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林广:我为什么感慨纽约的中学教育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3-17
字体大小:A A A

  2006820日,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我们一家三口从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来到美国最大的城市纽约,开始我在纽约大学一年的访学生涯。办好访学和租房手续之后,孩子入学成了我们家要办的头等大事。孩子在上海就读市西初级中学初三。现在该如何办理插班入学手续?孩子能跟得上班吗?同学容易相处吗?唉,我们真是一头雾水。

  我们住在布朗克斯区东194大街,根据就近入学原则,我们打听到附近一所初级中学,恰巧邻居皮特就是那所中学的老师,是一位热心肠。他详细介绍学校的开学时间、学制安排等情况,并说我们去学校时候可以找他。可是,从他的介绍中我们才知道,纽约的初级中学和上海的初级中学的学制有所不同,初中最高是8年级。我的孩子就读初三,在上海属于初级中学,但初三在纽约是九年级,而九年级属于高级中学。皮特老师告诉我们,这里对口学校就是艾伯特·H.雷曼高级中学。按照网上提供的日期,我们带着孩子到区教育局报名,交了我的访学证明、租房证明及孩子防疫证明等,接着排队、叫号、面谈,时间不长就办好了手续。95日,也就是美国劳动节的第二天,孩子就进入雷曼高级中学了。

  纽约中学有私立和公立之分,私立中学学费不菲,一年平均2.7万美元,高者达3万美元,与名牌大学的学费不相上下。雷曼高级中学是一所公立中学,实施名符其实的义务教育,无论学生来自美国本土还是国外,都无需交学杂费,更没有以赞助、借读等为名的变相收费。此外,学校还会提供早餐和午餐,但餐费视家庭经济条件而定,年收入在2万美元以下的家庭学生可免费就餐,高于此收入的可享受半价,超过3.3万元的家庭学生就得自掏腰包了。我家经济来源就是富布赖特项目资助,属于中间那一档的,所以孩子可以半价也就是25美分享受早餐和中餐。花不到2元人民币就可吃上早餐和中餐,这简直就是一种福利。

  令人高兴的事还有,学校还为学生提供校车服务,每天校车按照规定的时间接送学生。我们住的地方有地铁6号线,所以学校给孩子一张学生交通卡,每天可乘车三次,一次是上学乘车用的,一次是放学乘车用的。还多余一次是何用处呢?原来这第三次是备用的,是为学生急用而备的,如粗心的学生把书包落在家里,就可以乘车回去取,但我的孩子一直没用上第三次。

  雷曼高级中学各班都有一名指导老师,相当于国内的班主任,负责学生的课程安排、学生在学校的各方面生活,学生的学业成绩、出勤情况等等。指导老师会帮每一个学生量身定制课程表,课程有必修和选修,包括数学、英语、世界历史、生物、绘画、计算机、体育等。我的孩子是临时插班生,初来乍到,我们担心孩子跟不上,但从他回家时轻松的神情可以感觉到,一切很顺利。他告诉我们,这里学习非常轻松,特别是数学,老师还在教正负数大小的问题,当一位女学生回答老师说正10大于负10时,老师立即毫不吝啬地给了她一个“Good”。在我的孩子看来,这简直太简单了,上海小学三年级学生都能回答的问题。“要是这样的问题都能‘good’,那么我天天都能‘good ’!”果不其然,入学半个月后,任课老师就推荐我的孩子转到十年级数学班去学习了,期中考试后又转到十一年级去了。

  学生成绩好可以跳级!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新鲜事!原来,纽约高中的数学和英文等课程,是针对学生水平而非年级设定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因材施教。无论是数学还是英语,一个学生只要成绩足够优秀并学有余力,就可以申请调到更高级的课程班学习,如果还有余力,还可以调到更高一级的课程班听课。这种跳级制度能激励和促进学生努力拼搏,也为学生提供自己的发展路线。有的中学还开设大学的预修课程,就是为了在教学上与大学接轨,使优秀的学生更快融入大学。

  这种“跳级制”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跑班”现象。同年级的学生因为数学和英语水平不同,而要到另外一个班级上课,而不同的班级位于不同的教学楼。学生要在短暂的5分钟课间里,从一个教学楼换到另一幢教学楼上课。这样一来,每到课间时你就会看到有学生脚底像抹了油一样在楼道里奔跑,否则就会迟到,而4次迟到算1次旷课,一学期4次旷课成绩就不及格。因此,许多学生来不及上厕所。不过,这也没关系,任课老师都备有一个“通行证”,学生课上内急时,只要向任课老师打一声招呼就能拿到“通行证”。但是,上课的前10分钟和最后10分钟,厕所的门都是锁着的,目的是防止学生逃课。纽约每天有15%的学生逃课,而厕所很可能是逃课学生的藏身之地,更有甚者会躲在厕所里从事吸毒、涂鸦等违法的事。

  学校的作业很多。历史,英语等科目都要求学生每天完成大量的阅读任务。我的孩子每天都要阅读历史老师发来的《纽约时报》的有关内容,然后写成评论或读后感。另外,纽约中学教育最具有特色的作业就是课题。在纽约地铁里,我经常看到学生拿着自己手绘的五颜六色的课题作业赶往学校去,因为作业做在厚板纸上,所以卷起来就像“长枪短炮”似的。课题很具有挑战性,老师给出一个大的方向,所有的细节和过程必须学生自己琢磨。一次,老师要求围绕“经济全球化”做一个课题,具体题目由自己决定。我孩子写了一篇有关耐克公司的课题“血汗工厂在中国”。这个项目所包含的工作量非常大,孩子从网络、老师或者图书馆等不同途径查阅很多的资料,经过一周多时间才完成。在这样的研究过程中,孩子的潜力才能被挖掘。老师布置的作业五花八门,别出心裁。孩子有时带着包好的饺子去学校参加“美食节”;有时外出到附近公园里寻找老师事先埋藏的钱物;有时戴着眼镜或胡子扮成哲学家、历史学家,围绕某一主题和同学进行辩论,以培养口才和思辨能力。

  朋友般的师生关系同样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一次,我去参加家长会,惊讶地发现孩子直呼其历史老师的名字,还和他来了一个熊抱,好像是老朋友见面的样子。这种平等、融洽的师生关系,着实令从教30年的我感慨不已。更使我感慨的是,老师会尽力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哪怕是一丁点的进步,老师就会对学生进行表扬或鼓励,甚至带着夸张的口吻对学生说:“你真棒!”

  有人认为,美国不重视基础教育,学生不在乎分数,其实不然。纽约地铁上写着“分数高,前途好”的宣传广告。纽约的中学教育表明,美国很重视基础教育,但不是一味地追求考试成绩高低,而是培养学生各方面的技能和社会实践能力,包括市民素质等。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东方早报》  日期:2014311  版次:B14  作者:林广

  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3/11/content_871326.htm

(董盈盈 编发) 

 

浏览次数: 165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