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校报》文军:在危机反思中促进社会学研究的整体转向(学科建设锐评之一)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5-04
字体大小:A A A
    [学科建设锐评]
编者按:2013年初,教育部公布了2012年全国高校学科评估结果。通过这次“体检”,我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学校学科建设的优势与不足。在认真研究分析学科建设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制定下一阶段学科发展的规划,提升学科建设水平,已经成为当务之急。为集思广益,校报特开辟“学科建设锐评”专栏,邀请院系负责人、学科带头人把脉学科建设现状,并就如何进一步加强学科建设建言献策。我们期待广大师生通过微博、邮件、电话发表真知灼见,其中精彩言论也将在本栏目刊发。
 
在危机反思中促进社会学研究的整体转向
社会发展学院书记  文军 教授
社会学春天的再次来临对中国社会学学科发展来说既是良好的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更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一种“风险”。
中国社会学完全可以利用本土的思想资源在应对全球性社会问题中实现理论与方法的创造性转换。
在学科整体转向的进程中,谁先对此作出回应,谁就赢得了未来学科发展的先机和广阔空间。
 
在教育部新一轮学科评估中,我校社会学学科列第九,较上一轮的评估前进了1位。在为这一成绩感到高兴的同时,我也对社会学学科整体的未来发展产生了深层的忧虑。作为学术共同体的一部分,如果我们缺乏这种深刻的学科危机意识,则无异于要放弃追求未来发展的可能。
任何一门学科的产生和发展,都是为满足现实的认知需要,回应时代提出的问题。随着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进程的推进,政府和社会公众对社会学学科的功能寄予了越来越多的厚望(包括政治宣传、政策咨询、经营策划、战略规划等),似乎社会学者都可以提供解决问题的现成答案。其实,仔细反省一下我们学科的存在环境,并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做一个简单比较,就会发现,今天的社会学学科发展并没有完全跳出学科发展的初级阶段。不仅如此,我们的学者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学科发展的约束性因素还大量存在,这很可能会造成学者个人的无意识和学术的无意识。社会学春天的再次来临对中国社会学学科发展来说既是良好的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更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一种“风险”。社会学者需要对自己生活的社会条件做出认真的反思,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学术行动的自由。
英国社会学家鲍曼(Z.Bauman)曾经指出,随着现代国家的不断理性化,原本作为知识与文化价值之立法的现代知识分子(主要是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分子)此时已成了多余。不仅如此,随着全球化的推进,雅俗文化之间界限的消失,知识分子在注释经典性文本方面的优势地位也丧失殆尽,这些无疑导致了知识分子的角色危机,社会学领域内的知识分子正面临着被淘汰的威胁!可以说,与当前的各类科技专家相比(甚至与人文学科相比),现在的社会学家不是提高了而是逐步丧失了其原有的重要地位,从社会的“立法者”蜕化成了一个个“解释者”,他们在社会文化建设方面的权威地位已被安全地限制在学院内部了。在这种状况下,中国社会学及其学术从业人员能够打破常规思维,独立地承担起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任吗?
面对当代信息化和全球化的挑战,社会学研究必须能够在知识体系上实现整体性转向。这种转向不是要求我们完全抛弃社会学长期以来建立在现代性基础之上的知识体系,而是要在吸收过去优秀学术资源的基础上更加关注全球化、信息化所带来的社会现实的变化,使新的社会学无论在概念体系、话语方式还是思维模式、研究范式上都有所创新。在这方面,我认为中国社会学至少具有两个方面的优势:一是中国传统的社会思想资源可以为我们重新认识和分析当代社会提供丰富的思想元素;二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各种实现问题的集聚为新的社会学研究提供了理想的研究场所。中国社会学完全可以利用本土的思想资源在应对全球性社会问题中实现理论与方法的创造性转换。在学科整体转向的进程中,谁先对此作出回应,谁就赢得了未来学科发展的先机和广阔空间。
《华东师范大学校报》 日期:2013326 版次:02

浏览次数: 10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