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邓峰:一棵白杨树惹的祸:冷战时美国如何处理朝鲜危机

作者:     信息来源: 澎湃     发布时间: 2016-06-14
字体大小:A A A


  1972年7月4日朝韩双方发表联合声明,朝鲜半岛实现局势“缓和”,然而这仅仅是昙花一现。不到年底,这一“缓和”局面就因为韩国确立“维新”体制而沦为空中楼阁,双方关系再度紧张。从1973年开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与韩国间围绕着西海五岛的领土之争以及朝鲜与美韩沿非军事区的紧张对峙,导致海上冲突及陆上军事摩擦经常发生,最终在1976年8月酿成一场重大的国际危机——板门店事件,这次事件险些使半岛再次爆发战争。

板门店事件:一棵白杨树引发的危局


  1976年8月18日,朝鲜和美国的军事人员在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oint Security Area)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结果双方多人受伤,美方两名军官死亡。这就是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的板门店事件,也是自从1953年设置共同警备区以来发生于该区域内的第一起人员死亡事件。
  共同警备区是坐落于板门店的一个小区域,也被许多媒体称为“停战村”,是一处直径800米的圆周地带,由“联合国军”和朝鲜军队警备,是属于韩国和朝鲜双方行政管理权之外的特殊区域,正中央建有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室。在1976年板门店事件发生之前,该区域内不像非军事区那样划定一条双方不可越雷池半步的军事分界线,朝鲜人民军和“联合国军”警备人员能够随身携带武器(手枪或非自动步枪)在区域内自由活动。



  板门店所在地原本只是战争双方在拉锯战时期处于真空地带的一个小村落。“板门店”这个名字也颇为随意——它取自停战条约签订地附近一个卖香烟的杂货铺。图为1951年,板门店。
  板门店事件的起因是美军砍伐了一棵位于共同警备区内的白杨树。美方声称的砍树理由,是大树影响了两座哨所之间彼此观察的视线。朝鲜不同意美军的做法,因此双方人员围绕这棵大树发生冲突,结果导致美方并未实现砍树目的,所以这一事件又称“白杨树事件”。
  虽然,事件起因只是一棵树,看似没什么严重的,然而,这一事件却引发出一场朝鲜半岛危机,致使该地区濒于战争的边缘。美国《新闻周刊》甚至直接以“白杨树战争”(The War of the Poplar Tree)为标题报道这一事件。

危局何以形成?


  事件发生后,美国专门负责处理全球危机的华盛顿特别行动小组迅速召开了两次会议,讨论如何处理由事件引发的朝鲜半岛危机。经过激烈争论,美国决策者决定在外交上主要和韩国进行协商,在军事上则放弃报复性军事打击。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为了避免局势升级带来的重大风险,但不从军事上打击报复,也并非表示美国有示弱之意。为了震慑对手,展示美国的力量和决心,美国调遣强大的兵力向朝鲜炫耀武力,并强行砍倒白杨树——后者被命名为“保罗•班扬行动”,美国非但没有示弱,而且姿态强硬。
  福特政府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危机应对,是因为其决策层普遍认为板门店事件是平壤方面的蓄谋行为,是一次故意的挑衅。而这种挑衅有损美国作为冷战资本主义盟主的威信,美国需要采取强硬行动震慑对手,切实维护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威信和颜面,更要在受到敌方挑衅时做出坚决回应,增强韩国、日本等亚洲盟友在冷战对抗中对盟主的信心,进而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板门店不仅是军事对峙的前线,也是意识形态交锋的阵地。韩国政府曾在板门店附近竖立98米的国旗旗杆;作为回应,朝鲜在本国一侧的和平村竖立高达160米的旗杆以示回应。朝鲜的旗杆高度至今仍位居世界第三。
  那么,板门店事件是否真的是朝鲜方面蓄意制造的“挑衅”呢?美国的决策层是这么认为的。美国《国家情报每日电报》在事件发生的翌日甚至直截了当地判定,“北朝鲜几乎肯定要打算在昨天于板门店发生的事件中使美国人员遭受伤亡”。
  8月18日,美国《国家情报每日电报》和中央情报局局长为华盛顿特别行动小组会议准备的情报简报中,他们认为朝鲜故意制造事件是为了实现两个目标:其一,利用美国正在举行的总统大选,煽动其公共舆论关注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存在,希望激发美国民众反对美军继续驻扎于韩国;其二,服务于朝鲜在科伦坡不结盟大会上的外交努力。在此次大会上,朝鲜发表的观点就是,美国是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主要来源,而这一事件恰恰为这一说法提供了证据。以此为据,朝鲜希望大会能支持它提交的要求——让美军撤出韩国的决议案。
  对于这种判断,从华盛顿特别行动小组会议记录来看,美国决策层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实际上是持完全认可的态度。这就是说,不论是美国军方学者还是美国官方,他们都认为事件的发生缘于朝鲜方面事先策划好的阴谋。
  其实,无论是福特政府领导人还是其情报机构在提出此类看法时,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用基辛格的话来说,他们的认知依据就是一种“印象”(impression),认定对方具有强烈的敌意。而这种印象的形成显然和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朝双方长期敌对休戚相关。


“想象的敌人”是如何出现的?


  早在1976年4月,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要求,中央情报局提交了一份备忘录,评估“北朝鲜在1976年可能采取的主动行动”,认为朝鲜将会采取“出人意料的军事行动”,发动有限的军事攻击。在他们看来,朝鲜“攻击南方的有限的军事行动,将不排除苏联和中国继续给予援助,从而挑起美国对另一场朝鲜战争的恐惧,使美国和韩国就适当的反应陷入辩论和争论,并且最终能够引起美国政策中有利于北朝鲜的变动”。
  此后,随着半岛局势的发展,美国继续加深了对中央情报局研究结论的认可。从5月份直至6月份,朝鲜有关方面发表多次公开声明,谴责美国和韩国进行的军事挑衅活动。其中引起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有两次。
  5月6日美国军事侦察机在北朝鲜商船上空飞行,对此朝鲜表示强烈抗议,指责说,美国耍了一个不计后果的花招,企图在朝鲜半岛“制造挑起一场新战争的借口”,事件已构成一个“危险的军事冒险,也许会导致无法预料的后果”;另一次是韩国“5月25日从金化郡一带的南方一侧哨所用57毫米无后座力炮向北方发射,进行严重的军事挑衅,并接连用扩音器对北方进行诽谤宣传”,同一天“在江原道高城沿线也发生了类似情况”,对此“朝鲜中央通讯社谴责南朝鲜试图加剧在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将要发动另一场战争”,声明警告说,如果美国和南朝鲜“坚持这种挑衅,那么朝鲜人民军哨兵将采取有力的报复措施,使挑衅者为此彻底付出代价”。此外,5月27日朝鲜半岛西北部一个岛屿发生朝韩军事对抗。
  朝鲜指责美韩军事挑衅活动的激烈言论以及军事对抗事件令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忧心忡忡。它推测,朝鲜之所以要逐步加强对美韩挑衅的谴责,是在做准备工作,已采取军事行动打击美韩。鉴于此,该机构提出,“国防部应当警告美国司令官们,在从事这些侦察期间要提防北朝鲜的攻击”。
  事实上,美国对于半岛发生的事情过于敏感了,对朝鲜行为的认知与实际情况不相符。
  根据匈牙利外交部的解密档案,1975年4月印度支那革命取得胜利之际,金日成访华,就以何种方式解决半岛分裂问题和中国领导人展开会谈,“中国方面坚决强调朝鲜和平统一的重要性”。此后直到1976年上半年,金日成也在多个场合,继续强调朝鲜将会选择和平方式统一国家。西方通讯社报道说,朝鲜将向南方发起攻击。金日成说,朝鲜的军队人数和武器装备明显弱于美韩两军,西方媒体的报道不过是谣言。


1975年4月19日,周恩来在会见金日成,邓小平作陪。

  1976年6月下旬,金日成在接见丹麦社会主义人民党代表团时依然声称,“现在,美帝国主义在加紧备战,大肆叫嚷什么我们要‘南侵’。说我们这样一个小国要威胁一个企图称霸世界的大国,这是说不通的。凡是神经正常的人,是谁也不会相信的。敌人叫嚷的‘南侵威胁’是掩盖他们北侵野心的烟幕,是企图使他们的战备活动合法化的诡辩。我们是决不会先动手的。”其实,无论从国际舆论还是从社会主义盟友关系来看,1976年发动军事行动对朝鲜有百害而无一利,朝鲜实无必要亦不可能如此所为。
  然而,福特政府对朝鲜领导人主张和平、缓解紧张局势的讲话或声明充耳不闻,却高度重视其激烈言辞,把朝方的威胁性语言视为将要展开有限军事行动的前兆。美韩两国不仅联合举行大规模军演,而且还有意采取更为冒险的行动。美国国防部一份标注日期为1976年8月1日的解密文件显示,美军企图摧毁距离共同警备区1.7英里的由大约13个建筑物所构成的朝鲜人民军兵营,并对该任务的执行条件进行了评估。尽管美国最终没有实施冒险计划,但美韩联合军演无疑加剧了朝鲜半岛原本就较紧张的局势,使得局势升级。这就是板门店事件发生的背景。

板门店事件是否事出偶然?


  美军强行砍树,无疑会被朝鲜警备人员视为是一种严重的故意挑衅。从后来朝鲜发表的声明来看,它确实将该行为视作“反对我方(朝鲜)的严重挑衅行径”。这在半岛局势原本紧张的情况下,对余怒未消的朝鲜警备人员情绪的刺激作用可想而知。更何况他们从小就被灌输了仇恨美国的意识形态教育。由于彼此情绪上的严重对立,自然会发生肢体上的碰撞,继而演变成一场冲突。于是,极度愤怒的朝鲜士兵失手打死了对方军官。


板门店事件斗殴现场

  当时担任“联合国军”军事委员会委员的美国陆军上校唐·布斯(Don Boose)在板门店事件发生时正在共同警备区工作,而且和朝鲜人一起参与了对该事件的调查和谈判。他在2011年7月13日接受一位美国学者采访时说,“我已经认真地研究了该事件,坚信对两位美国军官的杀害不是被计划好了的,而是由在场的北朝鲜人民军警卫部队军官所煽动的打斗的结果,当时场面失控。最引人注目的证据就是,北朝鲜人根本就没有准备去利用该事件以达到宣传的目标,并且没有准备处理也许本来就会导致的任何军事升级(状况)。”布斯提出的证据恰恰印证了朝鲜人对美国采取系列行动的反应。
  朝鲜方面不仅在“保罗·班扬行动”实施时保持冷静克制的态度,而且在那之后通过军事停战委员会积极和美方接触,尽力平息事态。据美国《国家情报情况报告》称,在“保罗·班扬行动”及围绕该行动的军事活动期间,“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表明北朝鲜对美军向南朝鲜的调动做出任何军事反应,对砍树行动也没有任何军事反应。”即便朝鲜宣称两架美军直升机侵犯其领空,它也未做出相应的军事反应,以至于驻平壤的外交观察家们认为,“北朝鲜人想要降低或者至少不去使紧张(局势)升级”,其中原民主德国驻平壤代理大使施泰因赫费尔(Steinhofer)在发回国内的电报中说,在观察了朝鲜对美方行动的反应后,他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朝鲜的确不想要使局势进一步恶化,那也许会引发几乎难以控制的升级。”如果说朝鲜蓄意制造板门店事件,故意要在半岛引发紧张局势,那么它没有必要主动平息事态,金日成更没有必要向对方表示遗憾。如果说他们慑于美国的军事威力而退缩,那么为什么在“普韦布洛”事件和EC-121危机时同样面对美国更为强大的军事威吓,他们也没有退缩半步呢?


被朝鲜扣留的普韦布洛号美方间谍船

  另一方面,虽然美国认定事件是朝方故意挑衅的预谋行径,但是,正如史迪威所言,美军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不仅如此,由于美军人员在事发现场拍了许多照片,以至于事后美国领导人无法有力地解释事件不是美方故意挑起的。
  事发当天,基辛格在和中国驻美联络处主任黄镇举行会谈时,专门提出了该事件,而且一上来语气咄咄逼人。当基辛格说美国“从拍得很好的照片中知道”美军军官被打死的情况时,黄镇马上追问:“为什么美国准备了照相机?”基辛格感到不太好回答,只好说:“这是一个好问题。”黄镇接着尖锐地指出:“照相机在那儿,弄得这好像是你们为事件做了准备。”这种质疑令基辛格很被动,因为美国有事先预谋之嫌,基辛格已感觉不好解释照相机的事情了,刚才谈话中具有的逼人气势顿时荡然无存。他颇为尴尬地说:“照相机的原因是,经常(有美国士兵)在事件发生地附近的哨所拍照。”另外他还补充了一句苍白无力的话:“我们的人正试图砍倒阻碍他们视线的大树。”当然这句话已和拍照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了。


基辛格

  关于这个问题,美国政府内部会议也没有明白的答案,只有史迪威本人能解释清楚,而他也没有做出清楚的解释。但不管怎样,驻韩美军是属于美国的,可以说,他们的任何举措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阅读原文

作者|邓峰(本校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

来源|澎湃

编辑|吴潇岚

l

浏览次数: 11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