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学刊》李明洁:社会舆论、群体意志与话语互动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1-03
字体大小:A A A

本文的初衷是想对这样一个显著的社会语言事实进行实证性的考察和说明,即:流行语的语义是如何获得的,由其引发的社会舆论和群体意志又是如何实现的。我们选取了2008年至2011年间典型的若干流行语,以深度的个案访谈的形式,甄别流行语义获得的决定性因素和流行语义体制化的关键性动因。通过对调查结果的一般性观察,我们感到有可能也有必要对以下两个观点进行验证:第一,唯有个人之间情感的社会互动才能导致流行语义的实现。第二,使用流行语是个体的情感表征行为,同时又是群体的意志实践过程。这两个观点的将被证明可以有力地说明:情绪和意志的社会互动是流行语义获得和实现的必要条件,这既为流行符号意义的获得提供了切近的典型案例,又含蓄地指出:蕴含社会欲望的流行语的风行是一个社会“意志冲突和文化协商”的重要表征。

流行语作为一种流行文化,自然有其兴盛期和衰亡期,最终真正进入语言系统的毕竟是少数。但是,它们所表达的,是某个社会群体的历史叙述。“正是词汇的想象空间,使语言对象超越了过去经验之遗绪的有限性和短暂性。以文字形式固定下来的对象,进入了公共意义的领域,从而使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阅读这个作品,成为这个公共意义的潜在共享者”。流行语的“涵指”由于包含着情绪和意志的信息,成为公共舆论和普遍意志的载体,成为社会转型期当代中国最具底层价值的公共意义。

我们通过38份流行语质性访谈的样本分析,发现公众对流行语存在肯否双面的态度。我们从负面评价者着眼,发现:流行语只是特定言语社区的语言事实。性别、年龄和职业等因素并不影响人们的流行语使用,而信息接触和情感互动的频度和广度会直接导致人们对流行语的态度。我们接着着眼于正面评价者,发现:流行语通过群体内范例性的使用以及高频的社会互动,其语义尤其是体现情绪和意志的“涵指”得以定型。民间意志由此争夺到部分话语权和价值观,固化为以语言为形式的社会记忆。流行语义经由传媒转化为公众性的社会语言应用偏好,从而使社会意志得以表达。流行语的传播本质上是情绪和意志的社会互动,是一种表征行为和意指实践。

可见,尽管流行语所传达的民间文化是在部分民众中兴起的,但是这类群体化的言语行为是通过表征和意指实践构造出来的;因而具有意识体制化和社会实践的现实强力。流行语是一个正在进行中的解释的和意义的世界;表征过程的所有参与方(包括制作方和消费方)都卷入了流行语义的争夺,这种争夺是通过流行语在现实人群中的传播与抵抗来进行的,是各方协商和表征运作的结果。那些代表着民众情绪和意志的意义使得负载着它们的话语具有了优先流行的倾向。

至此,我们以实证的方式论证了流行语义这种附加在逻辑语义之上的一种感受性的文化涵义是如何从个人的主观情感和意志转化为体制化的客观社会现实的。在此论证过程中,塔尔德对于人格、模仿之于社会和文化具有体制化意义的观点,使得针对个人的同时带有比对性的特定群体的访谈,获得了方法论上的合法性。从而,不仅从理论上,同时从实践上为符号的公众意义乃至社会功能的获得提供了一个切近的典型研究案例。

(本文发表在《求是学刊》2013年第11期,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浏览次数: 43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