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报|张文青:“中文字体设计比西文复杂很多”

作者:     信息来源: 劳动报     发布时间: 2018-02-13
字体大小:A A A


  闪光灯、红地毯、香槟酒会,这是2017年德国红点奖颁奖典礼的现场。在典礼之后的香槟酒会上,获奖者张文青穿着她应着装要求准备的小黑裙,穿过人群,看到了设计界的大师们在寒暄和交流,心生向往。

  张文青是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视觉传达专业的本科生,她和团队伙伴凭借中文字体设计作品《O-wen》(《欧文》)获得2017年红点奖,而去年她曾以西文字体设计获得2016年红点奖。两获红点奖,她对中西文字体设计有何看法?


“圆”是作品的灵感来源


  张文青2016年获得红点奖的作品是西文字体设计作品《Brasil》。在《Brasil》中,张文青设计了26个大小写英文字母、10个阿拉伯数字和一些符号,她的设计打破了字母的笔画连接,将复杂的字形还原为几何形态,在传统西文字体结构的基础上进行了简化,增加曲线、双曲线表现出几何形态的高度规范化。

  记者看到《Brasil》的第一感受就是“圆”。张文青告诉记者,她两次获奖的作品灵感来源都是“圆”,“《Brasil》是巴西,巴西以足球闻名,足球也是一个圆。《欧文》的话,它里面每一个汉字的每一笔笔画都不会打破圆”。

  为了说明“不打破圆的结构”的含义,张文青拿过记者的记录本和笔,现场给记者画了一个图:4排6列一共24个小圆,在不打破圆与圆之间排列的基础上写了一个“虫”字,横、竖的笔画利用圆本身的线条和圆圈之间的连接点。每一笔笔画都从圆与圆之间穿过,每一个小圆都得以保留。

  跟张文青写的“虫”字一样,《欧文》一共设计了46个单个汉字以及一些偏旁相同的四字词语,如魑魅魍魉、琴瑟琵琶等,这些汉字都没有打破圆的结构。《欧文》是张文青和学长学姐合作的设计作品,她说参加红点奖评选的作品里面字体设计类作品本来就不是很多,中文字体设计作品则更少。为了让评奖方更加了解《欧文》的创作过程和灵感来源,张文青做了一个30秒左右的视频和作品一起提交给红点奖,视频除了介绍“圆”这一灵感来源,还把每一个汉字笔画的运笔过程顺了一遍。


“设计字体像在海洋中雕刻水滴”


  现在的中文字体设计,很多作品都是在宋体和隶书的基础上进行的创作,《欧文》是隶书的设计,2016年红点奖获奖作品《墨宋》则是在中文传统宋体上进行的创作。《墨宋》是张文青同一学院的学姐王之韵的作品,“在书写的过程中,由于墨水在纸张上的扩散,使得笔画间的交界处不再分明,这一视觉效果给了我灵感,我决定将这作为设计元素融入我的字体设计中”,王之韵表示,《墨宋》的灵感来源于她尝试中文书法时的无心发现。

  在王之韵看来:“字体设计的难度就好比在海洋中雕琢每一颗水滴,水滴汇聚成海洋正如笔画构成字形,字形组成篇章,这其中会有笔画间的互相影响,一长一短,互相交错,而字与字之间也会因为字形的结构不同而产生视觉上差异,这些各不相同的部分都需要经过设计的调整来达到最终视觉上的平衡与美感。”

  与其他设计相比的话,字体设计不仅仅要考虑宏观上与微观上的美观,还要考虑其作为阅读用文字的传播性与实用性,将两者相结合才能达到字体设计的最终目的。如何让西方评委认同中文字体的设计,《墨宋》的指导老师陈文皓表示“墨宋”字体中融入了时间的二维表达,呈现了中文传统宋体通过书写时间变化,融入设计达到视觉性、识别度融合的效果,并发展到印刷可用的标准。

  跟王之韵不同,张文青凭借《Brasil》拿奖时还是大三的学生,她坦言自己当时对字体设计并没有太多了解,当时想的是“有设计感、好看,再实用一点就行了”。一年多过去,现在的她已经保送为学院视觉传达方向的研究生,跟记者见面之前她刚跟导师讨论完毕业设计的开题事宜,她说毕业设计会做中西文结合的字体设计。汉字和西文的单独设计都为她带来了荣誉,如何将二者完美结合是她现在思考的问题。


中西文字体设计的差别


  谈到中西文字体设计的差别,张文青说汉字是方方正正的,想要设计得特别一点就要从结构上出发,而汉字的结构比西文复杂得多,需要考虑的因素则更多;相反,西文字体是曲线和直线相结合的字体,相对而言做改变是更容易的。“中文是方的,我设计的时候就可以给它圆一下,或者把比较多的笔画串联起来。西文的话,笔画比较简单,只要考虑每个字母之间的联系。比如之前的《Brasil》,我改了很多次,要做成圆弧,又要给它断开,其实看起来像是两套字体。”张文青用自己前后两部作品来说明汉字和西文在结构上的差异。

  西文的基本字体由圆弧和曲线结合而成,曲直分明,有抽象的形态美,但这种抽象的形态美更多的是过于追求造型的、符号化的形式美感。汉字则不然,汉字具有象形性,字体形状本身就包含着信息,注重表意。所以在中文字体设计上,设计师往往通过构建心理的和谐,外化汉字象独特的意象之美。

  除了中西文字体设计的差别,张文青还提到了如今字体设计行业的现状:盗版山寨横行,偷用盗用现象时有发生。“你有时候想要一个什么字,拉到搜索引擎里面搜一下就搜到了,这对设计师的原创版权没有维护。”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欧文》是专门为参赛设计的作品,艺术比较强,更适合用于广告牌的印刷而不是录入字库。张文青表示,《Brasil》和《欧文》两套字体设计尚未用于商业用途:“也不是没想过,《欧文》是合作的作品,大家都忙,没时间做这些事情。”

  在业界,好的字体设计师通常能获得较高的回报。记者问张文青未来是否会找能够学以致用的职业,她表示肯定会找跟设计相关的职业,字体设计也在考虑范围内。


阅读原文


记者|瞿依贤

来源|劳动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36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