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李志毓:人们为什么喜欢读龙应台?

作者:     信息来源: 《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 2013-03-27
字体大小:A A A
    我最早接触龙应台的作品,应该是《野火集》,后来印象比较深的则是《你不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和其后的《请用文明来说服我》。两篇文章在大陆知识界产生很大反响,引发很多讨论。我个人印象最深的是台湾社会学家赵刚的两篇回应文章《和解的壁垒》和《理解与和解》。
我想,很多知识分子喜欢龙应台的时评,主要因为她以充沛的热情,动情的笔锋,标举普遍自由、民主、均富、多元的价值理想,控诉社会中的不公不义,以及各种不合理现象。这些价值是我们所认同的,很多问题也是我们感同身受、念兹在兹的问题。
唯一不同的是,对于生活在这片土地和历史文化中的人来说,痛苦的感受会更深沉、更复杂。你会时刻想到,这种普遍的价值认同,怎样才能真正进入历史,真正脚踏实地去改变我们的现实处境?我们需要更现实、更具体、更有经验性的去理解和运用这些价值,需要更内在于我们历史和现实的贴切而细致的分析,而不是抽象的、外在化的、超越性的、和睥睨式的批判与控诉。
所以,我不能同意“对龙应台的过高评价背后,是大陆知识界挥之不去的启蒙情结”这种说法。龙应台并不代表启蒙主义的自由理想和普世价值,批评龙应台也不代表反对启蒙理想。当然,大量读者喜欢读龙应台的作品,我以为也不是出于对启蒙理想的坚守。
她写历史的书这两年产生了很大影响。我个人觉得,能看到这样一本书是件好事,它丰富了我们看待历史的视角和感受。当然,它只是一种类似于回忆录式的个体性历史记忆,是历史片段并非历史本身。“历史”是更加恢弘、复杂的一个整体性结构。历史当中有很多种声音,每个人从各自的经验和视角出发,都会有不同的历史记忆,都会看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历史片段。她的作品也是其中一个片段。所以,我不会从历史学角度讨论它,它存在什么“硬伤”并不重要。历史理应有多元的声音,没有就不对了。但作为历史学工作者,我们不会停留于任何一个片段,而是更希望还原整体的结构。(本文由何晶采访整理)
□李志毓[历史学博士,供职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
《羊城晚报》 2013325 版次:B01 作者:李志毓

浏览次数: 24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