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李向平:资源垄断之下,难有学术建树

作者:     信息来源: 《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 2013-03-26
字体大小:A A A

    日前,台湾传出有多所大学多名教授涉嫌用“假发票”报销研究经费,部分教授被台检方以涉嫌贪污、伪造文书等罪起诉。这一新闻引起媒体和社会广泛争论,很多人谴责学者不应该“公器私用”,把纳税人的钱用来改善个人生活,也有人觉得学者亦有难言之苦衷,就此早报记者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李向平。

东方早报:你怎么看待台湾学界爆出的贪污丑闻?

李向平:涉嫌使用假发票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法律问题了。学术者为公器,学术管理体制也应是公器的运作平台。台湾学术界出现的不幸,要么是制度出了问题,要么是学者行为不公,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是二者同谋的结果?!

东方早报:大陆相当部分科研人员,在工资性收入偏低的情形下将课题费用于改善个人生活品质是否正当(比如学者廉思的深度调查性著作《工蜂:大学青年教师生存实录》)?在你看来,需要媒体介入学术空间来让科研经费的使用更合法和公开化吗?

李向平:课题的获得与相关经费的获得,当然会使课题承担者具有一定的经济收益,但这只是一个方面而已。课题设立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使课题的承担者能够具有比较好或更加好的从事该研究的条件。然而,课题或基金会绝非慈善机构,课题经费也不能用于改善个人的经济状况。

高校课题经费的使用,与社会其他部门一样,同样需要监管,需要使用方式的合理化与公开化,至少能够在高校学术委员会或相应的教授会议上知晓。

东方早报:有一种舆论认为,课题的核心目标是支持学者的学术研究,只要有好的学术成果出现,课题费的使用没必要那么死板地规定和监督。你如何评价这种观点?

李向平:课题是学者争取来的,学者自己当然具有支配权。一方面,出自于学术自由原则,只要基金会给与课题申请者以支持,也就同时给与课题承担者最基本的信任。

另一方面,基金会对于课题的使用权利,也同时应当给与制度上的支持,而与其他一般经费的使用原则有所区别,不要出现目前课题基金报销上的处处为难,以至于出现四处寻找发票、使用假发票、买其他发票等等“逼良为娼”现象。

东方早报:现在中国大陆的大学处于激烈竞争之中,而竞争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对各种课题经费的争取,一个学者似乎没有课题在学院体制内就显得很失败,这也导致有些学者为了争取各种课题和项目去拉关系甚至行贿,你如何评价这种课题导向的学术文化?

李向平:多少年来,经费的多少已经直接成为高校与学术的重要考评指标。而科研课题的竞争与获得,也由此成为目前大陆高校以及学者个人之间的竞争常态;学校业绩乃至教授个人的考评,课题所占比重非常之大,以至于成为一种偏向。直接引导着大陆高校以及学术的走向。

其一,这是学术指标被量化的结果,高校与学术管理的行政化与官僚化,量化管理最方便,甚至还有工科管理的深刻痕迹。

其次,课题设计者与资助方往往通过对课题的掌控,把握学术与高校的发展走向。这种课题导向的高校学术,实际上是无法获得真正自由与独立的,仅仅是资助者资本与权力的成果形式之一。极端情况就是,谁有课题,谁有文化。这就呈现一个简单道理,资源垄断之下,难有学术建树。

其三,为了争取课题而出现拉关系甚至行贿,无疑就是学术界最下三滥的做法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争取的已不是课题,而是资源的分配而已。有人说中国社会什么都腐败了,学术界也一起腐败。此可谓学术腐败根源之一。

可以这样认为,唯课题的高校学术文化,已经积重难返。长此以往,学术焉得独立与自由?!

东方早报:北美或欧洲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是如何使用和管理科研经费的?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李向平:一个特别重要的经验是,欧美大学的学术基金来源非常多元,申请渠道也非常开放,而科研经费的管理,不同基金会具有不同的管理方式。

如果只是一个官方渠道,只有官办课题,学术资源也就变得非常狭小,甚至会使学术文化资源走向枯竭,很难出现学术繁荣与文化发展。

《东方早报》  日期:2012年1月9日 版次:B02 作者:田波澜

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3-01/09/content_722613.htm

浏览次数: 3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