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报》 陈子善:除了萧红还有这三位女作家名噪一时

作者:     信息来源: 《新商报》     发布时间: 2013-03-26
字体大小:A A A
    民国时期作家生态点播
    最近几年,写民国才子才女的书多得不得了,但大多数都是聚焦在那点八卦上,或谈情感或谈纷争,总之就是那点儿破事,翻来覆去地说。如今,这股民国题材热已由图书延伸到了影视。由霍建起执导、小宋佳主演的电影《萧红》刚刚上映,据说八卦情史已经淹没了人物命运。八卦看多了,就会让人产生“一地鸡毛”的破碎感和无聊感。所以,本期文化专题,我们将话题延展开来,一同看看民国时期作家的生存态。看看与萧红齐名的女作家都有谁?她们都在作品中关注了什么?她们各自的命运又如何?那个时期的作家是如何成名的?也是给报刊、杂志投稿吗?还是需要有人提携?那个时期文学杂志是不是很多?作家的稿费又是如何……为了解答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和对张爱玲特别有研究、《哪一种爱不千疮百孔》的作者闫红。听听他们怎么说。(军辉)
 
被问到像萧红这样,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具有经久影响力的作家还有谁?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子善给出的答案是:冰心、丁玲、张爱玲。陈子善说,她们三位各有特色、各具千秋。冰心以文笔温婉、歌颂童心见长,丁玲对知识女性的苦闷叛逆有着非常深刻的探索,张爱玲则是以华丽的笔触写出人性的弱点与人生的苍凉。
  A
  冰心:以纯情之笔赞美母爱童心
  原名谢婉莹的冰心,1900年出生于福州一个具有维新思想的海军军官家庭,父亲谢葆璋担任过北京国民政府出任海军部军学司长,还在烟台创办海军学校并出任校长。
  冰心幼年时代就广泛接触了中国古典小说和译作。1918年入协和女子大学预科,积极参加五四运动。1919年开始发表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同时,受到泰戈尔《飞鸟集》的影响,写作无标题的自由体小诗。这些晶莹清丽、轻柔隽逸的小诗,后结集为《繁星》和《春水》出版,被人称为“春水体”。
  1923年,冰心取得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奖学金。出国留学前后,开始陆续发表总名为《寄小读者》的通讯散文,20岁出头的冰心,已经名满中国文坛。
  在去美国的杰克逊总统号邮轮上,冰心与吴文藻相识。冰心在波士顿的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研究院攻读文学学位,吴文藻在达特默思学院攻读社会学,他们从相互的通信中,逐渐加深了解,1925年夏天,冰心和吴文藻不约而同到康奈尔大学补习法语,美丽的校园,幽静的环境,他们相爱了。1929615日,冰心与学成归国的吴文藻在燕京大学临湖轩举行婚礼,司徒雷登主持了他们的婚礼。成家后的冰心,仍然创作不辍,作品尽情地赞美母爱、童心、大自然。
  B
  丁玲:直视知识女性的叛逆苦闷
  生于1904年的丁玲,原名蒋伟,字冰之,又名蒋炜、蒋玮、丁冰之,笔名彬芷、从喧等,湖南临澧人。鲜明的女性意识,可以说是丁玲作品的特色。丁玲小说中的女人,是敢想敢做的激情女性,勇于追求新的生活。不过,由于社会的黑暗,她们在社会上经常碰壁,因此,又感受着寂寞与苦闷。
  她的《莎菲女士的日记》描写的是“五四”退潮后叛逆苦闷的知识女性,颓唐的“时代病”体现在莎菲女士身上,包括病态的反抗,都包含着深刻的历史批判性;《我在霞村的时候》里的贞贞,不服从包办婚姻,为此进了修道院。后被日本人掳走做了慰安妇,也因此成了我方的情报员。她受尽折磨,得了严重的妇科病。被解救出来回乡后,却受到乡亲的冷眼;《在医院中时》,写的是知识青年陆萍满心热情从国统区投奔延安,却遭受非议最终离开的故事……茅盾曾说,丁玲是“满带着五四以来时代的烙印的”,她笔下的人物“是心灵上负着时代苦闷的创伤的青年女性的叛逆的绝叫者”。
  后来,丁玲又写了《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是一部具有争议性的小说。不仅在当时有争议,到现在也还有争议。在上世纪40年代,周扬等人从左的立场上腹诽这本小说。在上世纪80年代,这部小说又被认为是一部左的作品。
  丁玲的作品有特点,她的爱情也很传奇。1924年,丁玲在北平与青年编辑胡也频相识,两人相恋结婚。在与胡也频相爱的同时,丁玲又爱上了文学天才冯雪峰。痛苦斟酌后,丁玲还是重新回到了胡也频的身边。但是,193127日,年仅29岁的胡也频被枪决于上海的龙华司令部。1942年,38岁的丁玲与25岁的陈明在人们的嘲讽和挖苦声中正式结婚,并相伴终老。
  C
  张爱玲:
  看透人性不堪人生苍凉
  生于1920年的张爱玲系出名门,祖母李菊耦是慈禧心腹中堂李鸿章之女。不过她的童年是黑暗的,生母流浪欧洲,剩下她和弟弟在父亲和后娘的监管中成长。或许这是导致张后来的作品充满悲观与势利的主要原因。她笔下的女性是实实在在的:自私、城府,经得起时间考验。就是这些符合人情的角色的永恒性加重了她文字里苍凉的味道,反复地提醒着世人所有的文明终会消逝,只有人性的弱点得以长存于人间。
  中学时期的张爱玲已被视为天才,并且通过了伦敦大学的入学试。后来战乱逼使她放弃远赴伦敦的机会而选择了香港大学。在那里她一直名列前茅,无奈毕业前夕香港却沦陷了。关于她的一切文件纪录尽数被烧毁。
  此后张爱玲返回上海,因为经济关系,她以唯一的生存工具——写作,来渡过难关。《第一炉香》和《第二炉香》《红玫瑰与白玫瑰》《倾城之恋》《金锁记》等等更奠下她在中国现代文学重要的地位。
  就在她被认定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女作家、事业如日中天的同时,她恋爱了。偏偏令她神魂颠倒的是为大汉奸汪精卫政府文化部服务的胡兰成。战后人民反日情绪高涨如昔,全力捕捉汉奸。胡兰成潜逃温州,因而结识新欢范秀美。当张爱玲得悉胡兰成藏身之处,千里迢迢觅到他的时候,他对她的爱早已烧完了。张爱玲没能力改变什么,她告诉胡兰成她自将萎谢了。
  然而,凋谢的不只是张爱玲的心,她惊世骇俗的写作才华亦随之而逝。

《新商报》 日期:2013318 版次:B08 作者:宗和

链接:http://szb.dlxww.com/xsb/html/2013-03/18/content_811173.htm?div=1

浏览次数: 78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