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毛尖:都是面粉

作者:     信息来源: 《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3-03-24
字体大小:A A A
    周末回宁波,车过嘉兴,服务员来卖盒饭,一种肉圆饭,一种牛肉饭,卖到我们这排时,只剩下肉圆饭了。一边是饥饿,一边是肉圆,我旁边的旅客果断地选择了饥饿。我正犹豫,服务员很及时地说了句:“说是肉圆,其实都是面粉。”
  我买了。隔着车厢,我还听到她不断地跟别的旅客在说:都是面粉,哪有肉!
  这是漂流猪的功劳吗?我们突然得以面对生活中的一些真相,虽然所谓真相也多少有些似是而非,比如这肉圆,也不可能完全是面粉,但是,肉圆的真谛就在这里吧:穿上肉圆的衣服,谁都能成为肉圆,不管你是面粉,还是奶粉。
  这个真谛,似乎也能用来总结这些年我们看的很多影视剧。
  比如领袖人物吧,早些年,像于是之、古月演毛泽东,神似形似两手抓,但现在的呢?弄个大脑门发型,下巴点颗痣就出来了。出来也就出来了,还要和杨开慧整情调,玩雪花。虽说领袖也是人,卖萌也可以,但和周润发一样深情款款的样子,总让人以为是在看《上海滩》。好在,杨开慧时不时会甜甜地叫一声“润之哥哥”,不断帮助我们重新入戏。
  事实上,这些年,这样的历史人物常常就要依靠姓氏来提示身份。最近看了霍建起导演的《萧红》,霍建起是一个低调的导演,这部电影也不特别哗众取宠,但是,萧红的一生依然沦为一个低级的情爱纠缠叙事;这个,且不去说它,让我吃惊的是戏中的鲁迅。
  在鲁迅的书房,萧红跟鲁迅谈起自己的感情生活,鲁迅像琼瑶一样开导萧红,你们俩啊,就像两只刺猬,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刺痛对方。而更令人发毛的还不是这段,鲁迅给萧红写了《生死场》的序,他提溜着长袍从楼上下来,下面萧红和许广平在包饺子。他说序写好了,萧红说,谢谢,然后鲁迅说,“怎么谢?”说实话,演员的台词算是克制的,但这句“怎么谢”在任何意义上都太邪恶了,它是暗示鲁迅和萧红的关系吗?我不知道,反正,这句“怎么谢”,在老电影中,发生在阮玲玉被流氓解了围,然后流氓问,“怎么谢?”
  因此,我一点都不吃惊,在《情深深雨蒙蒙》这种偶像剧里,古巨基会激动地说,“八年抗战马上就要开始了!”吃什么惊呢,这种剧透对我们来说都不新鲜了,让我感到还有一点新意的倒是《导火线》的台词,病床上的范冰冰很深情地对古天乐说:“我好想念松花江啊,知道为什么叫松花江么?以前我们那里松树是开花的。我们那里的人都很穷,要出去打工,每个打工的人走之前都采摘一些松花带走,说自己肯定会回来,但是没有人回来。后来松树就不开花了,大家为了纪念松花,就叫松花江。”
  感觉清新呀!六十多年前的《松花江上》剧组听到这样的台词,一定会感叹现在的电影人艺高人胆大吧。有时候,听着银幕上的皇帝在那里痛心地宣告自己心碎了!心碎了!要辞职!要辞职!我真心觉得黄浦江上的漂流猪,食品架上的有毒奶也不过是时代风气。
怎么办呢,还用琼瑶阿姨的台词来鼓舞人生吧,清朝的香妃对恋人蒙丹说,“你为何总皱着眉头,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拿一把熨斗把你的眉头熨平。”上有天下有地,就让香妃帮我们把眉头熨平,让我们开开心心吃下都是面粉的肉圆。
《文汇报》 日期:2013323 版次:07 作者:毛尖(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

浏览次数: 12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