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 杨国荣:漫议“体验”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5-14
字体大小:A A A

    相对于外在的感知,体验与人的内在精神世界有着更切近的联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体验仅仅是空泛的心理感受,作为人的理解与感受方式,体验既关乎感性之身,又涉及理性之心,既基于个体的生活经验与社会阅历,又折射了人的社会历史背景(包括沉淀于语言形式中的文化成果)。进而言之,以理解和领悟世界的意义与人自身的意义为实质的指向,体验同时蕴含认识论、本体论、价值观念、审美趣味等多方面的内容。从对象世界的沉思,到存在意义的追寻,体验展开于人“在”世的具体过程。

    体验包含认知,但又不限于认知。狭义上的认知以事实为对象,体验则同时指向价值,其内容涉及主体的意愿、价值的关怀、情感的认同、存在的感受,等等。作为把握和感受世界与人自身的方式,体验首先为与“身”或“体”(躯体)的联系,并和个体的特定存在相关联。《淮南子》在谈到圣人与道的关系时曾指出:“圣人以身体之。”这里的“体”意味着体验或体认,“身”则表征着个体的具体存在,“以身体之”,表明对道的把握总是渗入了某种体验,而这一过程又无法离开基于“身”的具体存在。日常语言中所谓“切身体会”,也十分形象地表达了以上关系。按其本来形态,“身”既具有个体性,又呈现感性的规定,以道为指向的体验,则包含着普遍的内涵与理性的品格;体验与“身”的不可分离,使之在实质层面表现为个体与普遍、感性与理性的统一。

    在“以身体之”等形式下,体验往往具有返身性的特点。在孟子看来,对形上之天的把握,并不是一个向外追求的过程,它更多地借助于自身的体悟。同样,朱熹也肯定为学工夫的返身性:“不可只把做面前物事看了,须是向自身上体认教分明。”

    在返身的形式下,个体并非简单地接受外在的意见、观念,也非着重于知识的外在传递。体验的返身性、切己性最后落实于个体自身的理解、领悟和感受:“反求诸己”总是逻辑地导向“实有诸己”。体验既是一种活动,也涉及认识的成果。由个体的体验而达到的精神形态,同时赋予体验以自我意识与反思意识的内涵。自我意识不仅以个体自身为指向,而且包含自觉之维;反思则意味着拒斥无批判的盲从。以自我意识与反思意识为内在规定,体验不仅体现了与“身”的联系,而且在更深刻的意义上展示了自觉的批判意识。

    “反求诸己”与“实有诸己”相互关联,使体验不同于抽象的概念或逻辑系统。事实上,体验的返身性、切己性,既将体验与人的整个生命融合在一起,也使之无法与人的生活、实践过程相分离。伽达默尔已注意到这一点,在他看来,“每一个体验都是由生活的延续性中产生,并且同时与其自身生命的整体相联”。与生命存在的融合,使体验扬弃了抽象、外在的形式;与生活过程的联系,则既使体验获得了现实之源,也使之呈现过程性。以生命存在与生活过程的统一为本体论的背景,体验超越了静态的形式,展开为一个在生活、实践过程中不断领悟存在意义的过程。

作为把握世界与认识人自身的独特方式,体验同时从不同的方面展示了人的内在能力。以“身”与“心”的交融为前提,体验首先体现了沟通个体与普遍的能力:“身”作为特定生命存在的确证,具有个体的品格,“身”直接所面对、指向的,也是特定的对象。然而,“以身体之”所达到的,往往是普遍之道,而不限于个体性的规定,这里无疑展示了某种从个体中把握普遍的力量。“身”同时又表现为感性的形态,而以存在意义的理解、领悟为指向的体验则不同程度地蕴含理性的内容,与之相应,“以身体之”又显示了扬弃感性与理性对峙的趋向和能力。作为特定的生命个体,人具有有限性,他所处的各种境遇,也呈现暂时性,然而,在体验中,时间往往超越了过去、现在、未来的分隔和界限,有限境域中的触发,可以使人感受无限;瞬间的领悟,可以使人领略永恒,如此等等。要而言之,从理解世界与理解人自身的层面看,体验表现了人达到个体与普遍、理性与感性、有限与无限统一的内在力量。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 杨国荣   

《中国社会科学报》 日期:2013513日 版次:A06

浏览次数: 79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