而,问题并不在这里,因为,“极权主义的宰制尝试过要彻底根除、抹灭那人之存在条件的面相之后,种种政治事物被重新发现”。这就是说,现在政治哲学面临的最大困境是,“政治事物”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亟待政治哲学给以回应。阿本苏用了这样一些语句来表述,“这是另一种问题、另一种计划、另一些关键得失、另一种思索的形态、另一种考量”。那么,回到“政治事物”本身来建构一种“真正的政治哲学”的前提依然需要被追问,这是政治哲学要展开研究的最终问题。
回应种种政治事物的回归,是基于我们的现实存在中那些忧虑的元素,这些是政治哲学始终关切的对象。阿本苏告诫我们,政治哲学绝不能将其理论研究视角降格为对概念本身的关切。这种看法与20世纪70年代以来法国政治哲学界对于lepolitiquelapolitique两种政治概念的区分有内在关联。前者是指政治共同体生活的规范性的政治维度,后者则是指政治共同体生活现实的全部领域。一般来讲,如果还是承袭西方传统政治哲学老路来研究lepolitique,可能会忽视lapolitique的异质性问题,正如阿本苏自己所认为的,“在政治现实中,有许多宰制的现象可以跟lepolitique对抗,来败坏它,甚至来摧毁它,lapolitique的重新发现,完全不容许忽视宰制的事实”。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日期:2013422 版次:A05 作者:孙亮

浏览次数: 8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