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陈波:冷战时期台湾“核武梦”如何破碎

作者:     信息来源: 澎湃     发布时间: 2016-06-12
字体大小:A A A


  1945年8月,美国将两个原子弹投向日本广岛、长崎,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实战当中使用核武器。从此,核武器成为大国对外战略的一种选择。在冷战对抗期间,美苏之间的核对抗几乎让人类陷于核大战的火海。档案资料显示,盘踞台湾的国民党政权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也积极发展自己的核武器技术,只不过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核武梦”最终破碎。
  1956年台湾虽然在新竹清华大学建立了第一台原子反应堆,但直到1964年都没有正式启动核武器研究计划。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震惊了世界,也给蒋介石带来巨大的冲击。在大陆新军事技术迅速发展的情况下,台湾当局启动了发展核武器的“新竹计划”。


1964年10月16日,中国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

  然而,对台湾发展自己的军事核技术,岛内是有不同的声音的。比如,著名核物理学家吴大猷应邀赴台出任“国家安全会议科学发展指导委员会”主任,他对于台湾发展核武器持否定的意见,其一从战略角度讲,台湾地势狭小,即使有了核武器也无法用于进攻,反而增加来自国际社会的敌意;其二台湾缺乏资源,如果从国际市场购买原料,当时的国际环境对台湾不利;其三核武器的运载工具研发滞后。而且,台湾在这方面的任何动作都难逃美国法眼,必定会遭其制止。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许倬云也认为台湾发展独立的核武能力在原料、技术和人员上皆有困难。
  同时,要全面启动核武器研制计划,台湾首先要突破两大难题,一是缺乏技术设备,二是缺乏核原料。对此,台北试图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根据有关媒体的披露,台湾当局曾派高官赴以色列,同其“原子能委员会”接洽,希望从那里获得核技术。除以色列之外,西德也在台湾当局的考虑范围。美国中央情报局发现,台北当局试图与西德西门子公司谈判,以购得一座200兆瓦重水反应堆。对此,美国一方面对德施压,一方面加强了对台湾行动的追踪。
  最初,台湾发展核武器采取了“以民掩军”的形式,在国际法的范围内“合法”进行的。台湾电力为了扩容而建立了核机组,于是“需要”向国际购买材料和设备。1968年从西德成功购得反应堆之后,台湾还从法国、加拿大、南非以及其他国家购买了核燃料。
  从1968年到1972年,台湾内部的“核武派”实际上从未放弃过引进用于武器研发的核技术。1969年,台湾当局试图从美国购买核废料的后期处理设备,遭到尼克松政府的否决。同年,加拿大向台湾原子能研究所出售了一台40兆瓦的研究型反应堆。加上从美国、法国、西德和其他供应商提供的其他设备,到1970年代初期台湾初步建成了一个小型的提取设施、钚实验室和铀燃料加工厂,核燃料的产出能力已超出研究型反应堆用量的两倍。
  1972年11月,美国国务院的情报显示台湾一直打算努力从欧洲购买提取设备,随即告知美国不同意他们购买这些设备,否则会触犯国际原子能委员会的章程,在国际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到了1973年夏秋之交,美国对台湾频频向海外购买核提取设备的动作越来越无法接受,于是派出“原子能研究组”赴台调查。工作组到达台湾后,即向台方申明美国反对台湾发展核武器的立场,并警告说那样做必定会“损害美台核关系”,于双方在民用核技术领域的合作无益。
  1976年8月底事端又起。美国《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巴尔的摩太阳报》等多家报纸报道了台湾正秘密提取核废料。国务院急电台北,敦促其停止提取活动。9月14日,“驻台大使”安克志拜访了蒋经国。蒋经国重申台湾的政策是“不制造核武器”。这一政策已在蒋介石时期就确定下来,并在1969年国民党十大上写进了决议:核研究只用于和平。9月17日,台湾《中国邮报》英文版和中文版刊登了题为“院长承诺台湾不制造核武器”报道,以此向美国人表明心志。
  1977年,民主党人卡特成为白宫主人。与前任的尼克松和福特不同,卡特对中美关系及美台关系都有着自己的考虑。而对台湾的种种举动,新政府也希望有新的应对举措。甫一上任,卡特便向台北传达其对核扩散的担心,指出台湾的活动会危及美台在核技术领域的合作。1977年3月底,国务卿万斯指示驻台“使馆”:国务院已经决定针对台湾核扩散的风险采取坚决而长远的行动,卡特总统将动用一切权力阻止核扩散。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

  是年5月,美国核技术访问团到达台湾,与台方讨论台湾核研究计划。台湾方面表示出合作的态度,还同意拆除钚提取设施。作为一种长期机制的尝试,华盛顿方面认为以后类似此种访问不必定期,令美国对台湾的核行为保持警觉,同时让台湾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远离“核武器”。1977年底,美国对台湾核研发的措辞上越来越严格,“严禁”其进行放射性原料的化学分析,以防止其进一步提取钚。
  1978年3月,卡特政府签署了《核不扩散法案》,使得行政部门可以对任何违反国际原子能组织安全协议或者同美方的协议的政府实施终止核出口,这一法案无疑对台湾同样适用。9月,卡特政府专门就这一法案向台北发出照会:美国如果感觉到台湾的合作态度不够诚恳,将难以继续发放许可,向台湾出口用以发展核电的物资。面对美国的压力,蒋经国虽然表示了不满,但是还是保证台湾不会从事与核武器相关的研究,并邀请美国专家来台监督。
  此后至1988年1月,张宪义在美国中情局的协助之下出逃,于国会秘密听证会上作证,向美国政府提供了岛内研制核武器的资料。美国在得到证据后,以违反过去的承诺为由质问台湾,新上台的李登辉政权只得再度承诺不发展核武器。这次美国政府却不肯仅仅听信承诺了事,而是派出工程人员赶到台湾拆除了核能反应堆,把重水核反应堆改为只能用于试验的轻水核反应堆,并将中山研究院的重要数据带走,还规定以后每年到核能研究所来检查三次。此后,台湾当局的核武迷梦彻底破碎了。

阅读原文


作者|陈波(华东师范大学冷战国际史研究中心)

来源|澎湃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83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