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观察|齐卫平:十九大报告多出的第二部分,讲了什么内容,用意何在

作者:     信息来源: 上海观察     发布时间: 2017-11-16
字体大小:A A A


  2017年7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发表讲话中,首次提出“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思想,成为一个新的理论概括。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重大政治判断为依据,揭示了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需要加以认真学习和领会。


新时代的历史使命来自于中国共产党人接续奋斗的责任担当

  习近平总书记作的报告全文32000余字,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提出了一系列重大政治判断、重要战略思想和重要理论观点,是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

  由十三个部分构成的党的十九大报告,相比党的十七大和十八大报告多了第二个部分,即“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部分中,从十月革命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中国共产党的创立讲起,以三个“深刻认识到”概述了党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奋斗历程,占了一半篇幅的分量。这些内容,以往一般都是党中央领导人在庆祝中国共产党诞生的纪念大会讲话中进行阐述,而不属于党代会报告的范围。那么,这次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要列出一部分阐述这些内容呢?

  仔细阅读就会发现,习近平总书记之所以要阐述党的诞生及其历史实践,是要引出“四个伟大”的历史使命。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首先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一条主线,串连起中国共产党浴血奋斗、艰辛探索的整个进程;然后又以“四个伟大”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关键时期的历史使命,从而将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思想追溯和实践动力,嵌入到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之中。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贯穿于党的全部实践的历史使命。习近平总书记说,九十六年来,“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我们党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然而,实现这个目标“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全党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引出了新时代党接续奋斗的现实担当。习近平总书记正是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为核心来阐述“四个伟大”,指出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必须建设伟大工程,必须推进伟大事业。这样一个理论阐述逻辑表明,“四个伟大”昭示了中国共产党人历史使命的新时代责任担当。“使命呼唤担当,使命引领未来”,在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新征途上,出色完成“四个伟大”的任务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四个伟大”的集成概念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判断

  一个新概念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而不在别的时间提出来,自有道理在里边,换句话说是具有规律性的。“四个伟大”是个集成概念,它形成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进程中,体现着进入新时代的使命要求。

  从“四个伟大”包含的具体概念提出时序来看,党的建设伟大工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两个概念由来已久,“具有许多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是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而以“伟大梦想”揭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夙愿,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结束后不久阐述党奋斗目标形成的新概念。2016年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大会公报中指出:“为更好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经受‘四大考验’、克服‘四种危险’,有必要制定一部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准则”。这里已经很清楚地提到了“三个伟大”的意思,但没有成为正式的概念,因而当时亦未形成理论的热点聚焦。

  习近平总书记7.26讲话中将“伟大梦想”补充加上后,“四个伟大”就成为明确的概念。“四个伟大”概念提出的这个时序隐含着一个道理,即这“四个伟大”虽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十八大履新之初就已经成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内容,但却不是从一开始就明确的系统战略。“四个伟大”概念在党的十九大前后集成,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大政治判断紧密相联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这个新时代,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时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不断创造美好生活、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是全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从这样一些角度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涵义,显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是精准把握我国社会发展历史方位的一个重大政治判断。

  认识“四个伟大”的深刻涵义,必须将这个集成概念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判断相结合。显然,“四个伟大”中,无论哪一个“伟大”都不是今天才开始的,每一个“伟大”都留下了几代共产党人的奋斗足迹。然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四个伟大”不仅构成集成的系统战略,而且面临着不同于以往的新环境,担负着相比过往历史更为艰巨的任务。“四个伟大”要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展现新气象新作为。


“四个伟大”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中央治国理政的顶层设计

  当“四个伟大”作为一个集成概念正式形成后,许多研究者集中于阐述“四个伟大”的内涵是什么,而忽视了去思考它是什么层面上的概念。这是概念的属性界定问题,假如对此缺乏思考和研究,就会限制对“四个伟大”认识的深刻程度。

  弄清楚新概念的属性界定十分重要。党中央治国理政实践中形成的重要概念都有明确的属性界定。以党的十八大以来两个重要概念为例,一个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的概念,它的属性界定是国家建设总体布局;另一个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的概念,它的属性界定是党中央治国理政的战略布局。十九大报告中将“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都纳入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框架之内,“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是‘五位一体’、战略布局是‘四个全面’”。

  现在的问题是,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已经明确提出了“四个全面”的概念,为什么还要提出“四个伟大”新概念?“四个伟大”与“四个全面”究竟是什么关系?

  “四个伟大”与“四个全面”两个概念从内容上看有明显的兼合交融,但它们是不直接对应的两个概念,主要区别有两个方面。其一,“四个全面”作为战略布局,是党中央对工作部署进行的总体规定,相对而言比较具体一些,而“四个伟大”则是对引领发展作出提纲挈领的方向导航,更显示宏观性。“四个伟大”的提纲挈领,意味着它不仅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五年党中央治国理政创新实践的经验提炼,而且是部署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党和国家全部工作的思想指南,是引领中国和中华民族在正确、健康、顺利的轨道上继续砥砺奋进的行动纲领。其二,两者在概念的属性界定上有区别,如果我们把战略布局作为“四个全面”概念的属性界定来认识的话,那么,“四个伟大”概念属性可以界定为思考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时代重大课题的顶层设计。

  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在一系列重要讲话中多次提及要注重“顶层设计”,顶层设计是科学思想方法的实践转化,表现为党中央运用系统和整体思维对治国理政作出的谋划。从顶层设计界定“四个伟大”的概念属性,有助于深刻认识它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动纲领的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

  从邓小平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提出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推向21世纪,再到胡锦涛总书记领导下党中央在接续奋斗中续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新篇章,作为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主题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在不断深化。一个阶段产生一番景象,一个起点形成一种担当,一项战略促进一次作为,不断前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到今天,进一步开辟发展新境界,必须要把顶层设计这个事情提到议程上来。

  改革开放以来,历经几十年国际范围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信息网络化、技术高端化、安全复杂化的深刻变动;历经国内社会经济体制和社会结构转型、阶层群体和生活方式多样化、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改进的巨大变化;时间维度上纵跨20、21两个世纪,空间维度上横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建设各个领域。今天中国大地上呈现的特色社会主义,既迥然不同于1978年改革开放起步时的状况,也大不同于跨进21世纪初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了。以2012年党的十八大为历史新起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率领全党全国人民砥砺奋进,五年里的显著成就创造的历史性飞跃,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生机活力和不断开拓发展的新境界。“四个伟大”新概念在这个大背景和大逻辑下被揭示出来,昭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一个开创性的新时代到来。

  邓小平被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创新探索,离不开他富有政治远见的谋划和果敢魄力的设计。以后的实践充分证明,邓小平为中国设计的社会主义建设之路决定了中国的命运,这条路一直走到现在。然而,改革开放即将40年过去了,先期为解决不发展问题而形成的招数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有的早就失效,有的发生变化,有的遇到尴尬,有的难以为继。就像吃完好吃的肉就剩下了难啃的骨头,深入发展的改革开放因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矛盾新问题而必须作出改变性的应对。这就对党中央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了进行再设计的战略要求。这样的再设计不是凭空而来,它以实践积累为基础,以问题意识为导向,以人民期待为中心,以社会共识为聚焦,由此形成的“四个伟大”,正是体现了党中央治国理政的顶层设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有了“四个伟大”的顶层设计而具备了获得伟大胜利的保证。


阅读原文


作者|齐卫平

来源|上海观察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32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