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人文集  黄平
黄平

    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要面对13亿观众,调和不同层次的审美趣味,这一定位,决定了语言类节目既不能走纯娱乐路线,也不能板起脸讲道理,而要弘扬一种充满正能量的趣味。纵观近年来央视春晚语言类节目,主要是以“和谐”为主题,强调社会的团结和稳定,辅之以各类喜剧手段。

  在主题一贯性的前提下,喜剧手段的不同决定了节目面目的不同。今年春晚9个语言类节目,传统套路的相声《东西南北大拜年》且搁置不论,余下的8个节目可分为两大类:情境喜剧与性格喜剧,其中,前者的笑点在于人物与情境的不协调,常见的结构是“误会”,比如《大城小事》中贴小广告的民工被误会为男模、《今天的幸福2》中大堂经理被误会为女领导的情人;后者的笑点在于人物性格自身的可笑,比如《这事儿不赖我》中把恋爱婚姻、就业、购房一切责任推给社会,《败家子》中种种滑稽的炫富。6个小品都可以被视为情景喜剧,两个相声都可以被视为性格喜剧。

  就小品来说,《我要上春晚》、《大城小事》、《你摊上事儿了》、《搭把手,不孤独》基本上是对于春晚主题的演绎,表现社会差别最终得到和谐的解决,矛盾得到解决的方式是卖菜阿姨、贴小广告的民工、保安、应聘的司机等进城务工人员被有效地纳入经济体系中,如卖菜阿姨入围草根春晚、贴小广告的被服装设计师聘用、保安被赵总安排为仓库保管、司机应聘成功。这种小品结构,需要在结尾安排一次情节的突转以点睛。有的突转略显生硬,如《搭把手,不孤独》设计了一个不在场的角色——助人为乐的老师傅,当郭冬临扮演的人物回忆起他时,舞台上响起了音乐,这固然有助于煽情,但破坏了节目的现实感与可信性,暴露出“人为”的痕迹。《大城小事》、《你摊上事儿了》等在结尾都设置了道德说教,意思不错,但表述稍显直白。《我要上春晚》较为成熟一点,卖菜阿姨以华丽的美声唱腔入围后,小品安排了一个自我解构的结尾——这位阿姨原来就是幸福社区经理不断提起的丈母娘。

  小品《想跳就跳》、《今天的幸福2》分别表现老年人与青年人的生活。《想跳就跳》请来《泰囧》编剧操刀,大量借鉴网络文化。小品很特别地安排蔡明全场坐在轮椅上,这个姿势类似一个固定在电脑前的网友,不依赖形体幽默,完全借助语言对于现象不断地揶揄调侃——网络文化中这种方式被叫做“吐槽”。《今天的幸福2》以小剧场话剧的方式展开青年夫妻的误会,聚焦“捉奸”这一传统的市民喜剧题材,以无厘头喜剧结尾——“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鞋(无邪)”,把“夫妻之间信任为先”的主题讲述得比较自然。

  就性格喜剧而言,两个来自德云社的相声《这事儿不赖我》、《败家子》,一个讥讽小人物心态,一个讥讽暴发户心态。《这事儿不赖我》完全是这两位相声演员去年春晚相声《奋斗》的克隆版。在去年的《奋斗》中,捧哏说“你要真想成功,必须付出自己的努力和劳动”,逗哏表示“我要脚踏实地,真刀真枪地干出一番事业”;在今年的《这事儿不赖我》中,捧哏说“不要异想天开把责任都推给别人,要想改变你的人生全都靠你自己”,逗哏表示“空谈只会误国,实干才能兴邦”。这个相声将青年一辈的难题一律视为精神世界的问题,准确与否暂且不说,就喜剧手段而言显得有些单调生涩。郭德纲、于谦一登台就以民间艺人的方式向观众行礼:“学生郭德纲向我的衣食父母致敬”。和其它春晚语言类节目比较,演员难得地把自己的位置放的比观众低,从普通民众的视角出发,讥讽各种暴发户行径,将夸张、对比等手法推向极致,比如暴发户西装半袖、一条胳膊上戴12块金表,听起来比较过瘾。整个节目类似一个相声版的“江南STYLE”,“江南STYLE”成功的秘密也是郭德纲成功的秘密:站在普通人立场,嘲讽忘乎所以的有钱人的可笑。

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的郭德纲,与上世纪90年代的赵丽蓉与赵本山、80年代的姜昆与冯巩一样,再次提醒我们相声小品也可以是讽刺性的艺术。事实上,讽刺性节目恢复了喜剧针砭时弊的本来面目,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起到真正的建设性作用。

《人民日报》 2013219日 版次:14 作者:黄平(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师)

链接:http://www.chinanews.com/cul/2013/02-19/4574882.shtml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