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任友群:教育研究不应是狭隘小圈子里的自说自话

作者:     信息来源: 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6-05-06
字体大小:A A A


  技术正使社会的每一个领域都在发生变革,教育也不例外。但是,我国的教育研究却仍然以思辨研究为主。思辨范式决定了教育研究更多的是理论反思和经验总结,很少系统地基于证据进行理论建构。因此,过高比例的思辨研究会给教育研究的发展带来限制甚至损害。今年恰逢美国教育研究协会 (以下简称AERA) 成立百年,笔者希望通过总结它在教育研究方面的经验与智慧,作为他山之石,为我国的教育研究发展提供一条可行之道。

  AERA始创于1916年,曾经隶属于全美教育协会。百年来,AERA始终通过科学研究认识教育、影响教育,推动社会的发展。规模也从最初的8个人发展到如今的25000余人,会员范围从美国本土发展到85个国家。更重要的是,AERA聚集的教育研究者群体对于教育、政治和社会不断认识、积极参与并主动干预。透过其百年历史可以发现,AERA的教育研究具有以下几大特点:


特点一:坚持实用主义取向


  AERA百年来始终将教育视为科学,通过研究了解教育与学习过程,包括与教育相关的社会、经济、政治环境,推动研究成果在教育教学实践中的转化与应用,并以此干预教育、完善教育,推动社会的发展。这使得历届年会研究面广,并且强调实证。比如,2016年年会分为13大类,除12类研究分支以外,还有涵盖很多不同研究主题的兴趣小组,在为期5天的时间内共开展2500多项学术活动,涉及论文数约万篇。并且,大多数研究都是在教育的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通过“证据”来认识教育、诠释教育。早在1987年,首次代表中国参加AERA会议的孙绵涛教授对当年年会发表论文的统计显示,纯理论研究的论文仅占年会总论文的2一3%,绝大多数论文是针对教育中那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开展研究的。


特点二:主张研究成果的普及与知识的发现同等重要或更重要


  这一点在会员规模上得以充分体现。AERA的会员管理是一个从象牙塔到无边界的过程。最初入会审查非常严格,会员仅限于那些在教育研究方面卓有成就的学者。

  发展至今,只要在网站上注册,任何人都可以了解协会教育研究的大部分信息,略经审核就可成为会员,这使AERA由封闭的协会变成了一个关注教育研究的专业群体,会员绝不仅局限于教授、研究人员、研究生等群体,关注教育研究的任何人均可成为成员。这也是AERA“运用研究了解教育、影响教育,推动社会发展”的宗旨。


特点三:强调研究的方法、工具和技术


  教育的复杂性和研究的实用主义取向,使教育研究者在解决教育问题时,倾向于借助方法与工具来剖析问题,挖掘证据来证实或证伪问题。年会专门设置了教育研究方法分支,主要聚焦教育和心理领域的统计、测量和评价,应用于教育研究的定量方法与统计理论、定性与评估方法。

  此外,对于研究方法、工具与技术的重视也使得跨学科或交叉学科越来越受欢迎。比如新兴的社会物理学,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数据科学、测量统计方法等技术,实现大数据时代下对于教与学过程中行为的学习分析、个体及群体内外的社会网络分析,并借助基于海量数据的智能模型分析和处理以往技术条件下无法做到的社会现象的大规模量化观测。


特点四:重视对协作的研究,强调设计研究范式


  协作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对于协作的研究。研究者越来越重视不同教育境脉下的协作。从历年年会投稿论文的作者来看,协作研究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有的学者选择与所在大学或者其他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展研究,也有的研究人员选择一线教师和校长作为合作研究者进行扎根研究。

  另一个教育研究趋势是研究者们运用设计研究范式来开展教育研究。


特点五:执行严格的投审稿制度


  AERA采用匿名同行评审来保障年会的论文质量。每年4月至5月,AERA通过它的官网在全球招募审稿志愿者,所有符合要求的研究者均可以成为下一年年会的审稿人;同年5月至7月,所有有志于参加年会的研究人员(无需是会员)均可向年会公布的12个分支及特别兴趣小组投稿;投稿成功后,每篇文章将至少被三位审稿人就研究目的、理论框架、研究方法、数据采集与分析、研究结果、创新点与贡献以及是否与投稿栏目匹配七个方面进行打分和点评;10月之后,投稿人可以在线查看每位审稿人的打分情况与评语。知名学者投稿被拒也时有发生。


特点六:教育学术会议回归研究和交流的本质


  AERA年会规模庞大,历年年会一般在4月举行,会期5天。年会没有开幕式、闭幕式,没有领导出席发言,没有合影,也不提供食宿,更没有大会安排的宴请。参会人员在会议手册上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术活动与活动形式,然后根据主题上列的时间与地点信息制定会议行程,会议期内自行参加各类活动。


特点七:注重知识库的建设、研究成果的保存与推广


  早期,在会议结束后的四至八个月 内,AERA会将这些成果制成缩微胶片,提供给美国教育资源信息中心(ERIC)保存,供人查阅。2005年后,AERA网站上提供电子版的会议手册,供大众查阅历届年会的各项活动及具体论文的名称、作者信息等;注册的用户(非会员)还可以在登录之后通过AERA的会议系统查看2010年及以后所有会议论文的摘要信息等。

  纵观AERA百年发展史,结合当前我国教育研究现状,可以发现,当前转变教育研究的范式、革新我国教育学术机构运作模式、倡导基于证据的研究、组织高质量的学术活动已经势在必行。中国的教育研究者不应把自己局限在狭小领域里进行自说自话式的思辨。

  相反,应该组建学术研究共同体,尤其加强跨学科、跨领域的协作;采用设计研究范式,运用质性和量性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当前教育改革中的真实问题;充分运用信息通信技术的优势,做好教育研究知识库的建设,加强教育研究成果的转化与普及;而我们大量存在的学术活动和学术期刊也应该更加鼓励基于证据和科学方法的研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算是对教育研究和教育学术交流进行供给侧改革,最终使教育研究者群体能够走上基于证据、解决实际问题的研究道路。

阅读原文

作者|任友群(本校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151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