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 周俊良:海洋水体污染调查难度越来越大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6-21
字体大小:A A A

我国是水污染比较严重的国家,现在全国一类水都很少了,三类水占很大一部分。不过,现在水的质量标准也提高了很多,像我国1985年水质调查时发现只有几种有机污染物,现在有机污染物的种类达到50多种,包括引起青蛙异形的内分泌干扰物等。而最终这些水都流入了海洋。

药物污染成为海洋污染源

现在要解决海洋水体污染,最重要的是要研究新型的有机污染物,并且提高分析检测的技术以及加强对生物地球化学的研究。

其实,海洋水体的新型有机污染物出现已经有20年了,现在越来越受到关注的是药物污染,其中包括一些抗生素对于水体的污染。因为科学家已经发现,很多细菌可以生长在不同的抗生素上面,即便是药性非常强的盘尼西林上面也能够生长细菌。

在水污染研究领域,现在不断有新型污染问题出现。比如水处理过程中,因为消毒而产生的副产物毒性现在是刚刚出现的国际研究热点。

而且污染导致的问题现在有了越来越多的发现。比如英国的科学家发现,河流中在污水排放口附近就会出现雄鱼雌化的现象,这就是我们现在关注的环境激素的影响。海洋污染是近年来才开始受关注的问题,因为海洋也难逃生态系统受污染的全球格局,几乎所有海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对于海洋里的有机物污染,我们仍然有很大的知识空缺需要去填补。

南京大学的罗义教授做了一个关于抗生素在环境中产生抗性基因的研究。抗生素在环境中是否扩散,以及是否造成污染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抗性基因,即生物能够对付多少浓度的外来抗生素。抗性基因主要是一个DNA片断,它可以引发超级细菌的生长。抗生素进入环境中后会产生抗性基因,而抗性基因到环境中后,会在植物中出现,会在动物体内出现。而如果进入人体,就有可能产生超级细菌。从2009年到2011年,由超级细菌引起的死亡病例已经有了较快的增长。

我国是抗生素生产的超级大国,比如青霉素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75%,头孢菌占80%,链霉素占90%。我们人均使用抗生素的量,也是美国使用量的10倍。大量抗生素的生产和使用,最终都通过生态循环系统进入到水体,也进入到了海洋。以海河流域为例,罗义教授的课题组就发现磺胺的抗性基因在水和土壤中的含量水平都很高,成了一个新型的污染物。更糟糕的是,抗性基因在环境中并没有一个排放标准的上限。现在这一课题组正在调查抗性基因在水环境的存在情况,以及污水处理系统中抗性基因的准概况,希望能够为制定抗性基因的环境基准和排放标准提供参考数据。

海洋污染调查困难重重

海洋环境保护虽然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但是要对海洋污染进行定量、定性的调查,仍然存在很大的困难,因为野外环境样品的非均匀性导致了污染调查的难度。比如在沉积物中有400个分子,40个是污染物的分子,真实浓度是10%。但是很可能取样的地方是0,甚至是30%,这就导致了与真实的很大偏差。而且取样以后的研究方法也导致了我们对海洋污染认识和研究与真实情况的差异。

我们做水质调查的时候,不管是河流还是海域,一个瓶子采一个样就是所谓的单点采样。但是这样的采样不能反应水深度,甚至今天采样的污染物浓度和明天采样的污染物浓度变化都会很大。还有背景干扰,比如超净水、饮用水、河水、污水排放口的污水、污水排放口的净水,这些都很难定性。比如污水排放口的净水可以达到55%,这就对真实的污染情况产生了影响。如果不考虑背景干扰,在采样的时候采集到的就是污水排放口的净水,那么我们得到的实验值就等于低估了污水浓度近55%

而且在研究海产品毒素的时候,也很难在第一时间就确认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毒性,即便知道了是藻毒素,那么如何确认是哪一种藻毒素引起的食物中毒,现在也需要更多的研究。更糟糕的是,这些毒素产生目前很难预料。即便是现在做的动物实验,也很难真实地反映某些藻毒素的毒性,比如在实验中发现,某些藻毒素对实验中的两栖类动物不产生影响,但是对哺乳动物就会有致命的影响;或者有些时候,实验不能反映某些毒素会影响整个生命周期产生变化。比如某些藻毒素对于实验动物并没有直接影响,但是有很强的遗传毒性,会对后代带来很强的影响,这也未必能够在实验中即时反映出来。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文汇报》 日期:2013620日 版次:16 作者:周俊良

链接:http://wenhui.news365.com.cn/ewenhui/whb/html/2013-06/20/content_111.htm

浏览次数: 38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