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费春放:风靡全球的 NTLive 到底给戏剧带来了什么?

作者:     信息来源: 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6-11-10
字体大小:A A A


  从启动到现在,7年间,英国国家剧院的“国家剧院现场”(简称 NTLve)项目在全世界获得了蓬勃发展,通过对演出进行高清拍摄与转播,推出了40多部作品,约有550万观众在2000个场所观看了演出。

  去年,借着中英文化交流年的契机,NTLive系列放映活动在中国开启,先后在包括上海在内的18个城市的26个影剧院播放400场,吸引观众超过8万人次。

  戏剧是一种人力资源密集型艺术。而 NTLive的发展和成功,对全世界戏剧艺术的创造者和组织者应该都会有启发。特别是中国戏剧家的优秀作品,能否也以这种跨时空的方式走向世界? 这正是本文作者所关心的话题。

——编者的话


图为NTLive推出的《哈姆雷特》剧照(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国家剧院现场”(以下简称NTLive)是英国国家剧院在7年前启动的项目,目的是让英国和世界各地的观众都看到他们出品的戏剧精品。说是现场,其实是在演出现场进行高清多维拍摄并卫星转播,以高清影像的方式覆盖剧场外的人群。

  NTLive率先推出的是海伦·米伦主演的《费德拉》,原作者为17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剧作家拉辛。据说当时就有约5万名观众在英国内外200多个电影院观看。应该说,这个头开得挺体面的,但是出品方彼时还是把它视为一种“实验”,不知道摄像机能否捕捉真实的现场感,不知道这样的戏剧在各种新的媒体和娱乐样式蜂起的时代会有多大感召力。当时我在纽约,热衷于看各种戏剧的真正的现场演出;向来迷恋戏剧演出即时特征的我,认为戏剧真正的现场魅力无法复制拷贝,所以根本就没把录制播放的NTLive当回事。那时纽约的学界和戏剧圈好像也对其持观望态度。

  直到2012年深秋,我才第一次看NTLive。那是应在纽约大学学电影的小儿子之邀,去了位于格林威治村的Skirball演艺中心,看的是《弗兰肯斯坦》。是的,是冲着卷福和米勒去的——这两个当红明星演员那时正在两部热播的英剧美剧里分别扮演神探福尔摩斯。票价25美元(纽大学生票才10美元),比动辄100美金以上的百老汇戏票便宜太多了,甚至比外外百老汇小剧场的戏票还便宜;而且戏还特别高大上,对玛丽·雪莱的同名小说作了精彩的舞台改编和演绎,让我看得非常过瘾,从此开始对NTLive高清播放的剧场效果刮目相看——剧场里的每个座位都成了黄金座位,舞台一目了然;特写镜头将演员的微妙表情和细小动作都捕捉到了。但最重要的是,屏幕上的演员是对着当时台下的观众表演而不是对着镜头表演,一气呵成,因此完全不是我曾经担心的被分割后再合成的影视表演。难怪放映结束后全场鼓掌,就像在演出现场为演职人员喝彩。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纽约又看了很多现场演出,包括来自英国国家剧院的《战马》和《深夜小狗离奇事件》。虽然NTLive的口碑越来越好,前一次观看的满意度也颇高,但在高水平戏剧演出风起云涌的纽约并没成气候,我也没再特别留意。

  没想到回到上海后,2016年却成了我观看NTLive的大年。先是4月初的《奥赛罗》,后来就是9月下旬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为NTLive系列放映在中国启动一年举行的周年庆放映活动,我马拉松式地一连看了9场演出中的8场,其中有一天上午下午晚上连看3场,乐此不疲,意犹未尽。这可是原来完全没想到的。

  NTLive的魅力在哪里? 毫无疑问,英国国家剧院世界一流,现场观剧的体验也是无法替代无法复制,有机会有条件去伦敦或纽约看他们的现场演出当然很幸运,可惜这种运气只属于少数人。而与之相比,NTLive只是不同而非不如。从我迄今体验过的10部高清作品来看,不在现场犹在现场,视觉音响效果完美无瑕,而且还有额外收获,譬如通过那些台前幕后的花絮,观众得以了解编剧的构思、导演的阐述、演员对人物的理解、舞美设计的寓意、服装灯光的理念、创作团队的追求、剧目的社会文化背景和现实意义等等。比如观众在花絮里看到卷福便服深入社区和一群排演《哈姆雷特》的孩子们交流心得,不仅能进一步认识莎剧跨时空跨地域的意义,认识戏剧艺术的公益价值,之后再看到卷福在剧中穿着牛仔裤演绎哈姆雷特王子,也不会觉得唐突违和。对中国观众来说,英语不好的,没关系,有中文字幕;英语好的,瞟几眼字幕,时不时也会脑洞大开。而这些额外的福利,在伦敦或纽约的演出现场可都是没有的。

  当然,NTLive的吸引力,也要依托其精选的经典剧目。我看过的10部都是世界公认的大手笔,都是我会向国内外学习研究戏剧的同仁和学生推荐的。莎士比亚的传世经典当然占显耀地位,这几年先是庆祝莎翁诞辰450周年,后是纪念他去世400周年,全世界都在热演莎士比亚戏剧。此外,NTLive精选的不仅有英国大剧作家的作品,如萧伯纳的《人与超人》、大卫·黑尔的《天窗》、彼得·摩根的新作《女王召见》和根据马克·哈顿同名热门小说改编的《深夜小狗离奇事件》,也有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桥头风景》,还有根据18世纪意大利剧作家哥尔多尼同名即兴喜剧改编的《一仆二主》。古典的现代的,睿智的暴力的,高雅的低俗的,人性有多复杂,剧目就有多丰富;题材多元,风格有别,但都是上乘之品。

  此外,跟随着摄像机,观众等于是去了不同剧场空间看直播演出:譬如去英国国家剧院1100座的奥利佛(扇形)剧场看米勒在《弗兰肯斯坦》里演怪物,去890座的Lyttelton剧场看拉尔夫·费因斯演绎《人与超人》,去251座位20站位的Donmar Warehouse看抖森主演《科利奥兰纳斯》,或者去欧洲最大的多功能演艺厅巴比肯中心,在四层高1156座的大剧场看卷福主演《哈姆雷特》。这些剧场规模不同,舞台样式也不同,有镜框式、伸出式、扇形、环形,或是观众面对面坐两边,不同的演出空间也会激发起导演表演舞美灯光的不同创作理念和想象力,对于观者而言,不仅在效果和感觉上千差万别,还会看到多彩的演出样式和舞台理念。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NTLive吸引和培养了一大批高品位的戏剧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在安福路马拉松式看戏的那几个日日夜夜,观众人数可观,我还意外碰到了一位从美国加州大学来上海导戏的英国老朋友,而绝大多数是年轻的中国人。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先是因为明星效应,追随他们的影视偶像卷福、抖森们进来看戏的,谁料到这些当红的电影明星还是舞台上的实力派演员,更让他们着迷了;加上作品本身的思想内涵和艺术魅力,从开始的爱屋及乌,渐渐地心甘情愿地喜爱上了戏剧艺术。从他们观剧现场的反应来看,从他们事后在演出官网上的留言来看,他们正在成为一批爱戏、懂戏、有思想、有品位、会欣赏、善表达、敢评判的戏剧观众。

  NTLive的发展和成功,对全世界戏剧艺术的创造者和组织者应该都会有启发。作为一种“人力资源密集型”的艺术,戏剧对其创造者和观赏者来说,代价都愈来愈高。为稀缺的优质戏剧资源赢取国际市场,促进戏剧艺术的持续发展,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和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现在也分别推出了“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现场”(RSC Live)和“屏幕上的环球剧场”(Globe on Screen),不知道我们中国戏剧家的优秀作品何时也能这样跨越时空走向世界。

阅读原文


作者|费春放(本校外语学院教授)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132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