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范大学报》何鑫:宝岛生态访学记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4-28
字体大小:A A A
野生水鹿:摄于台湾太鲁阁国家公园奇莱山3400海拔处
  
好事多磨,经过颇费周折的证件办理流程后,十月中旬,我终于踏上了为期前往宝岛台湾的访学交流历程。和多数进行两岸高校交换学习的同学不同,身为博士生的我主要是通过实验室之间的交流合作,自己与台湾师范大学的相关领域老师取得联系,在得到对方同意后,利用母校与台师大的合作平台得以前往台湾进行交流学习的。因为是个人联系交流,不是集体交换,所以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锻炼,从一开始就让我收获很许多。
真正踏上宝岛的土地后,还威未卸去舟车劳顿,我期待已久的学术课题访学马上就纷至沓来,能够亲身参与台湾这边的相关课题研究、学习交流体会对方的野外实验正是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带着这样的身心准备,在赴台的第三天,我便匆匆离开台北市,和台师大野生动物研究室的同学们一起前往位于南投县和花莲县交界区域的奇莱山进行野生水鹿的研究。
奇莱山的主要区域属于已颇具名气太鲁阁国家公园,不过我们前往的区域并非通常旅游者前往的太鲁阁峡谷等景点,而是真正人迹罕至的高海拔地区。说实话,去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会遭遇怎样的情形,回来后才得知奇莱山地区曾经发生过数次震惊全岛的山难,可想而知此行的登山路绝非普通。跟着实验室已多次进行野外研究的同学,我们每个人背着20公斤以上的行李,步行穿越三座山峰,从海拔3000米的登山口先降至海拔2500米左右的成功山屋,然后再上升至海拔3300米的首日营地,第二天再下一个山脊后利用绳索攀上几乎是垂直断层岩壁的海拔3607米的奇莱北峰,最后再经过下山脊和翻越海拔3400米的磐石西峰后在最终到达实验区域。这一番路程直线距离将近10公里,而实际所走的山路除非亲身体验很难用语言描述。而这样的课题调查,实验室的同学有的人已经在研究期间走了20余次,实在在令自己钦佩。利用两天的时间到达营地还是水鹿研究的第一步,在接下来的八天时间里,我们搭设了捕捉水鹿的网阵,轮流守夜,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成功捕捉了213只水鹿,进行了体征的测量、身体样本的收集以及跟踪项圈的安装,随即释放。 
和队友们在奇莱北峰(右一)
说真的,虽然在上海我也在进行鹿科动物獐的野外追踪,但还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真正在野外接触过如此大体型的兽类,除了欣喜,更多的是震撼!活生生的野生哺乳动物就生活在这人迹罕至的高山密林和草甸上,如此真切的场景让第一次看到的我感动地说不出话来,地球真的不是只属于人类的!于是更加钦佩实验室的同学们,相比而言,在上海进行动物生态学研究的我们所面临的野外实在和这样昼夜温差近30度的3000米海拔高山无法相比。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这里的同学以及同行的志工、原住民向导、跟拍的公共电视台记者和摄影师为着更好地保护台湾的野生动物的信念坚持努力着,更然自己触动良多。
十天的高山野外经历给我带来了众多震撼、感动和值得珍藏的回忆,在和台湾朋友相处的过程中,我更感受到了台湾居民远远领先于我们的、对于生态保护的意识。离开高山后,我前往位于台中的台中市野生动物保育学会,这是实验室的博士学长开办的民间野生动物救助机构,里面收置着诸如短耳鸮、鹰鸮、东方角鸮、领角鸮等猫头鹰,红隼、凤头蜂鹰、黑耳鸢、黑翅鸢等日行性猛禽,果子狸、鼬獾等野生兽类以及众多的野生蛇类。这里每天都有从事不同职业的民众充当义工,为救助的野生动物测量体征、喂食、清洗笼舍。在这里的每天都几乎都有市民送来捡到的野生动物,待动物痊愈后我们便一同到郊外放飞。随后我还曾代表台中野保学会前往位于南投县集集镇的台湾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参加野生动物救助的研讨会和工作坊,了解到与会的动物救助机构涵盖了政府部门、单位、高校、民间团体、个人等众多开办形式,实在让人感叹台湾的野生动物保育观念真是深入人心,大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苍鹭 台大校园
台湾鹎 台东县 鲤鱼山公园
斯文豪氏攀蜥 Japalura swinhonis (台湾特有种)垦丁国家公园 社顶公园
在台湾的其他日子里,由于自己和实验室的专业研究内容和兴趣所在,我又陆续走访了台北的关渡自然公园和阳明山国家公园、台东的原住民社区红叶部落、屏东的垦丁国家公园、花莲的太鲁阁国家公园、台南的台江国家公园以及台北野鸟会、台湾猛禽研究会等机构,并参加了两岸环境教育研讨会、两岸环保NGO交流会等与生态环境议题相关的会议,在这些与自然保护相关的领域同台湾从事这一行业的官员、学者、义工和普通民众们有了更多、更为广泛的交流。在台湾,除了大家来台湾旅游都能够感受到民众的热情好客、环境的整洁卫生外,我体会到了许多更深层次的内涵,也就是社会所具备的更多的人文关怀。
正是在这样的有关人的平等互助的思想支持下,台湾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已经深入人心。例如在公园甚至街头,经常可见的环境教育导赏牌介绍着这片区域的环境、植被和常见动物;在众多的旅游场所,与台湾的环境保育、植物和动物物种有关的纪念品更是品种繁多、琳琅满目;在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有连绵不绝的车辆带着自驾游客、社区民众和学校学生在合理设置的自然导赏设施后观察野生动物和它们所处的生境,并聆听着专业的义工进行环境解说;更不要说众多类型各异的书店中为数众多、让自己爱不释手、已经购买了大量的自然类书籍了。这些场景都深深地印入我的脑海,我会时常和台湾结交的朋友谈论这些情形,并感叹从整体而言大陆还在慢慢的起步中,很多有关环保的地方令人叹息。但是,他们总是回应我,台湾在20年前也是这样过来的,保护野生动植物和栖息地很重要,但真正的自然环境保护除了这些,一定要在人上下功夫,这需要环境教育的不断普及和努力,需要时间的积累。
“大陆很快会迎头赶上的!”他们会这样鼓励我,我也由此有了更多的信心和希望。无论是我所从事的野生动物生态学、保护生物学的野外学术研究,还是我自己一直努力在课余时间所做的生态环境和野生动物保护的普及,我们都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这也是自己努力的方向!随着两岸交流的日益广泛和深入,相信同台湾一样,在大陆我们也会实现生态环境保护与人的真正和谐共存希望更多的大陆同学今后来台湾不仅仅是课堂上的学习和旅游,更能体会到台湾人对于台湾这座岛,这里的生态环境和动植物物种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与自豪。正像台湾朋友所说的,我们需要与时间赛跑,需要不断迎头赶上,环境保护任重道远,我们只有一个地球!
 

 

 

 
《华东师范大学报》 日期:2013312 版次:04

浏览次数: 22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