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陈红娟:马克思恩格斯怎样预见中国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8-06-19
字体大小:A A A


  当中国人民还根本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的名字时,这两位思想家已经开始关注、研究中国的国情,并科学预测了中国革命的发生、“中国社会主义”的到来及其独特性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肯定中华文明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科学预见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出现,甚至为他们心中的新中国取了靓丽的名字——“中华共和国”。事实上,中国是马克思、恩格斯在理论研究和革命实践中长期关注的国家。无论是阐述唯物史观的重要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还是在阐述共产主义理论的标志性文献《共产主义原理》《共产党宣言》中,都可以看到他们对中国社会状况的整体把握与深入反思。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当中国人民还根本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的名字时,这两位思想家已经开始关注、研究中国的国情,并科学预测了中国革命的发生、“中国社会主义”的到来及其独特性。那么,马克思、恩格斯为何会关注中国?在有关中国的预见中,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必然在变革中获得重生”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无产阶级新世界观的历史使命决定了处于遥远东方的中国成为关注的对象,也促使他们对中国问题进行分析和评价。
  1848年欧洲革命失败,工人运动陷入低潮,马克思、恩格斯开始总结革命的经验和教训,用世界历史理论审视资本主义的扩张。他们深入考察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理性分析资本主义世界扩张的趋势和规律,密切关注世界被压迫民族革命斗争与民族解放的命运,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制定策略和原则。
  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打开中国这个“最后一块世界市场”,将殖民扩张的魔爪伸向了古老的中华帝国。以英国为首的列强先后发动两次鸦片战争,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情况,为马克思、恩格斯分析世界历史理论及无产阶级革命问题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那时,西方的一些人受资产阶级利益等束缚,站在侵略者立场上,对鸦片战争、中国革命等重大问题持有偏见。有人预言中国必然分崩离析,有人甚至提出中国应主动“将这片国土作为殖民地拱手让给他人”。与这些人完全不同,马克思、恩格斯突破西方中心主义的束缚、超越狭隘的民族利益,站在国际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立场上,运用唯物主义历史观与辩证法驳斥了西方社会的种种言论。
  针对一些西方媒体将鸦片战争的原因归咎于“中国人的挑衅行为”,马克思、恩格斯尖锐地指出西方媒体的这种虚假性,认为它们“都被黄金的链条和官方的链条同政府紧连在一起”。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指出,英国的借口是毫无根据的,“英国人控告中国人一桩,中国人至少可以控告英国人九十九桩”。他们还热情歌颂中国人民反抗外来入侵者的勇气,支持中国人民开展正义之战,认为中国人的反侵华战争是“一场维护中华民族生存的人民战争”。
  同时,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中国革命的种种论断和预言,已经被中国历史进程所证实:
  一是,预言西方列强运来的“鸦片没有起催眠作用,反而起了惊醒作用”,中国必然在变革中获得重生。
  二是,高度评价中华文明对人类的贡献,指出火药、指南针和印刷术的发明具有光辉历史意义,是西方资产阶级发展的必要前提。马克思、恩格斯预言,中国革命会使世界“看到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中华民族必然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东方。
  三是,认为中国的革命必然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将把火星抛到现今工业体系这个火药装得足而又足的地雷上,把酝酿已久的普遍危机引爆,这个普遍危机一扩展到国外,紧接而来的将是欧洲大陆的政治革命”。

“中国社会主义”独具特色

  马克思、恩格斯还根据世界历史发展的规律,深刻地指出“中国社会主义”必将独具特色。
  早在1850年,马克思、恩格斯就根据中国存在一部分人贫穷和另一部分人富有的现象,以及革命者要求重新分配财产,甚至要求完全消灭私有制的情况,肯定“中国社会主义”必然出现。同时,他们强调了中国社会主义的独特性,认为“中国社会主义”之于欧洲社会主义,也许就像中国哲学与黑格尔哲学一样。黑格尔哲学与中国哲学由于文化土壤不同而迥然相异,“中国社会主义”与欧洲社会主义也必然因为历史传统、经济状况、文化习惯的不同而各具特色。
  马克思恩格斯用这样一个比喻揭示出一个重要的规律,即一个民族由于历史文化传统迥异,其形成的社会主义道路也必然有所差异。各国社会主义实践不可能也不应当是一个模式。中国人将来搞的社会主义,必须契合中国的历史经验、文化特征和基本国情。
  历史证明,无论是社会主义理论还是社会主义实践,在中国的发展中都已形成自己的特色。理论上,自社会主义学说进入中国,中国人便尝试用“中国话语”予以解说、发展与创新。实践上,中国共产党人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的艰辛探索,找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印证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在实践发展中必然是多样性的论述,证明了不同国家要结合本国国情探索适合本国发展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一真理。
  总之,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强大生命力和持续影响力,并不仅仅在于它能够在已发生的历史中提炼出反映社会发展规律的结论,还在于以这种规律性论断为基础展开的预言与论断在现实世界中被不断验证。完全可以说,今天我们依然生活在马克思主义所预言的世界中,马克思没有过时,马克思主义始终闪耀光芒。

阅读原文


作者|陈红娟(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27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