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李向平:企业家信什么

作者:     信息来源: 《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 2013-03-26
字体大小:A A A
 
如同一个幽灵,挥之不去。信仰危机与信仰问题,多少年来一直纠缠着中国人,也纠缠着中国社会精英——企业家阶层。 
实际上,中国人始终不缺信仰,无数中国人心中并不缺乏自己认定与选择的信仰。关键的问题是,人们需要的信仰,是什么样的信仰,是为了什么去信仰?而在这丰富多样的信仰关系面前,这些信仰能够给人以真实的关怀,或提供彼此认同、建构社会诚信的伦理规范吗? 
依据北京零点研究咨询公司在2007年的“中国人精神生活调查(CSLS)”,数据表明,85%的中国人有某些宗教信仰或某些宗教信仰活动的实践。虽然这些人大多不属于某个宗教组织,但并不影响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其中,有58%的人声称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或任何神、鬼、佛等,但有44%的人在以往的12个月中曾有过某种形式的宗教实践,如去教堂、祈祷、烧香、在家中供神像或祖先牌位、戴符、看风水、算命等活动;有49%的人具有某种宗教信仰,如相信灵魂转世、天堂、地狱或超自然力量。与此同时,这种信仰现象在一些中共党团员中间也普遍存在,只有16%的党团员没有参加任何宗教信仰活动。
 
很明显,“中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度”、“中国人没有信仰”的议论或争论,大多笼统模糊,不得要领。转换一个思想的视角,我们应当考虑中国社会、中国人没有信仰的说法,它们是怎么被提出来的?而上述这些信仰现象或信仰实践的社会关系,为什么还是不能说明中国人、中国社会有没有信仰。
 
人们议论或争论的信仰,指的是宗教信仰、具有宗教信徒身份的信仰,还是个人私下里选择的信仰,与任何宗教无关;或者是指国家、民族的、政治的信仰,或者是传统的信仰,或者是基于国外进入中国社会的基督教乃至其他宗教的信仰所做的比较?对于信仰的定义不同,对于信仰的理解方法也会不同。于是,中国人有没有信仰,就是一个如何定义、如何理解信仰的问题了。先把这些问题讨论清楚了,中国人有没有信仰的问题,才能够提上桌面进行讨论。
 
企业家阶层的信仰现状,与此类现象或问题极为近似。企业家阶层的信仰现象非常丰富,迄今为止,已经有“老板基督徒”、“老板佛教徒”或“老板道教徒”等雅号称谓,不绝于耳。至于部分企业家在周末双休日,投身一家寺院或道观,静修调养,甚至修持某种养身法门,追随神秘高人大师者,亦不在少数。
 
可问题是,企业家们还经常遭受信仰缺失的批评?即便一些企业家具有自己的信仰,却也常常被批评为以钱拜神,信仰无用。至于他们看待人生、财富、社会的习惯想法,与此信仰全然无关似的。
 
即使对某些煤老板、企业老板而言,他们也会去拜佛、请仙、敬财神,但是,他们拜神归拜神,信仰归信仰,依旧还会视普通人之性命如刍狗?依旧以私欲满足之方式来经营财富,无视社会诚信与产品安全。这就不是有信仰好、还是没信仰好的简单问题了。
 
他们不是敬神,而是求神。敬神与求神,一字之差,千万之别。敬神有敬畏,由敬畏而促使自己行为规范,珍视生命与公民权利;求神是为己,为私心与私欲之满足,甚至是以为自己用钱拜了神佛,可以为所欲为,什么也不怕了,黑心钱照样赚取。君不见,求神拜佛者,信仰不入肺腑,甚至会强化了他们的富人贵族心态,颐指气使、金钱至上。在已有案例发生的企业家中间,的确不乏拜神求佛的信仰者。可是,有钱人没良心、为富不仁,眼下社会一股仇富心态,就能说明其中一些问题的。
 
在财富或权力面前,信仰变质了。在此问题上,信仰之有无,无法说明问题,而是信仰为什么不能为信仰者提供神圣的制约与信任?!
 
中国人有一个信仰传统,求名求利当求己,信神拜佛是天机。求己者,神人欲望之满足;天机者,外人不可告知。改革开放三十年,曾经全民经商,目前少数人致富。在贫富不均的仇富势态之下,部分企业家的信仰,仅只是为了求得财富与私利之平安,获神佛之保佑而已,与他人无关,更与企业、社会无缘。
 
曾经有企业家普遍信财神,彼此之间不会交流沟通。天机不可交流分享。钱是各人挣的,把财神信仰的窍门送给别人了,别人就会发财了。这种信仰,是不是一种信仰?肯定是,而且是一种传统很深的信仰。
 
就信仰与一个团体、社会的关系而言,任何一种信仰,它都应该基本具有与他人分享、交往的功能与要素,没有这些功能与要素,信仰就会蜕变为私人信仰的狂热。而私人信仰缺乏了社会要素以及相应的规范、法则,无疑会蜕变为狂热的神秘信奉,呈现为企业巫术、商业巫术等表达形式。这些信仰,对他人、对企业而言,不存在任何关系;而因为不存在任何关系,所以,这些信仰在他人的心目中,就是没有用的,甚至是假的。别人不知道你的信仰,也无法知道你的信仰与你的行为之间的相互关系。有信仰与没有信仰,在此层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这种无法认同、交往的信仰,在他人眼中,有就等同于无。
 
因此,当下的信仰现状,大多局限于私人信仰,碍于自己私利,“精神自慰”。所以,信仰越多,中国人越是困惑;信仰的社会实践与信仰对社会生活所能够提供神圣规范,却一直缺乏。原子化的个人精神,垄断化的宗教资源,信仰成为私人偏好。于是,神秘的、巫术的、私人的信仰盛行,人们远离了社会交往,近乎了私人信仰。所以,我的基本看法是,中国人、中国社会、企业家,现在缺的不是信仰,缺的是大家都认同、共同接纳、能够给人的交往与诚信提供一个神圣基础、伦理规范的信仰。
 
真正的信仰,是敢于承当的信仰,敢于公开、敢于见证的信仰,是一种神圣的约束与敬畏。这也许不需要宗教身份的建立与皈依,但要强调信仰者之间的共享,强调社会对你的信仰的认同。因为企业家不是一个原子化的个人,你的信仰不仅仅是个人的信仰,而是基于个人的信仰,建构一个企业的精神与灵魂。
 
值得指出的是,当下民营企业家之中,已经具有不少优秀的信仰共同体与信仰实践的社会见证。这些企业家把自己的信仰——无论是佛教、还是基督教等信仰,与自己的企业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把企业的专业管理与信仰实践、信仰共享整合起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使一个企业具有了灵魂与理想,产品具有了文化特质。如此坚持下去,这样的企业就不会变成冰冷的赚钱机器和造富工具了。这就是说,一家优秀企业,实际上就等于:压舱大股东+专业管理+真正的信仰。
 
如果说,宗教信仰已经是企业家信仰的一个“主流”,那么,我希望当代中国的企业家信仰能够走出一条真正的信仰实践路径,以企业共同体形式建构企业信仰,以企业信仰建构商业市场与社会诚信,率先进化传统信仰的神秘巫术假信仰特质。■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
《东方早报》 日期:2013年1月15日 版次:上海经济评论 C14 作者:李向平

浏览次数: 3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