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阎德学:地缘政治视域的日本北极战略构想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8-04
字体大小:A A A

今年5月,北极理事会部长会议接受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意大利等六国为正式观察员国,日本的北极活动开始受到世人注目。受全球变暖影响,北冰洋的海冰面积正以每102.7%的速度递减,直接冲击着北极圈国家的原生地环境和原住民生活,更由于欧亚等非北极圈国家参与北冰洋海底资源和北方航道的利益竞争,也给国际关系带来广泛影响。当前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把北极地区看做是一块“新边疆”。

日本加入北极争夺

在日本看来,由于“新边疆”的出现,导致北极地区的战略环境和经济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直接关乎日本的国家利益”,所以日本必须要采取措施确保国家利益不受损害。日本并非北冰洋的沿岸国,但利用北方航道和开发资源会产生巨大利益,日本国内日常生活所需的能源和资源又严重依赖进口,所以更要制定一个合理的外交战略。日本也注意到,北极地区以往被“冻结”的法律地位以及多边的权利和义务关系,正随着海冰的溶解开始成为现实课题。如果今后各国都展开单边行动,致使北极成为赤裸裸的国家主义的权利争夺场,那么很容易上演一出“人类共同财产的悲剧”,导致地球环境恶化和资源枯竭,日本必将成为受害者。

日本虽然高度关注北极地区,但尚未形成明晰的国家战略,往往是学界、产业界等根据各自所需采取相应的举措。日本的极地研究历史悠久,尤其是南极和西伯利亚的观测具有国际影响。目前,其对北极的观测已经进展到利用海洋研发机构的“未来”号科考船进行国内联合研究的阶段。不过,日本尚没有破冰科考船,所以拟将“白濑”号南极科考船调用于北极观测,同时加紧建造新的破冰科考船。北方航道的开通对于海运国家日本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早在1990年代,日本海洋政策研究财团跟俄罗斯和挪威联合开展了国际北方航道计划(INSROP),共同研究北方航道商业利用的可行性。当时得出的结论是,气候条件恶劣,需要投入特殊船舶和破冰船,无论从技术上还是经济上,北方航道都不可行。进入21世纪,北冰洋的海冰溶解速度加快,虽然抗冰能力、俄罗斯对航线的管治以及基础设施不足等老问题依然存在,但日本海运界再次积极探讨起北方航道的商业利用问题,日本国内也开始热议在日本建设北方航道中转站的利弊。

日本在北极的战略利益

第一是经济利益上的考量,主要涉及海运业和资源开发。

首先是海运业。日本注意到北冰洋通航的远洋商船数量有增加的倾向。譬如,俄罗斯于2010年利用北方航道(东北航道)向中国运输天然气凝析油;2012年,液化天然气船(LNG船)通过北方航道抵达日本北九州市;预计俄罗斯2017年开始生产的亚马尔半岛LNG项目,也会涉及东北航道问题。日本认为,灵活利用北方航道有可能降低LNG的价格。

但是,考虑到北方航道的经济成本,日本判断,高端的工业产品、材料和零部件,受到市场管理或生产管理的严格控制,不适合利用不稳定的航道。加之,尚存在的一些不利条件,譬如承担破冰船的破冰费用、轮船无法像在其他海域那样正常航行、严寒的环境要求轮船使用高价的轻油来代替重油等,因此,当前集装箱货船和运输汽车的货船还是利用苏伊士运河更为经济。

日本看到,俄罗斯虽然对远洋货轮开放了北方航道,但却根据联合国海洋法第234条,对经过的船舶设置种种限制,收取高额的“过路费”。还有,俄罗斯北方航道大型船舶紧急避难的港湾设施、大规模油污事故的应急措施以及为船舶提供浮冰实时信息的气象卫星都不完善。所以对于俄罗斯过分的收费条件,日本准备联合他国,共同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其次,北极的资源开发对于日本的能源安全具有重大意义。日本一直担心,如果中东地区发生战争并采取禁运措施,其石油和天然气就无法得到正常保障。如果日本成为资源开发主体,拥有自己的油气田,就能获得稳定的能源供给。因此对日本来说,参与上游产业的资源开发,其能源安全上的意义远大于经济价值。更何况在商业利益方面,日本认为其雄厚的资本和技术水平足以保障能源产业的持续发展。

为了参与北极的资源开发,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组织、国际石油开发帝石、出光兴产、住友商事等大企业出资设立了“格陵兰岛石油开发”机构。同时,日本的电力公司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为弥补能源不足,降低对中东能源的依赖,也加大了对北极地区资源的开发力度。

第二是安全保障和东亚国际关系格局的考量。在日本看来,北极地缘政治的变化对东北亚国家特别是日本、韩国、中国、俄罗斯以及美国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日本看到,韩国与中国正积极而慎重地推进着北极的参与进程,不仅进行科考,还致力于航道和能源的开发,并且展开了一系列首脑外交活动。对俄罗斯而言,虽然联结欧亚的海上战略机动能力因北方航道的开通而得到改善,但其原本安全的“后方”却逐渐演变为正面战场。于是,俄罗斯不仅着手在北极,还在“北方领土”以及鄂霍次克海强化其军事存在,推进太平洋舰队的重建。美国的奥巴马政府则制定了北极战略一揽子方案,包括《北极政策指令》、《美国海军北极路线图》、《北极地区国家战略》等。阿富汗战争结束后,北极成为美国重要的战略区域,尤其对于美海军的潜艇航道更具战略价值。日本正在跟踪研究美国的北极战略对于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会有何种影响。

日本北极政策取向

相较而言,日本更在意中国在北冰洋上的频繁活动,认为其中含有军事战略的动机,目的是提高战略核力量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在日本看来,必须未雨绸缪,认真应对美国核遏制信赖度的降低以及包括日本周边海域在内的北极周边海域的安全问题,因此需要重新审视其防卫态势和日美同盟合作,修订《防卫计划大纲》和《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并推进同友好国家的安全合作。

日本认为,其应对北极问题的国家战略明显滞后了。回顾历史上地缘政治的变化,譬如大西洋航道和印度洋航道的发现等,都曾对国际政治产生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影响。为此,日本外务省智库国际问题研究所分析提出,对于当前北极发生的事态,日本不能被短期内的现象所迷惑,要看清其长期演变的趋势。日本政府必须强化北极政策的体制,在内阁官房中设置“指挥塔”(司令部),统合“北极问题阁僚会议”,举全国之力研究北极问题,并借助日本最为擅长的科研和环保以及国际合作领域,增强日本的北极存在感。日本甚至要根据北极地缘政治长期演变的趋势,灵活运用日本版的国家安全会议(NSC)体制,制定日本的北极战略,发表《北极白皮书》来表明其战略方向和内容。日本虽然重视北极理事会,但是,除非日本具有表决权,否则北极理事会充其量只是其多种外交手段中的一个选项,日本将通过与其他国际组织(如国际海事组织)、多边或三边(如G8或日美俄、中日韩)以及双边的合作,确保日本的国家利益,积极谋求参与北极的治理进程。

《东方早报》 日期:201382日 版次:A18 作者:阎德学(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后)

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3-08/02/content_799303.htm

浏览次数: 10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