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讲堂|吴遵民、吴冠军:如何将这七本书作为你的“爱情指南”?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8-05-10
字体大小:A A A


  爱情,一个永恒的命题。在张爱玲的小说里,在汤显祖的戏曲里,在张国荣的歌声里……爱情不断地得到不同的诠释。作为华东师范大学2018年度“校园阅读主题日”活动的教育学部专场,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联袂政治学系教授吴冠军,在丽娃河畔展开了一场“爱的教育”。“《简·爱》是一本女生必读的书,而男生应该看看《约翰·克里斯朵夫》。”通过对三本文学经典作品的解读,吴遵民从浪漫故事中解读“爱”,同样通过三本哲学经典作品,吴冠军则从哲理彼岸审视“爱”。被趣称为“丽娃二吴”的两位教授和在场的学生们一起谈谈柏拉图式的爱情,聊聊萨特与波伏娃的爱情故事,讲讲与“爱”有关的一切,弹奏了一曲“爱的多重奏”。

 

华东师大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

  

吴遵民:爱的人生思考,女生必读《简·爱》,男生推荐看《约翰·克里斯朵夫》


  德裔美籍心理学家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一书中,曾说“多数人宁愿把爱当成被爱的问题,而不愿当成爱的问题,即不愿当成一个爱的能力问题。”就弗洛姆而言,爱是需要学习的一种艺术。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吴遵民显然也认为爱是一种可以学习的能力。通过阅读,书本让人对人生进行思考。在这场讲座中,他推荐了三本文学经典著作《简·爱》、《约翰·克里斯朵夫》和《失乐园》,通过这三本书吴遵民和在场的学生们进行了一场关于爱的人生思考。

  

德裔美籍心理学家弗洛姆著作《爱的艺术》

  

  在讲座中,吴遵民推荐的第一本经典著作,是《简·爱》,他说这是一本女生必读书。《简·爱》是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具有自传色彩的长篇小说。讲述了具有身份差距的一对男女的爱情故事。女主角是从小成为孤儿的简·爱,后来成为了桑菲尔德庄园主罗切斯特家的家庭教师,并最终成为了罗切斯特的妻子。吴遵民推荐这本小说,因为它代表着女性追求心中的爱时的自尊、自强、自爱,是一名女性在爱情中自我意识的表现。在拜金主义盛行的今天,如何像简·爱一样,对罗切斯特说“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彼此平等——本来如此。”要寻找爱情、获得爱情,首先要提高自身的素养。

  

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长篇小说《简·爱》;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以贝多芬为原型写下的长篇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

  

  女生必读《简·爱》,针对男生,吴遵民则推荐了《约翰·克里斯朵夫》。《约翰·克里斯朵夫》一书是法国作家罗曼·罗兰以贝多芬为原型写下的长篇小说,并在1915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贝多芬或者说克里斯朵夫正是罗曼·罗兰塑造的一个心明眼亮的英雄。在贝多芬的时代,音乐只作为歌功颂德或调剂生活的备用品。而贝多芬浸染于血液中的反抗精神却驱使他创作了一首首令人震撼的时代强音,而他的音乐无疑受到了贬低和打压。但贝多芬并没有屈服。吴遵民说,作者正是透过克里斯朵夫,一名音乐家忐忑的一生,告诫我们一个人的人生道路很长,其中会遇到相当多的挫折。面对挫折切不可惶惶不可终日。

  

吴冠军:爱是“二”的真理,“我的眼里只有你”并不是真正的爱情


  在讲座现场,政治学系吴冠军教授同样推荐了来自两位当代哲学大师的三本哲学著作,阿兰·巴迪欧的《爱的多重奏》、齐泽克的《事件:哲学在路上》以及由两人合著的《当下的哲学》。在三本著作中,两位大师谈论了一个共同的主题“爱”。 

  吴冠军认为,爱是可以从哲学的角度被理解的,因为爱与哲学具有同源性。从哲学角度来理解爱,“爱”讲述的是“二”的真理。在巴迪欧的语境中,“二”代表着绝对差异,“二”意味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两个个体之间永远存在着本体论差异。在爱中,一个个体从原本的“一”,进入到“二”的场景,不再是一个孤独的个体。进入到“二”的场景,在哲学家看来,人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再也不是从一个人的视角看问题,而是从两个人的视角看世界。爱情要求两个相爱的个体共同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因此,吴冠军说,在哲学家看来,“我的眼里只有你”并不是真正的爱情。“二”的真理需要双方共同进行创造。

  

阿兰·巴迪欧的《爱的多重奏》、以及与齐泽克合著的《当下的哲学》

  


爱的历程不能止于获得爱情,要在时间的磨砺中实践爱


  爱是“二”的真理。进入爱、获得爱具有一个可以被标记的过程。吴冠军认为,爱的初遇是一个偶然性事件。齐泽克在他的《事件》一书中,将“事件”定义为“涉及的是我们籍以看待并接入世界的架构的变化。”爱情的出现正是这样一个毁灭原本单独个体叙事架构,进入“二”的世界架构的“事件”。  

  当爱一旦出现以后,把握爱的奇迹,将概率事件上升为一个真理,需要经历“爱的宣言”——简单的“我爱你”三个字。巴迪欧说“二”是绝对差异,意味着我和你绝不可能指向同一事物,要结合我和你,唯有通过奇迹的“爱”。通过爱的宣言,才有可能将偶然发展成为一段永恒。  

  吴冠军认为,爱的历程并不能止于初遇,不能止于获得爱情。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在获得爱情之后、在达成爱的宣言以后如何走下去。爱与时间结合在一起。在时间的磨砺中,才能实践爱。“在一起”是一项挑战。面临婚姻、面临家庭,我们是否有能力进入爱情的下半场?爱初遇的瞬间不可能完成爱的永恒。

  

华东师大政治学系教授吴冠军认为,爱的历程要考虑的是在达成爱的宣言以后如何走下去

  

解读《失乐园》,欲望是虚假的存在,爱才是真理


  《失乐园》是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所著的小说,小说发表时就在日本社会引起了相当多的讨论与研究。在日本学习工作11年,拥到神户大学教育学博士学位的吴遵民认为,这本小说直击了日本社会的伦理观。书的男女主人公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上邂逅,进而发展成婚外情。由最初两人对性爱的渴求转而深化为极致的情爱。完成了由性爱走向爱情的通路。但是主人公的爱情是不被日本社会的伦理所允许的。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两人的爱情破坏了日本以稳定家庭关系塑造起来和谐景象。最后两人服毒殉情。

  对于《失乐园》中由欲生爱的情感通路,吴冠军表示了否定。他说在哲学家这里,这一通路是不能达成的,相反只有通过爱才可能达成性的完美。这一论点,齐泽克、巴迪欧达成了共识,欲望是虚假的存在,爱才是真理。爱与欲不能共存,这两者拥有完全不同运行机制。欲望对象是部分的,最终欲望还是个体的,是一个人与自己的自足。而在爱的视野中,永远都是一个整体,共同创造美好的“二”的真理。虚假的欲望永远也不可能成就真实的爱情。

  

日本作家渡边淳一著小说《失乐园》

  

恋爱犹如行政政策,婚姻才具保障法律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两位嘉宾和在场的听众一起交流了关于萨特和波伏娃之间的爱情,柏拉图式的爱情等问题。围绕爱情的契约,再次展开了讨论。 

  吴冠军教授回顾了婚姻的起源,在古代氏族社会时期,部落之间政治交往导致了婚姻的产生。婚姻是维系部落间关系的保障。从婚姻的起源来看,婚姻可以是被安排的,它与自由恋爱之间具有很大的不同。相反,在现实生活中,常常有真爱不足,契约来凑的情况。日本社会中,假面夫妻、僵尸型婚姻的出现就是一种现实表现。婚姻只是成为了要求承担责任的一种契约形式。在萨特和波伏娃身上,两位杰出的哲学大师在他们的时空中追求的正是不被外在标准、不被婚姻束缚的爱情。因而,重新审视柏拉图式的爱情,柏拉图所提倡的“世界上的唯一真实是理念的真实。”,理念的爱情所要追寻的纯粹的爱情比欲望更高尚、更具力量。  

  而吴遵民教授,则大力地赞成婚姻。说自己晚婚、晚育的吴遵民在讲座现场和在场的同学们分享了经营爱情的心得。面对婚姻,吴遵民认为婚姻是性爱与情爱的高度融合。他说婚前的阶段越长越好,越甜蜜越好,但是一旦当恋爱达到顶点就应该要考虑步入婚姻的殿堂。吴遵民比喻说,恋爱就好像是行政政策,而婚姻才是具有保障作用,是对爱情的认可。 

  短短2个小时的爱情激辩不能罗列所有爱的可能,不能穷尽爱的理论,却从多个方面展现了爱的多重奏。无论是在文学中,还是在哲学里,爱情一直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纯粹的爱情不仅是理论的力量,当然也应是实践中的向往。所以才有了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的千古绝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亦或是张爱玲笔下的“阳光温热,岁月静好,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

  

阅读原文


记者|童毅影 袁琭璐

来源|文汇讲堂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2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