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周刊 邱立波:里根革命:价值与常识的复归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5-02
字体大小:A A A

如果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总统不是里根,人们的感觉会截然不同。

和平时期的总统更多是“经济总统” 。里根上任之初,就面临“滞胀”难题 :物价飞涨,赋税高企,经济活力不足,人民信心低落。里根在大学时代主修经济学,但他坦陈, “经济学知识我早已还给老师,我的感觉更多来自好莱坞时的缴税经验。 ”无怪乎他最有心得的经济学,竟是恐怕只有自己能叫上名的某穆斯林哲学家的古埃及经济学 : “王朝开始时,小笔税款带来大量财政收入 ;王朝结束时,大笔税款只带来小量财政收入。 ”这里有对专业经济学的某种躲避或调侃,也透露出洞察政治本性的简要清明。

他的经济复兴计划基础是改革税制,自上而下降低联邦所得税率。他回顾说,在拍电影拍得最好时,每赚一块美元,自己只能拿六美分。 “我不禁考虑多干工作是否值得。 ”同样,对公司和企业,如果政府没收它们一半或更多的利润,那逃税的热情就会超过投资的热情。

任何不利于成功和成就的制度都是不适当的,任何阻碍劳动、阻碍提高生产率、阻碍经济进步的制度都是不适当的。 ”——有经济学家把这称为“供应学派经济学” ,但在里根看来,这只是“最浅显的道理” 。

“我一向认为政府是一种对金钱贪得无厌的机构,如果任其自然,不想法饿着它,它就会无限扩大。通过减税,我想刺激经济,更想制止政府扩大,使它少侵蚀国家的经济生活。 ”在1981120日的就职演说中,里根把这番道理说得更加深入, “目前这场危机,政府的管理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倒是问题之所在” ;因此,责任“必须由大家、由政府内外的人一起承担” 。在经历了一年左右的短暂调整后, “里根经济学”迅速见效。1989年里根卸任时,人们甚至说出现了一场“里根革命” 。在告别演说中,里根对这一赞美居之不疑,但同时指出, 这场革命更应称为“复归” ,是“价值与常识的复归” 。

“全球各国正在转向自由市场和自由言论,正在告别过往的意识形态。对他们而言,80 年代的伟大复兴意味着,合乎道德的政府行为才是可行的政府行为,意味着,民主这种最基本的裨益,也会带来最基本的创造力。 ”更要紧的是,里根革命属于美国革命,而美国革命, “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我们人民’ ,彻底扭转了政府过程的革命。是‘我们人民’告诉政府怎么做,而不是由它来告诉我们。 ‘我们人民’是司机,政府是车。我们决定它驶向哪里,走什么路,走多快。

世界上几乎所有宪法都是政府告诉人民自己有什么特权,我们的宪法则是‘我们人民’告诉政府该怎么做。 ‘我们人民’是自由的。过往八年我做的一切,都基于这一信条。 ”笔者担纲这个专栏,想讲点零碎的美国故事。这次想到里根,是因为刚谢世的撒切尔夫人。听到她死讯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上世纪80 年代非但已经终结,甚至可能正淡出人们的记忆——那是多么激情澎湃又豪杰辈出的年代呵——美国是里根,英国是撒切尔夫人,苏联是戈尔巴乔夫,德国是科尔,新加坡是李光耀……19854月,李光耀第一次见到撒切尔夫人即一针见血地指出 :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将近40年,历任英国政府似乎都想当然地认为财富会自然地创造出来,需要政府注意和安排的只是重新分配财富的问题。因此政府想出妙方,把成功人士的入息转移给不太成功的人。在这种情形下,国家需要一个胆识过人的首相把实情告诉选民:制造财富的人是社会的宝贵分子,他们值得我们尊敬,并且应当有权保有他们大部分的耕耘成果……英国留下来的种种我们善加利用:英语、司法制度、议会政府和公正的行政管理。然而我们却竭尽所能避免走上福利国家的道路。我们看到了一个伟大的民族如何降低水平而变得平庸。 ”当然,80年代不只是某种政治,更是里根式笑容和撒切尔身段体现出的某种精神和感觉。那时人们不装 B,不耍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今天则不同 :笑要笑的“理由” ,哭要哭的“根据” 。再简单再直白的道理或常识,也要转化为“知识”的复杂或沉重:历史学家要根据,经济学家要数据,法学家要程序, 美学家要美感……言人人殊,于是有人呼唤“共识” 。想起了撒切尔夫人的话 :共识是什么,就是人人都同意但无人愿为之负责的东西。

(作者为国家开发银行-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新世纪》周刊 日期:2013429  2013年第16期 作者:邱立波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3-04-26/100521043.html

浏览次数: 23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