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林广:“犯罪之都”如何“洗心革面”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6-19
字体大小:A A A

  以“零容忍”为核心的严打是治理纽约犯罪的重要措施,但严打是权宜之计而不可能常态化,那么还有什么常态化措施能减少纽约犯罪呢?常态化预防是纽约减少犯罪的重要措施,帮助纽约甩掉了“犯罪之都”的帽子,成为美国最安全的大城市。

赴美访学之前,我对纽约社会治安印象仍停留在报刊和媒体上的介绍:纽约犯罪活动十分猖獗,从团伙犯罪到黑手党案,夜晚的华尔街成了“鬼城”,地铁成了犯罪分子的渊薮,1989年,纽约这个“大苹果”被新闻媒体戏称为“烂苹果”;上世纪90年代以后纽约犯罪率逐年下降,2004年纽约被评为最安全的美国大城市。纽约社会治安到底怎样呢?我们心里也没底。

我们满怀狐疑地来到了纽约,一位朋友的话似乎给了我一点安慰。他说,纽约社会治安比以前好多了,1990年他刚来纽约时,城市社会治安恶化,犯罪分子猖獗,抢劫杀人案比现在高几倍。朱利安尼市长上台后,大刀阔斧地进行警务改革,采取“零容忍”措施对犯罪分子实行严打,现在治安状况良好。现在抢劫案时有发生,但命案较少;如果你身上有20美元现钞,那么情况就不会太糟。因为歹徒一般是要钱不要命的,如果你身上皆无,惹得歹徒光火,那情况可能就不妙了,重者丢了性命,轻者落了个鼻青脸肿的后果!听了朋友的话,我心里不免产生一丝疑惑:20美元是不是太少了?万一歹徒嫌钱少痛下毒手怎么办?朋友在纽约生活十余年,对纽约市场行情颇有了解,他认为20美元基本就可以保命了。既然这样,我们倒也释然了。

我对纽约城市犯罪率起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与纽约大学合作导师托马斯·班德教授商讨后,把我的访学计划从“1920年以来的纽约移民研究”改成“1980年以来的纽约犯罪问题研究”。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纽约犯罪问题:以“零容忍”为核心的严打是治理纽约犯罪的重要措施,但严打是权宜之计而不可能常态化,那么还有什么常态化措施能减少纽约犯罪呢?

我在纽约大学的办公室紧邻华盛顿广场公园,每天都有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那里巡逻。开始时我十分不解,这些警察是干什么的?同事告诉我他们是巡警(patrolman),专门在街上、公园等公共场所巡视,以处理突发事件。研究表明,警力的多少与社区治安有一定的关系,充足的警力能够增加警察与街道、市民的接触密度,他们对市民和行人来说提供了安全的信息,但对犯罪分子却是一种威慑作用。1980年,纽约警察只有2万人左右。为打击和预防犯罪,1990年代以后纽约警察数量开始大幅度增加,从1993年的27000人增加到1999年的35000人,到2005年纽约警察人员达41000人。

为了进一步弄清纽约预防犯罪的措施,我经常向班德教授请教。他是纽约城市研究专家,长期生活在纽约,对纽约犯罪有着切身感受。从他那里我了解到,1980年代的一天夜里,他发现一名窃贼潜入他家作案,因为担心窃贼持枪伤人,只能大声吆喝让窃贼逃走。他讲这话时还心有余悸。从与他交谈中得知,对枪支进行严格管理是预防和减少暴力犯罪的有效措施。美国是世界上民间枪支最多的国家,2007年全国私人拥有枪支达1.92亿件。枪支泛滥不仅造成生命威胁,而且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每一宗枪杀案造成的经济损失总计达179万美元)。1993年纽约市有200万非法枪支,当年1500人死于枪杀(为1960年的20倍),5000人受枪伤。1994228日生效的《布拉迪法》,让持有联邦颁发执照的枪械销售商对购买者进行检查,严禁向21岁以下任何人出售手枪,或向18岁以下任何人出售长枪。纽约市严格执行《布拉迪法》,追查所有持枪犯罪分子及其帮凶,审查他们枪支的来源。从19941997年,因枪案被捕46198人,收缴枪支56081件。1998年,纽约市谋杀案件从1968年以来第一次下降到1000人以下,纽约持枪杀人案件下降到1963年以来的最低点。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认为纽约犯罪率下降归功于城市枪支管制。

公园是纽约市民的休闲地,也是旅游者喜爱的旅游胜地。周末,我们一家就到公园游玩,尤其是中央公园。但是,纽约公园曾经是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场所,命案频发,许多人望而却步。1980128日,著名英国甲壳虫乐队歌星约翰·列农就在离他寓所不远的中央公园西大街的入口处被人开枪打死。1996年春天的一个早晨,一名在中央公园散步的妇女被犯罪分子约翰·罗伊斯特强奸并身受重伤。针对犯罪分子利用公园犯罪的情况,纽约市警察局组织志愿者参与“公园反犯罪计划”预防犯罪。这些志愿者由居住在公园周围的居民和常来公园锻炼的市民组成。每位志愿者随身带着警察局发的手机,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就立即报警。志愿者的手机设定号码就是“911”,只要他们开机,警察就知道他们的方位,并立即接通手机,迅速出警。现在纽约各大公园都有配备警察局手机的志愿者,中央公园有1000多人,布鲁克林远景公园有450人。这些参与“公园反犯罪计划”的志愿者、公园管理人员和警察一起,构筑成一张天罗地网,给犯罪分子以巨大的震慑力。

此外,电子眼可以帮助警察有效地预防和打击犯罪。我刚到纽约时就很不理解,美国人最重视隐私权的保护,怎么会容忍警察局在公共场所安装这么多电子眼呢?原来,这些电子眼能够将犯罪活动全部拍摄记录下来,有助于情报部门及时收集犯罪线索和犯罪证据。1993年世贸中心遭到袭击后,纽约警察局便开始在公共场所、体育场馆、银行自动取款机等地安装电子眼。在随后的五年里,纽约犯罪率下降了30%到50%。2001年“9·11”事件后,纽约市警察局在哈莱姆区和布鲁克林大桥等犯罪率高发地点新安装400个电子眼。从1999-2004年,纽约市电子眼数量从2397个猛增到7200个。

纽约市政府还通过社区建设,改造“衰败”区域,预防和减少犯罪。我曾在布朗克斯租住过,每次从纽约大学乘地铁6号线回家,地铁开出曼哈顿岛刚进入布朗克斯区时,都要经过叫“狩猎点”(hunts point)的地铁站。20世纪70年代,“狩猎点”地铁站所在地是一个犯罪滋生地区,因经常发生火灾和命案而臭名昭著。1980年代,纽约政府在此设立工业园,1994年“帝国动力区”完成,“狩猎点”成了一个发电站和食品生产基地。2005年,纽约市政府和布朗克斯区政府共同投资,通过“狩猎点景观规划”,提升现有农产品市场的地位,开发食品真空包装业。在工业园和附近居民区之间是一个缓冲带,建有自行车道、栅栏、高速公路、公园,以及人行道、电车道和滨水区。经过改造,“狩猎点”成了一个环境优美,绿树成荫,融生活、工作于一体的社区,再也不是滋生犯罪的场所。纽约市类似的社区改造还有蝙蝠侠(TriBeCa)小区美容品公司、科尼岛(Coney Island)海滨风景区、东河科学公园以及皇后区一号市政停车场的改建。这些社区改造和开发工程改善了居民的生活环境,铲除了城市犯罪的一些渊薮地,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犯罪。

由此可见,常态化预防是纽约减少犯罪的重要措施,帮助纽约甩掉了“犯罪之都”的帽子,成为美国最安全的大城市。我们也得益于这样的预防措施,在纽约生活一年后能平安归来,每人身上那20美元“保命钱”还是完好无损。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教授)

阅读原文 

来源|东方早报  编辑︳高哲  董盈盈

浏览次数: 8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