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观察|赵厚均:《诗经》的春天里:黄鹂、桃花、杨柳与恋歌

作者:     信息来源: 上海观察     发布时间: 2017-03-15
字体大小:A A A


  雨水刚过,天空仿佛就清朗起来,原本光秃秃的树枝悄然萌生出蓓蕾,梅花已在如火如荼地绽放,春天的脚步渐渐近了。遥想远古的先民们,从冬天的阴晦中走出,面对明媚的春光,该有多么的惊喜。“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在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我们能够听到他们欢快的歌唱。



黄鹂声声春意浓


  大诗人杜甫的祖父杜审言有两联写初春的诗极好:“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晴光转绿蘋”,淑气就是那暖阳与和风带来的春天的气息;黄鸟也叫黄莺、黄鹂,又叫仓庚。梅花开了,柳叶舒了,晴光摇曳,萍藻浮泛,我们的大歌唱家黄鸟该登场了。“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葛覃》)“睍睆黄鸟,载好其音。”(《凯风》)“交交黄鸟,止于桑”(《秦风·黄鸟》)“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仓庚喈喈,采蘩祁祁。”(《出车》)“喈喈”、“睍睆”、“交交”都是形容声音的清和婉转。物候触处皆新,黄鹂百转千回,是《诗经》里动人的乐章。那悦耳动听的歌声,不绝如缕,在诗国的长廊里回荡。据说唐人戴颙曾于春日携双柑斗酒出游,就为了听黄鹂的歌唱,因为鹂声是“俗耳针砭,诗肠鼓吹”(冯贽《云仙杂记》)可以医治尘俗的听觉而使之高雅,如乐器合奏能够激发诗兴。于是杜甫在江畔独步寻花时,吟出“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在瞻仰武侯祠时,感慨“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还有那“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更是写出春天生机勃发的气息。在滁州西涧,春潮带雨的夜晚,韦应物信步闲吟“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到江南,杜牧更感受到阔大的气象,“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连杜丽娘偷闲牡丹亭畔一游,亦觉“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喜听“呖呖莺声溜的圆”。只有那独处深闺的思妇,才不愿听黄鹂唱歌,“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金昌绪《春怨》)山水诗的鼻祖谢灵运登楼眺望,写下如有神助的名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那在柳树上歌吟的鸟儿说不定就是黄鹂呢。


桃花朵朵别样红


  《礼记·月令》中说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华,仓庚鸣”。《诗经》的春天也是从桃花开始的。《周南·桃夭》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夭夭,钱锺书《管锥编》解释为“花笑”,有诗为证:“桃花开东园,含笑夸白日”(李白《古风》)、“夭桃唯是笑,舞蝶不空飞”(李商隐《即目》)。灼灼,火光也。桃花红艳,望之如火,故云。诗句写春天的桃花盛开,繁盛鲜艳,让人想起正当妙龄的女子,进而联想到她出嫁后生活和和美美,幸福美满。这就是朱熹所说的“兴”,不过在这里应该也有“比”的成分在内。闻一多说:“桃花色最艳,故以取喻女子,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诗经通论》)在《诗经》的其他篇章里,也有以浓艳的桃花比喻美貌女子的,如“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召南•何彼禯矣》)齐侯的女儿王姬禯华如桃李。后世这样的比喻就很常见了,如晋·陆云《赠顾骠骑诗》:“在虞之胄,实惟有姚。颖艳玉秀,华茂桃夭。”唐·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宋·陈师道《菩萨蛮》词:“玉腕枕香腮,桃花脸上开。”春天就是桃花与美人交相辉映的日子呵!


杨柳依依传情意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李清照《蝶恋花》)初生的柳叶细长如媚眼,随风飘荡,最能触动诗兴。水逐桃花去,春随杨柳来。有人做过统计,柳树在《全唐诗》中,共出现了3463次;在《全宋词》里,共出现3760次,都高居植物出现频率的榜首。不过在《诗经》里却例外,柳树只出现过6次,《菀柳》篇题与正文共3次;《小弁》1次:“菀彼柳斯,鸣蜩嘒嘒”,说的是茂盛的柳树里蝉鸣叫得很欢,已是夏日的光景了;还有1次是《东方未明》中,“折柳樊圃,狂夫瞿瞿”,柳枝竟摧折于狂夫之手。不过这毫不影响柳树在诗国春天的地位,因为还有一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采薇》),写活了春日艳阳里青青柳条随风飘拂,如牵人行色,不忍使其离去之状,开出后世无限诗意。浩浩阳春发,杨柳何依依。不说那久成故实的折柳送别,且看庾信把桓温种柳的典故演绎成凄婉的辞句:“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枯树赋》),柳树今昔的对比,寄寓着庾信滞留北方的乡关之思。南齐名士张绪也与柳树接下不解之缘。《南史·张绪传》载:“(张)绪吐纳风流,听者皆忘饥疲。……刘悛之为益州,献蜀柳数株,枝条甚长,状若丝缕。时旧宫芳林苑始成,武帝以植于太昌灵和殿前,常赏玩咨嗟,曰:‘此杨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时。’”不说人似柳,却说柳似人,真是出人意表的比喻,张绪的风流神采可以想见。这都不得不归功于那一句“杨柳依依”。


恋歌声声关雎中


  春天不只是黄鹂的歌喉婉转和桃红柳绿,还有那万物灵长的人穿梭其间,吟唱出深情绵绵的恋歌。在雎鸠关关的鸣叫声中,妙龄女子采摘着荇菜初生的嫩叶,她左边采呀右边择,忙个不停,或许是路过此地的君子目睹此景,不觉迸出了最早的情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春阳遍地,柔桑摇曳,在其间劳作的女子忽然想到将要嫁入夫家,远离父母,不觉有了几分伤感之情:“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豳风·七月》)有女怀春与女心伤悲仿佛是一对孪生兄妹,扰动人的心弦。“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蕳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郑风·溱洧》)三月上巳,日暖风和,草长莺飞,春冰已泮,桃花水涣涣流淌,男男女女手持兰草,在溱洧水边游赏,真是热闹非凡。一对男女展开了生动的对话,本来男子已经去玩过了,可女孩还坚持要他再去,“你还没到过洧河的边头呢!那里的水真大真清真教人高兴呀!”(金性尧《闲坐说诗经》)男子当然拗不过女孩的要求,只好陪她,一路有说有笑,临别还以芍药相赠。想来那手执芍药归家的女子,应该是欢喜无尽的。这算是《诗经》中描写春天最美的旋律了吧!


《诗经》里的春天在哪里


  其实,这无比动人的春景,在当时作诗之人眼中,往往只是兴发感情或教化的触媒剂而已,也就是朱熹所说的“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不过,宋人罗大经也说:“杜少陵绝句云:‘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或谓此与儿童之属对何以异,余曰不然。上二句见两间莫非生意,下二句见万物莫不适性。于此而涵泳之,体认之,岂不足以感发吾心之真乐乎!” (《鹤林玉露》)两间莫非生意,万物莫不适性,涵泳体味于《诗经》的春天里,我们是否感受到真乐了呢?

  春天在哪里?在那含笑的桃花丛,在那摇曳的柳枝头,在那百转千回的黄鹂声中,在那水边含笑的士女脸上。


阅读原文


作者|赵厚均(本校中文系

来源|上海观察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27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