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方勇: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作者:     信息来源: 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 2016-08-02
字体大小:A A A


  2013年6月5日,习近平主席在墨西哥参议院发表演讲指出:“庄子说过:‘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我们要让中墨两国人民友情汇聚成浩瀚的大海,让中墨友好合作的大船不断乘风破浪前进。”2014年9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北京师范大学师生代表座谈时再次引用庄子的这句话说:“知识是根本基础。学生往往可以原谅老师严厉刻板,但不能原谅老师学识浅薄。‘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知识储备不足、视野不够,教学中必然捉襟见肘,更谈不上游刃有余。”


  《庄子·逍遥游》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庄子以水与大舟、风与大翼,勾勒出两对关系近似的互喻意象:大舟的浮游远航依托于积厚之水的负载,大翼(指代大鹏)的九万里高飞亦有待于海运雄风的托举。没有积厚之水,大舟只能徒自倾覆沉沦;没有扶摇鼓荡,大鹏也无从超然横越南北。庄子本是要以气韵流转、雄浑生动的水、舟、风、翼之喻为铺垫,顺文脉逐步引至全篇“无待逍遥”之旨,然而历代读《庄》引《庄》者,已日益脱离庄子本意。或从主体的奇异特质着手,如明李腾芳《说庄》认为,“惟奇大之处有此奇大之物,而非池沼之所畜,江河之所能容也”,意谓此积厚之水与积厚之风皆在于突出舟与翼(鹏)的超乎寻常。或以“厚积”为励志奋发之高标,如明释德清《庄子内篇注》即认为积厚之水与大舟、积厚之风与大翼,都是为了说明“必深畜厚养,待时而动,方尽大圣之体用”,如能“乘世道交兴之大运”,则此“深畜厚养”终可成就“广大光明之事业”。纵观各类典籍,相对于玄虚超脱、推崇无待无用境界的《逍遥游》原文,反而是后世着重于“积厚”“深畜厚养”等积极实用意义的阐述与引申。

  今天重温庄子这句话,“积厚”说更具时代意义与使命感的内涵。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国梦和“两个一百年”伟大目标。展望未来,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胜利在望。中华民族积蓄的能量太久了,要爆发出去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今日之中国,历经千百年沧桑变化,正如一艘任重道远的巨轮,负荷着十几亿人民的前途命运,又如胸怀浩荡的大鹏,要冲破藩篱崛起奋飞,而这一切,无不包含着积蓄已久的“能量”作为其依托。

  自古以来,华夏文明即享有光华璀璨的物产与人力资源,地广物博、英才辈出,在任何时代都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天然依托。然而原始的物质财富积累与真正能够振兴国运的“能量”之间,尚隔着历史的重重考验。我们虽有汉唐风流、宋明文教的薪火相传,却也无法忘却焚书坑儒、文狱频兴的艰难时刻。时至近代,更是外敌频入,使我山河分裂、万民失所。数千年深厚积淀而成的文明,竟在内忧外患的惨烈撕扯中,淡化为积弱国运之下纤薄虚无的背景。而后历经近百年充满坎坷与艰辛的摸索,中国才逐步走上了改革开放、全面建设的现代化发展道路。拥有如此曲折历程,并身处高度全球化而又竞争激烈的当今世界,中国绝不可能仅仅仰仗丰富历史文化资源就高枕无忧,更不可能凭借国土广袤就封闭在一己空间内自说自话。得天独厚的地理风貌与历史人文,只能算作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积厚”,中华民族唯有切身正视百年以来从屈辱压抑至自立强大、从迷茫失措至坚定目标的奋斗史,才能将简单承袭式的“积厚”,通过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型发展,爆发出新能量。

  回看庄子寓言,即便水之积与风之积皆已齐备,然而没有远航的决心,大舟何以扬帆起航?没有垂天之翼的高举怒飞,大鹏又何以抵达南冥?所谓“待时而动”,所谓“乘世道交兴之大运”,无不是建立在主体对于时局的清醒认识与对于机遇的准确把握之上。在客观条件不断改善的基础上,作为推动事物发展的核心,主体的意志与实践才是使这一切“深畜厚养”的能量得以爆发的关键。数十年来,中国平稳推进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教育等领域的全方位发展,其飞速崛起与蓬勃气象已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影响,并对国际新格局新秩序的形成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已不再是蛰伏蓄势的深渊潜龙,而是成了雄风托举双翼的冲天巨鹏。天之苍苍,前路漫漫,乘风破浪,犹待吾辈!

阅读原文

作者|方勇(本校教授、先秦诸子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27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