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陈子善:郁达夫致郑子瑜佚简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3-31
字体大小:A A A
    316 多云。微博真好,可以获取各种信息,包括学术研究和史料方面意想不到的信息。今天在微博上与博友讨论郁达夫,博友“如何不沉沦”提到郁达夫致郑子瑜的一通书信,恰为迄今收录最为齐全的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11月版《郁达夫全集》所失收,照录如下:
  子瑜先生:
  来函及红豆两粒,以及其后之绝句,都拜悉。社会破产,知识阶级没落,一般现象。我辈生于乱世,只能挺着坚硬的穷骨,为社会谋寸分进步耳。所托事,一时颇难作复,故而稽迟至今。省会人多如鲫,一时断难找到适当位置,只能缓缓留意。我在此间,亦只居于客卿地位,无丝毫实权。“知尔不能荐”,唐人已先我说过,奈何!奈何!
  专复,顺颂
  时绥!
  弟郁达夫上
  此信最早见之于龙协涛编《郑子瑜墨缘录》(19931月作家出版社初版),无落款时间。郑子瑜在为拙编《回忆郁达夫》所作的《琐忆达夫先生》中说,1937年元旦,他到厦门天仙旅社拜访郁达夫,“他告诉我前次寄到福州去的一封信,一对红豆,以及其后的两首绝诗都收到了,他说他曾经复我一函,问我可有收到?我说,‘早就收到了。’”应该就是指此信。因此,此信写于1936年当无疑问。
  郁达夫19362月应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之邀,到福州出任福建省政府参议,而时正“乞食漳州 三日两餐”又“很喜欢他(指郁达夫——作者注)的旧诗”的文学青年郑子瑜,写信寄诗送红豆给达夫,表示仰慕之情,同时希望达夫伸出援手,正在情理之中。然而,达夫有闲职无实权,爱莫能助,却留下了这封热情的令人感慨的信。
郁达夫被害后,郑子瑜实践与达夫见面时许下的为他编集诗词的诺言,编选了第一本《达夫诗词集》,19486月广州宇宙风社初版,19542月香港现代出版社再版,19553月同社三版,1957年星洲世界书局四版,不断增补,共得一百五十余首,为搜集整理达夫诗词尽了一己之力。
《文汇报》 日期:2013331 版次:08 作者:陈子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浏览次数: 5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