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崔珩 冯绍雷:中亚国家权力交接中的“哈萨克斯坦特色”

作者:     信息来源: 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03-21
字体大小:A A A



  3月19日,自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执政近三十年的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决定提前结束其总统职权。作为世界各国现任领导人中在职时间最长的政治领袖,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自然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和诸多讨论。虽然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显得有些突然,不过从近几年他的种种举措来看,哈萨克斯坦最高权力以这种可控的方式完成交接是纳扎尔巴耶夫多年来深思远虑、从容部署的结果。


哈权力交接更平稳可控


  事实上,随着年事日高、当年的老伙伴一个个离去,政治领导人更替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纳扎尔巴耶夫悄然部署着领导权的有序更替。他先是在2015年任命其长女担任副总理,引发外界猜测其倾向于家族传承,现在来看当时的传言并非属实。2018年6月,长期追随纳扎尔巴耶夫的议长托卡耶夫表示,“不相信纳扎尔巴耶夫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至少透露了纳扎尔巴耶夫的心计。仅仅一个月后,哈萨克斯坦通过了国家安全会议的法案,规定纳扎尔巴耶夫终身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且国家安全会议及主席的决定属于强制性命令,哈萨克斯坦国家机关、组织和官员必须无条件执行。今年2月,纳扎尔巴耶夫曾经向宪法委员会咨询有关总统辞职的详细规定。就在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职的前夕,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长时间电话交谈,由此可见,纳扎尔巴耶夫对于政治权力交接有过长期周密的考虑与部署。

  俄罗斯媒体认为纳扎尔巴耶夫的离任方式效仿叶利钦。两者均是在下一次总统大选前的一年突然宣布辞职,以电视讲话的方式向国民告别。不过,纳扎尔巴耶夫的安排无疑争取到了更多的回旋空间:继续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能够继续影响哈萨克斯坦的重要决策,并以更加超然的身份实施国家发展战略;同时,在纳扎尔巴耶夫保驾护航下,托卡耶夫可以在宽松的环境中接掌国家权力。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期,中亚国家权力交接问题长期扰动国际视听,是中亚各国领导人不得不面对的难题。吉尔吉斯斯坦按照西方的国家模板完成政治转型,被西方国家吹捧为“中亚的瑞士”,但是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权力和平交接一直到2017年才得以实现。相比而言,中亚其他国家在宪政构建方面或多或少依据本国特点,并借鉴其他国家的优长,这些国家的权力交接则相对顺利。例如,土库曼现任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前总统尼亚佐夫突然病逝后接掌国家,虽然土库曼斯坦政治精英的内部斗争激烈,但是国家整体维持稳定。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逝世时,外界十分担忧乌兹别克斯坦在权力交接过程中发生意外的事件,然而,在米尔济约耶夫治理下不仅各种改革措施得到民众支持,而且乌兹别克斯坦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大大改善。与其他中亚国家相比,在纳扎尔巴耶夫的设计下,哈萨克斯坦的权力交接更加可控、更加平稳。

  纳扎尔巴耶夫的主动辞职有利于实现总统权力平稳过渡,得益于权力交接的一系列制度保障和纳扎尔巴耶夫的崇高威望,哈萨克斯坦出现混乱乃至动荡的可能性不大。这一局面首先应该归功于纳扎尔巴耶夫的政治智慧。在他领导下,哈萨克斯坦依托丰富的油气资源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哈萨克斯坦2050”国家发展战略,着眼于抢占绿色经济、创新经济的高地。在对外政策方面,纳扎尔巴耶夫将哈萨克斯坦转变为一个开放的国际政治空间,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美国、欧盟保持较为平衡的关系。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本人亲自推动“一带一路”对接欧亚经济联盟,中国对哈投资项目共51个,总投资额超过270亿美元,成为哈萨克斯坦交通基础设施的最大投资国。除此之外,哈萨克斯坦通过阿斯塔纳进程促进叙利亚和平,试图协调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发起创建亚信会议,在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内发挥关键作用,在纳扎尔巴耶夫努力下,哈萨克斯坦已经成为超越地区影响的国家。


中亚国家自我认知提升


  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的发展历程以及政治权力交接,也反映出一些值得我们思考的趋势:

  第一,哈萨克斯坦政治权力交接方式是世界发展多样性在哈萨克斯坦的具体表现。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谨慎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依据本地的政治传统,构建起一种以个人魅力为核心的政治制度,包括政治权力交接过程中纳扎尔巴耶夫的个人因素至关重要。

  第二,冷战结束以来,外界对中亚地区的国际影响出现了许多新的思考,布热津斯基将中亚视为黑洞,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中亚国家是世界历史的中心。今天中亚的重要性空前加强,中亚的重要性取决于其位于各大国战略利益交汇的衢地,中亚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刺激到大国的敏感神经,这便是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辞职引起世界舆论高度关注的原因之一。

  第三,近些年来,随着领导人更替过程推进,可以明显感觉到,中亚国家的自我认知和聚合力增强,中亚国家内部的自我合作意识有所提升,这一现象为今后周边国家与中亚合作提供了新的视角。

塔斯社用“时代的终结”形容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不过对于中亚国家来说,老一代领导人的谢幕恰是中亚国家新时代的开始。


阅读原文


作者|崔珩(我校俄罗斯研究中心博士)冯绍雷(我校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50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