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欧洲学会|余南平:数字经济下欧洲经济发展的困局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7-12-13
字体大小:A A A


  目前欧洲经济从总体来讲今年看的数据面上不错,总体来看经济在探底后缓慢回升,数据表现也相对比较正面的,制造业PMI攀升到58.6%,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仔细分析结构性数据,其实这里面问题还是比较大的,从劳动参与率角度来看,目前是56.3%,这个是持续往下走的,同时年轻人参与率只有40%,接近历史低位水平,大量的年轻人不在劳动力市场里面,带来的问题不简单是经济问题。如果按未来产出能力看,这个问题就很麻烦。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小时工资数上不去,近三年始终维持在同比增速1.5%,远低于平均2.4%的历史均值水平,因此,今年经济总体增长2.1%,包括明年预测增长1.8%,虽然数据良好,但欧洲内生可持续增长能力依然不足。

  数字经济在欧盟有数字化战略,数字化欧洲搞了快十年。现在到底搞成什么样?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数字经济,欧盟比较重要的一点还是个人,我们一般看宽带接入率、家庭运用互联网普及率,这讲的都是C端,欧洲似乎发展不错。但是我们看经济,看C端是有限的(中国是特例),我们主要看B端,企业是怎么做的。2016年欧盟整个互联网接入率有97%,宽带94%,企业用户网站77%,提供移动互联网接入端口接近70%,看似数据很不错。如果了解企业数据运用就非常有问题了,目前最流行的讲云计算,欧盟整个云计算水平,截止到2015年欧盟28国有21%企业上云率。比较高的是芬兰57%,瑞典48%,英国和荷兰大概35%,德国是16%。企业上云到底干了什么?云计算里面还分很多类型,大部分人做的事情是做了一个云邮箱,这也是一个云计算的最初级阶段,而把数据放在云上进行管理和应用很多没有做,欧盟现在大概是27%的平均水平线上。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云计算在美国是一个什么状态。2014年的数据美国云渗透率达到63%,2016年大概在85%左右,美国的企业85%是云上跑数据。中小企业运营当中,美国互联网使用率也达到了60%的水平线上。反过来看,目前欧洲的企业,云化率水平还是非常低的,如果看比较关键的一个数据,就是数据管理水平提高是用的ERP,德国是最高的有56%。原因是德国有一个全球最大的ERP软件公司SAP公司。其他国家与法国水平比较接近,在39%的水平线上,新入门的成员国肯定更低,从这个角度来看你会发现整个ERP软件的使用状态。而更具有市场价值的CRM使用率和供应链管理软件使用率就更成问题,目前整个欧盟28国只有31%的CRM软件使用率和17%供应链软件的使用率。

  那么是什么问题导致的欧洲云计算的困局,这一轮过去7年间,也就是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在全球经济里面产生最大的变化就是数字化经济,中国个人为主的数字经济加速增长,以及美国数字经济企业化深入的进一步的推动。在刚过去的“双11”中,我们看到了中国C端市场的整体火爆态势,中国的C端应用的态势,目前的发展远远超过了美国,因为我们C端应用场景实际上比美国丰富,饿了么和小黄车这种运用场景,美国没有,中国有。这个就是中国的一个C端的强势,而美国在B端上云走的非常快。欧洲为什么B端、C端都面临问题,首先最大的问题欧盟有一个法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这个东西你去仔细研究一下会发现,在欧洲使用数据的风险对企业是非常之巨大,哪怕搞了一个匿名脱敏数据使用起来,还是风险很大。依我们对目前整个经济发展态势判断来讲,观点非常简单和清楚,在未来的三五年当中会产生一个人工智能的集群性突破,这个会颠覆我们以前所有已知的经济学范式。福特主义和生产方式不存在了,人类生产规模效益递减这个范式也不存在了,所有经济学家过去写的书和论证的理论,可能没有什么价值了。现在正处在人工智能爆发的前夜,没有人能够精准地预测这个时间,但方向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欧盟当年定义的数字化欧洲,在理解上是有问题的,主要是满足个人上网和社交功能,提升了个人数字空间,但现在我们讲是从数字到数据,数据是有价值的,数字本身是没有价值。

  简单理解数字欧洲化的概念,是没有办法满足数据运用取得进步能力的。人工智能有四大核心要素,第一个就是算力,通常讲的智能芯片的能力。现在核心技术掌握在英特尔、英伟达、高通、博通这一类的美国公司手上。第二是算法,我们知道是AlphaGo,这个算法可以通过深度学习解决很多问题,从Alphago Zero取代AlphaGo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说明算法本身已经完成了一种自主学习行为能力的积累,这个将来在神经网络算法的运用下,还得继续往前走。第三个人工智能的核心,就是可标签式数据,这个数据不是杂乱无章,是可以归类整理的。就像我们说,美国在这个方面虽然也讲隐私权,但是对数据的使用权也还是开放的。比如说使用苹果,你必须同意它的条款,否则就不能使用,你像Uber、滴滴,它问你同意吗?你不能不同意,不同意你什么都不能用,你必须要同意,这产生了C端的可标签数据,所以亚马逊和现在的电商都能够做到精准的推送,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这就是简单的数字到了一个数据可使用价值的时候,再结合上场景。就是你的应用空间,企业端应用通常我们通常讲的是ERP软件、CRM软件、供应链管理。

  C端中国人创造的非常极致化了,我们的小黄车都能发现应用场景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C端应用在中国BATJ都帮你创造了,中国还在大力挖掘了这类需求,中国的企业为什么没有上云?这里面有企业发展阶段的问题,也有企业不愿意公开数据逃税的问题。今年是中国企业上云的元年,在浙江省政府做了48万企业上云的推广计划,今年湖北、江西、贵州、云南都做了计划与落实,上海明年也得大规模的做,中国政府的能力是远远大于欧洲政府的。企业上云的价值是什么?上云可以大大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提高企业的制造产品的精准度。德国的产品为什么比较精准?产品质量高?许多人认为是德国劳动力的素质高,一般研究和分析文章都是怎么写的,其实,德国中大型企业全部采用ERP软件,包括更底层的MES系统采用,这才是德国品质的保证。如果从欧洲电子商务发展这块来看,从2008年到今天增长率几乎没有动,欧洲还在使用传统的门店消费方式,当然也是欧洲人的生活方式,这与日本模式很接近。假如说我们去看,现在欧洲数字发展的困难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整个欧洲拥有所谓跟ICT产业有关的劳动人口780万人,美国680万,欧洲有780万人看着人数总量还可以。但是如果分析,你会发现太奇怪的一个数据,在欧盟28国的780万ICT劳动力里面,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2015年比例是60.5%,也就是说60.5%的人是大学培养出来,是受过ICT这个专业的高等教育的,剩下的是38.9%这些人是自学的,几乎是没有专业知识。说白了就是把电脑装上能够上网,其实这也就是今天中国城市流入人口也能够干的工作,普通硬件安装不需要特别的专业训练。

  欧盟的ICT专业人才数据里面还有一个问题,这里面的年龄在35岁以上的占64%,35岁以上人搞IT?我觉得这个简直是对这个专业的侮辱,没法玩了。我们都知道信息技术是年轻人的天下,阿里现在开会很难找到35岁以下的人,而底层技术人员更年轻。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可以把人按数字理解运用能力划成三类人,第一类是“数字原住民”,原住民他们生在数字时代,小孩子现在生下来,稍微大一点就会打游戏,玩手机,只要给他手机,他就自学成才,搞的比大人清楚。第二类人是“数字移民”,努力适应数字经济,保持不被淘汰,现在有人抱怨不会使用支付宝和微信,在杭州吃不上饭,这是事实。现在饭店不收现金,人只能适应。而最麻烦的是“数字难民”,他们根本不懂数字怎么来的?又是如何应用的,你让35岁以上的人搞ICT,最多就是个“数字移民”,不可能有创造力的,而且,就专业来看,在欧洲的大学教育里面没有设置人工智能专业,大数据专业也看不见。

  欧盟ICT产业,从就业虽然讲有780多万人,但是在整个28国占就业总人口只有3.5%是,产出也是3.5%左右,美国现在这个行业从业人口占就业是11.6%,是欧盟的三倍还多的人在ICT的行业干。从数字经济对经济的贡献率来讲,欧洲现在平均水平不到3%,美国是7.1%。现在的经济模式是黑洞经济,大型公司创造科技技术的能力远远超越小型公司,现在最黑的科技都是谷歌、苹果、亚马逊等公司创造的。亚马逊雇佣了45万人,苹果12万人,微软12万人,包括人数不是很多的,但科技能力超黑的公司谷歌,也雇佣了接近6.5万人。而欧洲的ICT公司,从就业体量、产出、市值没法与美国相比,是零头级别。数字经济的环境下,你发现如果没有大数据平台公司,就没有产生黑洞经济的能力,不能吸收人和技术就没有公司的未来,我们很难想象,像谷歌、苹果、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到底是一个什么类型的公司?它好像是没有边界的公司,就跟我们看到阿里一样,你看它做什么?它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好像什么业态都能做。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是在数字经济下我们能看到的问题,除了德国完全靠着自己的精准制造在欧洲和全球产出以外,其它欧洲国家在数字经济时代显然出于落后状态。而德国的强势产出,当然也提升它的欧洲话语权了,研究经济,我们一般研究看的是民生问题,其实我的观点有点不同,经济同样是国际政治权力的问题,德国经济好,德国在欧盟就有更多、更大的话语权,而现在法国在全球、包括在欧洲范围内的政治话语权下降,跟法国经济不行高度相关,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无需进行所谓的学术研究。

  我记得十年以前,跟戴炳然老师和一帮法国人在华东师大,讨论法国经济衰落的问题,法国人当时非常傲慢的挑战了戴老师的问题,其实戴老师的问题本身是善意的提醒。当时说到法国经济能力的时候,法国人强辩到,说我有TGV,的确,当时的TGV确实让他们自豪,但它的TGV现在跟我们的高铁怎么相比?我现在可以在高铁上躺着去北京,看书、工作不受影响。而从巴黎到日内瓦几个小时车程,它的TGV座椅空间还真是让人够受的。空客是法国的吗?它不是法国的,不过是总装在图卢兹罢了。同样,在下一轮经济当中,我的观点非常简单,就是人工智能大发展驱动的时代,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时代的竞争跟工业化时代的竞争是不一样的,谁跑在数据运用的前列,谁就赢得未来。在这点上,欧洲现在还不能做出有效行动,且也没有有效的行动能力,在教育,包括科研的范式上,欧洲的科研范式,典型地还停留在19世纪贵族大学的教育范式,可能在物理、材料、生物等领域有突出的成就和发明,但它依然不能培养所有的人进入数字化时代,大学还依然停留在历史、文化、生活方式的研究范式中,因此,现在的学生都愿意跑美国,在欧洲学不到未来的东西,学到的是历史与生活方式。

  欧洲现在的移民在整个欧元区里面12.2%,移民过来的人数字化水平更低,他们很难接受数字化的范式。因此,将这些人作为主要劳动力流入,将来欧洲靠谁来搞数字经济?而未来的问题是。越来越多的外来移民,没有接受很好的信息技术教育,欧洲如何发展?我们现在讲要把人工智能变成一个新的一级学科,他不是计算机,也不是统计,是一种综合学科。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相信欧洲数字化经济发展的困局是全局性的。欧洲对个人隐私权的过度保护,严重约束了它的个人的电子商务发展,包括企业的数据使用带来的经济增长空间。这点上与他们冥顽地坚持人权逻辑,接受移民是一模一样的,几乎是不可救药的,这会给欧洲的未来发展带来灾难。


阅读原文


作者|余南平(我校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中国欧洲学会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13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