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李明洁:农民画与文化景观

作者:     信息来源: 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6-05-13
字体大小:A A A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2016年的主题是“博物馆与文化景观”。中国的农民画与当代中国社会宏大的历史话语紧密相关,是主流文化与民间文化交互作用的产物。社会的变迁、文化的交融和民众的自觉选择在其中被细致描摹,农民画由此成为中国特定历史情境中的一种“文化景观”。

  中国农民画肇始于20世纪50年代,是在特定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下发展起来的独特艺术种类,大体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束鹿、邳县模式阶段产生了中国第一幅农民画《老牛告状》。“农业合作化”阶段的农民画源于创作者的审美意识与绘画本能,多漫画方式,具有稚拙性和随意性。“大跃进”时期的农民画是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典型,构图简单,手法夸张,突出了烈火般的革命激情。

  户县模式阶段提出了“画现实、画记忆、画理想”的创作口号,农民画开始转向生活化,《以粮为纲,全面发展》等作品具有强烈的“群众性”和“斗争性”。美术精英遵循国家的图像生产机制参与农民画的创作,其中的农民形象包含着理想化的身份想象和认同。

  金山模式阶段出现于改革开放初期,农民画回归传统民间艺术。这一时期的农民画带有浓重的乡土气息和地域特色,从对政治形式的敏感转向了对乡土审美形式的敏感,一定程度上标志着农民画对艺术自律性的回归。

  农民画描绘民俗生活场域,常用明快的色彩表达主观感受,构图惯用想象中的组合,造型带有总括性的特点,画面变异夸张,讲究神似。


图①,杨文秀 《酸汤鱼》

图②,张青义《梨园乐》

图③,朱素珍 《山上的兔子》


  具体到各地区的农民画,则画风迥异,地域特色明显,例如金山农民画(图③,朱素珍《山上的兔子》)与江南刺绣和灶画,户县农民画(图②,张青义《梨园乐》)、安塞农民画与陕北剪纸,湟中农民画与藏族寺庙壁画和唐卡,麻江农民画(图①,杨文秀《酸汤鱼》)与苗族刺绣等都有着深刻的渊源关系。

  农民画借鉴年画、版画、刺绣、挑染、石刻、壁画、灶画、剪纸和布贴等传统民间工艺形式,题材和艺术手法与民间美术有相通之处。人们在喜庆年节、民俗生活、戏文故事和花鸟蔬果等民间传统的审美内容和耳濡目染的艺术形式中,极易获得生命的亲和感与精神的共鸣。

  在以城镇化、全球化为核心的现代化进程中,传统文化、民族文化有边缘化之虞。乡土为朴素的人情、纯净的自然和心灵的自由提供了想象的场域,担负了人们的文化理想并成为其乡愁寻根的心灵原乡。在精神世界里,当今的农民画所描绘的乡土及其所呈现的生活意义作为诉求的象征符号,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种文化景观,一种身份识别和心理认同的载体。

  作为中国现代化大都市典型的上海,亦有代表性的农民画派:金山农民画,持续描绘了都市远郊留存的江南水乡及其风土人情;而西郊农民画,则生动记录了城市近郊城镇化的演变过程及所伴随的乡民市民化的心路历程。

  西郊,故名思议指上海市的西部郊区,主要包括原上海县、原嘉定县(今嘉定区)、原青浦县(今青浦区)、长宁区、普陀区等。上世纪80年代至今,“西郊农民画”作为这块土地融入城市血脉的忠实影像,具有社会学、人类学与当代史等多学科的研究价值。

  就农民画内部而言,“西郊农民画”的意义得益于其艺术性。它采用多视角平面化构图,人物夸张,形象稚朴,在浓重色彩中透出中国彩墨画的艺术风格与西洋油画的肌理笔触,风格特异;尤其是制作程序繁复,技法上明显区别于其他地区的农民画。


图④,高金龙 《牧鹅》


  “西郊农民画”对外而言,其价值在于绘画主题的选择。不仅常见的乡村题材被表达得热烈饱满,而且细致全面地跟踪描述了该地域的城镇化过程,在农民画中独树一帜。开始时“西郊农民画”以农村田野民俗风情为基本素材,创始人高金龙的作品(图④,高金龙《牧鹅》)对西郊昔日的民俗风物有很多极为丰富且栩栩如生的描绘。


图⑤,胡佩群《柿柿如意》


  伴随上海西郊的城镇化进程,城市生活的印记在“西郊农民画”中随处可寻,形成了其独有的城乡交融的题材特色。传承人胡佩群的作品大多取材于亲身经历,饱含着乡村生活的醇厚记忆。在谈及代表作《柿柿如意》(图⑤,胡佩群《柿柿如意》)时,她说到:“这棵柿子树是我家的,我们村子里最大的,老人们都有记忆。我妈妈一直讲,一直讲,以前,以前,以前,我们家的柿子树。我就画了外婆和妈妈都念念不忘的老柿子树。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就是我,但实际情况是我出生前这棵树就没有了,外婆说树太大,打雷时打坏了。画里面有我外公外婆、爸爸妈妈、我最爱的猫咪。我家最早的房子就是这样子的,有猫有狗,太喜欢了。我念小学五年级时翻造了二层楼房。现在我和妈妈哥嫂住一个小区,和原来村里的人同住一个小区。”这幅画及这段口述实录,诚实地具象化了城镇化进程中,城乡二元到城乡一体、村落共同体与社会记忆、社会角色的市民化、村落与人的现代化转型等城镇化演进最具典型意义的表征。

  中国农民画,是意味深长的文化景观,是理解家乡愁、读懂新中国的民俗画卷。农民画表现力强,叙事风格鲜明,它的面向是多元厚重的,其价值不仅限于艺术和审美,作为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其中还蕴含着不同群体的记忆、情感、认同和价值观,并持续为当前人们的生活和生产实践提供着滋养。

阅读原文

作者|李明洁(本校民俗学研究所教授)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212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