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顾红亮:怎样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作者:     信息来源: 解放日报     发布时间: 2017-12-22
字体大小:A A A


  当下,常能听到看到“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这样一句话。其中有两个关键词:“中国智慧”和“贡献”。它关系三个理论问题:我们能为世界贡献什么样的中国智慧?该如何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以何种有效的方式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贡献理论实践历史智慧

  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贡献的中国智慧是理论智慧、实践智慧和历史智慧的统一。
  就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成果的国际传播而言,应当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讲好中国故事的前提是,故事要有内涵。当代中国故事的主要理论内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取得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行动指南。它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
  理论智慧的形成离不开实践智慧的支撑。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进行了艰辛的实践探索。改革开放之前近30年的实践和改革开放以来近40年的实践是统一的,“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二者都蕴含着社会主义的实践智慧。其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的背后,同样包含着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智慧。
  理论智慧和实践智慧都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富含历史智慧,为当代中国社会发展提供充足的精神养料。中华民族有着深厚文化传统,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思想体系,体现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积累的知识智慧和理性思辨。这是我国的独特优势。例如,我们可以借鉴古代的廉政文化,运用传统廉政智慧来推进当前的反腐倡廉建设,提高党的执政水平。又如,我国古代法制蕴含丰富的智慧和资源,中华法系在世界几大法系中独树一帜;中国古代大量鸿篇巨制中包含丰富的哲学社会科学内容、治国理政智慧。这些传统的法治智慧、治国理政智慧,可以为当前的依法治国实践、社会治理能力提升提供启迪。

实现智慧创获与智慧传播

  我们该如何为世界贡献这些中国智慧?这个问题涉及智慧的“得”与“达”问题。智慧的“得”,说的是智慧的创造和生产。智慧的“达”,说的是智慧的表达和传播。当我们说为世界、为人类贡献中国智慧的时候,既包含智慧的“得”,也包含智慧的“达”;既包含智慧的创获,也包含智慧的国际传播。
  在智慧的创获上,我们党的一个优势是走群众路线,善于运用各种渠道汇聚人民的心声和呼声,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由此,可以凝聚起全体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激发全社会的创造活力和发展动力,进而让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团结奋斗。新时代,我们既要汇聚人民的智慧,又要让人民收获智慧,让每一个人成为智慧的探索者。在此基础上,把中国智慧概括好、提炼好,使我们有更强能力为世界性问题的解决提供思路。
  在对外传播上,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郑重宣布: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这种“不输出”“不要求”体现了典型的中国智慧,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视国际传播。相反,我们要通过鼓励民间交流、促进“一带一路”合作等方式,让世界各国共享中国的发展机遇,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推动“四个体系”的建设

  在全球语境下创获中国智慧、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国智慧后,究竟以何种有效的方式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呢?有效的方式很多,主要的途径之一是让中国智慧进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和教材体系。
  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四个体系”的建设,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和教材体系的有机统一。我们提炼的中国理论智慧、实践智慧和历史智慧要以各种形式进入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和教材体系,以发挥持久的影响力。要从中国智慧中打造出标识性概念,提炼出新观点新判断,并把这些新的智慧以润物细无声的形式融入“四个体系”的建设。还可以把中国智慧纳入一个国际学术的前沿平台,进而转化成国际学术界的公共议题,成为世界性的知识系统和方法系统,逐步摆脱“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困局。
  总之,我们应该着眼于自身难题和重大世界性问题,提出中国的思路和方案,为人类政治文明进步、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以及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等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归结到一点,我们要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

阅读原文


作者|顾红亮(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8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