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与争鸣》李明洁:流行语:民间表述与社会记忆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12-15
字体大小:A A A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现阶段我国社会大众精神文化生活调查研究》(12&ZD012)和2013年度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作为实践性体裁的网络流行语研究》(2013BYY005)的阶段成果。发表在《探索与争鸣》2013年第12期。

最近七八年来,流行语的大量生成和借助网络的广泛传播,成为现阶段显著的语言事实和社会现实,无疑已是当下大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日常实践和民意舆情的直接表征

一、网络流行语:多样化空间中的民间表述

中国在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后,进入了更为艰巨的转型期,社会矛盾暗流涌动。媒体情势因此愈加微妙,两套话语系统的分化日益严重。我们从20082011四年间的体制媒体和网络媒体上每年各取前十个高频词语,明显可见,除“给力”外,皆无重复。

   体制话语与民间话语高频词语对照表(2008-2011

  《中国语言生活状态报告》(2008-2011):

北京奥运、金融危机、志愿者、汶川大地震、神七、改革开放30周年、三聚氰胺、降息、扩大内需、粮食安全新中国成立60周年、落实科学发展观、甲流、奥巴马、气候变化、全运会、G20峰会、灾后恢复重建、打黑、新医改方案、地震、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高铁、低碳、微博、货币战、嫦娥二号、给力、 “十二五”规划、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十二五”开局、文化强国、食品安全、交会对接、日本大地震、欧债危机、利比亚局势、乔布斯、德班气候大会     

    《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新周刊》《咬文嚼字》等(2008-2011)

囧、被自杀、山寨、很黄很暴力、俯卧撑、雷、很傻很天真、打酱油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死者情绪很稳定、哥X的不是X,是寂寞、躲猫猫、欺实马、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XX,你妈喊你回家吃饭、草泥马、跨省抓捕、拼爹、hold住、钓鱼、潜伏、偷菜、给力、二、浮云、蜗居、蚁族、亲、伤不起、hold住、我反正信了、坑爹、卖萌、吐槽、悲催、忐忑、郭美美、小悦悦、河蟹

二、社会记忆:流行语对于认知情感的型塑

流行语为当下舆情民意的形成提供了某些可资评议的“民本立场”和“主观细节”,并成为转型期社会记忆中带有民间立场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件。流行语的“意义空间”和“应用范式”不是一次就冲纳完成的,而是要经过多次的意义诠释、重组、再造与延展以及与之相应的使用尝试、协商与合作才最终成型。这一过程正是大众通过社会性的语言应用,固化“意义空间”和“应用范式”的过程,也正是社会记忆的成型过程。

依据流行的过程、强度和表现形态,可以把与流行语相关的社会记忆分为相关且层递的三种类型。

第一类是经由流行语而形成的“基础记忆类”的社会记忆。海量的点击、转发和选用在特定时间段内爆发,在复制性的传播过程中,流行语中的认知和情绪信息被再现、被教授和被理解,从而开始进入大众记忆的领域。第二类则是“创意记忆类”。这是在“基础记忆类”的基础上通过各种变异而形成的社会记忆,变异大多以“语义泛化”和“形式孳生”的方式呈现。第三类是经由流行语而形成的“固化记忆类”的社会记忆。流行语从言语系统进入了语言系统,成为特定语言中的“固化记忆”。这是以曾经的流行语进入权威语言工具书为标志的。“固话记忆”同时也标志着某个语言形式作为流行语的命运的终结。

三、当代“国风”:“小叙事”里的反讽与自启蒙

孔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诗经·国风》中,大多是这类歌谣。在漫长的封建专制下,许多歌谣背后的“小叙事”渐渐演变成为经学家们关注的“大叙事”,并深刻地影响了我们民族的“历史叙事”。在日趋现代化、民主化的当下中国,网络流行语虽然不能简单地解释为“以诗言志”,却毫无疑问地具有“兴、观、群、怨”的性质。流行语不论是从其民间性、现实性和批判性而言,还是从所针对的时代巨变和国家危机来看,都与《国风》,有着跨越数千年的呼应和共鸣。可以说,流行语就是当代中国的“国风”。

流行语可以被认定为网络时代的流言、谣言和都市传说。流行语最初是一种集体的负面情绪的宣泄,最终成为具有明显集群性的社会互动行为。它们具有相当一致的消极的叙事结构,针对的是社会环境中共同体验着的和困苦、死亡或恐惧相关联着的“情绪压力”,反映着市民阶层对于这些情绪的偏见、畏惧和攻击性。

流行语的解构本质促发了其“反讽”的功能。对于现实生活的极度反讽,成为流行语疗治现实创伤的重要手段。流行语就是借助每位实践者的个性化努力,将社会实践与道德审美结合起来,使之直接介入当下的生活。从这一层面上讲,流行语的发明和传播行为是一种“自启蒙”,是自我启蒙的苏醒,更是老百姓对老百姓的启蒙。

  总之,流行语作为具有网络时代特征的民间表述,为当下社会记忆的形成提供了可资评议的“民本立场”和“主观细节”。借助网络的大量生成和广泛传播,流行语逐步固化其“意义空间”和“应用范式”,形塑为当下民众社会精神文化生活的三类社会记忆。社会记忆的形成突显了网络流行语的历史正当性,促成了反讽和自启蒙的社会功能的实践。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全文:李明洁:流行语:民间表述与社会记忆.pdf

  

浏览次数: 729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