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1+1 这是水源地 不是游泳池

作者:     信息来源: 《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 2013-03-23
字体大小:A A A
   日前,黄埔江死猪事件引起公众的强烈关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3月20日的《新闻1+1》栏目为此做了“这是水源地,不是游泳池”专题报道,就如何才能保证环境安全,连线华东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的教授曾刚,探论了开放的水源地保护、长三角地区应对环境问题的联动协议机制等问题。
 
    
    央视网消息:刚才大家从节目最后看到的那个数字,就是媒体最新统计的上海所打捞出的在黄埔江中飘浮的死猪的总数,一万多头,让人触目惊心。自从37号有微博曝出,上海黄埔江上游飘浮死猪以来,围绕着死猪到底从哪里来、有没有疫情、会不会污染水源地等这一系列问题,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和质疑。如今14天已经过去了,很多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事件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但在这个时候我们反而更有心情和能力发出更深的思考和追问。那就是我们如何才能保证环境安全,如何才能避免类似事情不再发生。围绕上海黄埔江死猪事件,我们今天将继续追问。
 
  解说:今天上海黄埔江上游死猪飘浮事件已经进入第14天,今天上海方面对于死猪的打捞仍在继续,今天面对着这起威胁上海饮用水安全的突发公共事件,舆论的追问和政府的工作仍在延续。
 
  2013320日上海市政府网站广播:目前相关区域水质稳定,出厂水水质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打捞的死猪已全部运至上海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焚烧处理,本市工商部门继续对流通环节生猪产品进行专项检查,未发现销售不合格生猪产品的情况。
 
  解说:水域打捞,水质检测,卫生防疫,生猪产品流通环节大检查,以及向全市市民的解释宣传,一场水域污染事件让上海市不得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应对。
 
  张立 金山河道保洁社社长:我们现在工作的重点主要是对一些小的水闸口和对一些芦苇荡,进行地毯式的搜查和清理,因为这些都是通航河道,潮涨潮落比较厉害,一旦搁置这里面动物尸体或者什么之类很难再飘出来,所以我们要对它及时清理。
 
  卢春光 金山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我们首先在坑里面铺上两公分以上的石灰,再在最底层先做消毒,把猪体整个消毒,猪体消毒之后再进我们挖的填埋坑,最后我们在覆土之前还要铺洒石灰,再次进行消毒。这是按照农业部一个标准规定规范进行操作的。
 
  顾春胜 金山工商分局石化所副所长:目前为止,所有的市场和超市产品的票据、证照都是齐全的,所进的生猪产品的票据也是经过我们逐一核对的。
 
  解说:在上海市40%的居民饮用水来自于黄埔江,而当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死猪尸体出现在江中,水质的安全能不让市民担忧吗?对此,从10号以来,上海市水务部门每天对相关水厂进行严密检测,并将结果向社会公布,九个水厂的出水指标也均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而近日也有媒体报道,上海市水务局副局长沈依云表示,绝对符合标准,没什么好怕的,他自己敢直接饮用这几家水厂出的水。
 
  周先生 上海市民:那么长时间,猪在水上飘浮,尸体都会腐烂吧,那造成的影响,从死因开始到水里打捞出来猪的情况,你就要分析到底带多少致病菌,这个水源采集你采取什么措施,或者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水源采集没有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不是说看到水务部门的人敢喝放出来的自来水就叫用水安全了。
 
  冯女士 上海市民:最大的影响还是心理上有点恐惧,因为觉得没有自己想要的更透明、更详细的那种信息。
 
  主持人:权威部门不断地、反复地公布和强调,说现在水质是安全的,这可以说让公众的心稍微安抚了一下。在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看着江上飘浮着的死猪,人们戏称黄埔江为排骨汤,我想这种黑色幽默的调侃难以掩饰人们内心对于水质安全的担心。现在事件已经接近尾声,但是还是有死猪在飘浮过来,水质真的不受影响吗?那这些打捞的死猪到底怎么处理呢?我们来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下面我们来连线本台驻上海站的记者刘庆生。庆生,你好。
 
  刘庆生 本台记者:你好,张羽。
 
  主持人:今天打捞出多少死猪尸体?如何处理?
 
  刘庆生:今天打捞的死猪数量可以说是这几天以来最少的,230几头,截至到今天为止,总数却是很惊人的数字,一共是10377头,已经在昨天就过万了。刚才片子里也提到了,很多人的感受可能跟数量有直接关系。
 
  主持人:我想最关键的问题还是水质一直在监测,现在监测的结果怎么样?水质有没有受到影响?
 
  刘庆生:其实水的这个问题是我们这几天采访以来最关注的一个问题,那么水到底有没有影响?因为跟老百姓的生活都息息相关,我们现在关注两种水质,一个指江里的源水,前几天采访当中发现环保部门经过了检测,在黄埔江的上游河段,也就是从浙江刚进入上海,松江河段,跟去年同期相比,有一项相比,就是粪大肠杆菌比去年略有提升,而且有上下波动,这个是不太好的。另外一个就是自来水厂的出厂水质,虽然黄埔江的源水粪大肠杆菌几天之内有提升的,但是这个提升量完全能够通过自来水的工艺,能够净化消毒以后,从厂里出来没有问题,这一点我们绝对相信现在这种工艺水平。
 
  但是刚才不片子里有一个老百姓提到了,我觉得是非常重要一点,就是心里感受。其实上海市在这方面的确做了很多工作,每天在五点钟要公布打捞的头数,公布水质的情况。有一天我跟上海市新闻办的发言人徐威通电话,我跟他说,怎么能够消除老百姓的这种恐慌和这种难受呢?徐威都急了,说你们如果需要,我恨不得能把每个水厂每天的数据全部公布出来,我们现在在网上也是这么做的,大家都可以查得到。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虽然数据是完全符合的,而且水喝起来应该说对身体上没有损害,但是心理上这种难受的确很难消除。
 
  像前两天有一个专家也出来说了一个解释,黄埔江里有这么多死猪相当于几个苍蝇掉进了游泳池,当时很多网民吐槽,总的来说,首先要说专家这么说一点错都没有,的确这个比喻从理论上来说是没有错的,但是恰恰另外一方面老百姓吐槽反映了老百姓心里感受非常不好。这两天我们一直跟水务部门在商量讨论,政府还有没有更多的措施,来消除老百姓这种不良的感受。其实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唯一的结果就是尽快让江里没有死猪可能是唯一的办法。这些天,我们也看到,上海市的确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打捞,而上游浙江相关地方政府也是在采取一定的措施,来尽量杜绝死猪再抛到江里这种行为。应该说两地的政府的确在做着努力。
 
  主持人:多谢庆生的报道。确实面对这样的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时候,政府部门不仅要及时地给公众一个客观、清晰、科学的解释,让公众放心,其实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公众情绪的抚慰。刚才庆生也讲到了,死猪来源于是来自于嘉兴,看一组数据,嘉兴市畜牧局统计的数据,目前嘉兴市养殖户达到了13万户,而每年饲养生猪超过了700万头,出栏数达到450万头。上海生猪禁养和限养之后,大量的生猪养殖业转到跟它接壤的嘉兴地区,目前嘉兴每年有200万头的死猪是供应上海城市,占到了出栏量一半左右。
 
  确实我们看到随着城市居民对于猪肉需求量的增加,一方面农村这种家庭式、低层次的养殖业在大发展,而另外一方面管理水平跟不上、环境承受能力有限,而这种大量的死猪被抛到河道,实际上就是一种粗放式的发展养殖业所面临的必然问题。
 
  我们再来看,上游出了问题,那么下游就要控得更严,面临着更严重的一种管控,一旦在水源地出现严重的问题,就会面临着公共卫生安全事件。
 
  解说:乱扔死猪现象再次抬头,这是34号《嘉兴日报》上的一篇报道,37号网友发布图文,死猪已经飘浮在黄埔江上游水源地。38号上海方面全面检查。311号确定死猪来源。从嘉兴到上海不到一百公里,从4号到11号却是一周时间,这样的过程是否有些缓慢?
 
  315日新闻:此次黄埔江上游死猪飘浮事件影响区域主要是上海的松江、金山、闵行、奉贤四个区供水企业的六个取水口和九个水厂。
 
  解说:被称为“城市咽喉”的取水口,居民的饮用水安全如何保障。根据报道,此次受影响的饮水规模约占上海市的422%,而靠近死猪打捞地的黄埔江上游斜塘港,正是供水人口80万、供水面积80平方公里的上海市松江自来水公司取水水源所在地。上游污染,下游遭殃,水源地保护不同于一般的江河保护,本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刘文君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国家有专门的饮用水源地的保护条例,水源地分为一级保护区和二级保护区,一级保护区是取水点,二级保护区指取水点的外围,它的周围上游和下游有一定的要求,不能有相关的污染源,这是有明确规定的。
 
  据说:据刘文君教授介绍,目前很多水源地采用在线监控,即24小时通过技术监控以及移动监控,也就是依靠相关人员在相关区域进行巡查监控。那么对于上海来说为何死猪的信息需要多日才发现源头?
 
  高乃云 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 这个水域水面太大,本身黄埔江来水,一方面是来自浙江,一方面是来自江苏,另外一方面就是上海本地。监测系统,上海据我了解,在取水口地方,离取水口不太远的地方,那个区域里有一些监控、监测,特别是在松浦大桥这个地方,是黄埔江很主要的取水口,这个地方有监控,很远就不大可能了。
 
  解说:随着死猪事件的发展,增加监测的呼声也在上海响起。上海市松江区委书记盛亚飞在接受《解放日报》采访时表示,建议建立在线自动监测的网络系统,从浙江和上海交界的地方开始布点建立监测站,全天候随时监测水质变化。
 
  刘文君:上游有什么问题要及时通知下游,因为水的流动是很快的,所以让下游有足够的时间,及时能够应对。再就是不同部门之间的协调,环保部门发现有问题,及时通知供水部门,尽快地做出应对措施。
 
  解说:专家表示,目前国家和地方都有相应的水源地保护规定,然而在实施中,政府还要加强对水源地的监控,不能单纯依靠技术手段。
 
  主持人:这次黄埔江死猪事件之所以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一方面确实是死猪数量太大,触目惊心,而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次死猪飘浮的黄埔江是上海水源地之一。我们来看看上海有四个水源地:东风西沙水库、清草沙、陈行水库,这次死猪飘浮是黄埔江水源地,四个水源地当中黄埔江水源地是唯一一个没有进行封闭管理的水源地,而这样的水源地管理起来,保护环境方面面临更大的困难。下面连线华东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的教授曾刚,讨论一下对于环境的保护。曾教授,您好。
 
  曾刚 :你好。
 
  主持人:像黄浦区这样一个开放性的水源地,对于它的监控保护是不是更加困难?
 
  曾刚:开放的水源地肯定跟封闭的水源地相比更难一些,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开放的水源地也并不一定一定是危险的,这个意义上来讲,开放的水源地保护方式可能跟封闭不同,但是完全可以被保护的。
 
  主持人:您说方法不同在哪儿呢?上海如果要保护好这块水源地,应该做出哪方面的努力呢?
 
  曾刚:前面几位专家和领导都讲过,开放的水源地必须有一个联动系统,我们必须比较全面地掌握这个流域里面,或者跟水源地相关的一些经济或者社会活动,特别对一些危害水源或者影响水源安全的一些事件,我们能够及时了解。另外一个方面,水源地包括技术上面取水口一些设置,包括近距离管理和防护措施,也应该跟封闭式有很大的不同。
 
  主持人:您讲到协作和联动,显然这不是仅仅上海本身可以单独做到的?
 
  曾刚:对。
 
  主持人:多谢曾教授。这次上海黄埔江死猪事件庆幸的对于水质没有影响,没有影响到百姓的生命健康。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水源地上游嘉兴出了事,在抛洒死猪,而忙得不亦乐乎、疲于奔命的是上海市,显然对于环境问题管理必须是上下游协作,才能真正把控住这样环境的安全。我们来继续追问。
 
  解说:一个嘉兴市养猪户就有13万多,每年饲养死猪超过了七百万头,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经有七万头猪出现死亡。随着死猪清理工作逐渐进入尾声,造成此次黄埔江跨界污染的浙江嘉兴,如何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如此事件。
 
  赵树梅 嘉兴市副市长:极少数养猪户法律意识比较淡薄,还存在丢弃死猪的陋习。
 
  解说: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同时加强水质监测,并向市民做出解释,两地政府似乎都有苦说不出。而截至目前除了八家养殖户受到处理以外,将来怎么办,有关部门并未做出承诺。
 
  赵树梅:这8个耳标案件基本查清楚以后,我们就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的相关法规条例,给予了三千元以下的处罚。
 
  解说:据了解,黄埔江上的死猪飘浮问题并非仅仅出现在今年,对于这样的水源地,公众的担心在于安全能否得到保证。
 
  2013320日新闻:针对黄埔江上游飘浮死猪的后续处置工作,沪浙两地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协作和监管联动,市绿化市容局以及本市相关地区,已与嘉兴有关部门建立了对接联系通道。
 
  解说:面对一条重要的河流,长三角地区能否打破行政边界,首先在环保上展开合作,我们发现目前并非无章可寻。早在2009年初,上海、江苏、浙江环保部门就曾签署了《长江三角洲地区环境保护工作合作协议》,协议的目的就是推进长三角环境保护一体化进程。
 
  2010326日新闻:不仅在上海,世博会期间,当地环保部门还引入了长三角区域联动机制,江苏、浙江、上海这两省一市的环保气象部门,有近350个检测站点实行联合检测。
 
  张全 上海市环保局局长:从世博的核心区5个平方公里,一直到整个上海,一直到长三角,这三个三层圈里面,我们和两省包括我们一市共同要做到就是联合监测,联合预报预测。如果实施得好,那么今后就是要长效地固定下来。
 
  解说:上海世博会各地合作本已经积累了很多的经验,然而为何这些宝贵的经验没能在此次跨界污染中及时发挥作用,建立长效而有效的区域联动机制,我们缺少的又是什么?
 
  主持人:从刚才的报道当中我们看到,长三角地区应对环境问题并不是没有联动协议机制,但是应对起来似乎并不那么顺畅。下面继续连线华东师范大学的曾刚教授。教授,您好。
 
  曾刚:你好。
 
  主持人:刚才报道中讲到了其实上海跟嘉兴,包括周边一些城市,就环境问题是有联动机制的,但是执行起来并不是很顺畅,您觉得关节点在哪儿呢?
 
  曾刚:第一,黄埔江或者整个长三角地区环境联动问题,跟各部门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系,包括现在面临比较多雾霾问题,工业化后期阶段,农业面源污染有很大关系,我们还是处在一个相对来说污染比较严重的发展阶段。
 
  第二,可能我们对联动机制还在探索阶段,有些东西已经开始了,还有很多值得我们进一步完善。
 
  我觉得从这个方面讲,国外也有一些比较成功的经验,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包括欧洲的多瑙河流域,特别是莱茵河流域一些联动或者一体化的协同网络,对于我们保证长三角,特别是特大城市一些饮用水安全,或者城市公共安全,有很多东西还是值得我们进一步完善和进一步去做。
 
主持人:多谢曾教授的评论。确实,我们看到虽然行政区划有边界,但是环境问题并没有边界,要真正面对大的环境区域问题,必须大家协同作战,希望这次死猪事件能是一个突破口。今天的《新闻11》就到这里。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 日期:2013320

浏览次数: 63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