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杨成:纳卡冲突持续4天停火——土耳其为阿塞拜疆出头,遭美俄批评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4-12
字体大小:A A A


据俄罗斯卫星网最新消息称,阿塞拜疆和未获承认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下称纳卡地区)在接触线持续4天战斗后宣布停火。


2016年4月3日,纳卡地区,亚美尼亚士兵在阵地前守卫。东方IC 图


  纳卡地区武装首先宣布停火,而后阿塞拜疆国防部4月5日发表声明,称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双方军队当天已在纳卡地区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纳卡消息人士透露,双边停火协议已经开始起草。
  稍早前,该冲突的形势仍有进一步恶化迹象,美俄等大国纷纷公开呼吁双方停止军事行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4月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通过协商和对话妥善解决分歧,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对于冲突爆发的原因,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现看来偶然性因素似乎更多,或由极小的擦枪走火引起,但冲突双方的结构性矛盾使之呈现出冲突螺旋上升的态势。若事态持续升级,最大的输家或将是俄罗斯。


局势迅速升级,多管火箭炮对射


当地民居被炮火击中。东方IC 图

  高加索国家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同属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而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拥有15万人口的纳卡地区的主权之争则历来为两国冲突的焦点。当地时间4月1日晚,两国突然交火并迅速激化,但由于事发地点偏远,围绕死伤人数的消息迄今仍有冲突。
  据纳卡方面的消息人士5日向俄新社透露,自冲突发生以来阿塞拜疆已有300人死亡,伤者数量暂时不明。阿方被击毁的军备包括18辆坦克、3辆步兵战车、2架直升机、6架无人机等。
  但此前一天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发布的报告中称,纳卡冲突造成双方共33人死亡,超过200人受伤。
  双方的交火始于4月1日深夜,在过去4天内引发了激烈冲突。
  阿塞拜疆国防部曾于3日发表声明宣布,考虑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吁,阿塞拜疆决定“单方面停火”,但是双方的冲突并未停止,更有恶化升级之势。
  俄罗斯卫星网5日报道称,亚美尼亚国防部新闻秘书阿尔茨鲁恩·奥万尼相当天表示,阿塞拜疆军方对纳卡地区使用了“龙卷风”(Smerch)多管火箭炮。奥万尼相在“脸书”(Facebook)上发文称:“(阿塞拜疆)所用武器口径每天都在增大。4月5日凌晨,敌军先头部队在南面使用了‘龙卷风’多管火箭炮。”
  奥万尼相还表示,阿塞拜疆军队使用“哈洛普”(Harop)无人攻击机打击纳卡地区的武装力量。该型号无人机的特点是,发现目标时会“变身”为自导飞航式导弹。
  阿塞拜疆方面则指责亚美尼亚军方5日凌晨向纳卡地区接触线东北部和东南部的居民点开火,用迫击炮向阿塞拜疆据点发射120枚炮弹。同日,阿萨拜疆国防部再度威胁称,将对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阿塞拜疆称“汉肯德”)进行炮击。

冲突波及邻国,土耳其遭不点名批评


2016年3月15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见来访的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

  持续升级的冲突还影响到了周边国家,与阿塞拜疆共享600多公里陆地边界的伊朗首当其冲。
  俄罗斯卫星网4日援引Tasnim通讯社的报道称,“从卡拉巴赫发射的三枚迫击炮弹,落入伊朗东阿塞拜疆省境内一个叫霍达-阿法林(hoda Afarin)的村庄附近。”此前伊朗国防部长曾呼吁两国尽快停止军事对抗、保持克制。
  “我认为这就是一场战争。”来自斯捷潘纳克特、见证了围绕纳卡多年争端的67岁的农民Lev Gevorkyan向《纽约时报》表示。“这片土地从未(真正)属于阿塞拜疆。”他补充道。
  面对冲突面大有烧向高加索地区之外愈演愈烈的情势,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出面呼吁冲突各方立即停止战斗。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4日也应约与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就纳卡局势做出磋商,并呼吁该地区立即停止军事行动。“两国外交部门的领导人就纳卡地区对抗升级表示严重关切,再次敦促立即停止军事行动。拉夫罗夫和克里谴责个别‘外部力量’ 为纳卡局势火上浇油的企图。”
  在此次冲突中明确“站队”的土耳其显然成为众矢之的。据俄罗斯媒体稍早前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4日明确表示将在纳卡冲突中支持阿塞拜疆。“土耳其从纳卡危机一开始就与阿塞拜疆一起,并将继续支持阿塞拜疆。纳卡必然会回归自己真正的主人,再次成为阿塞拜疆的一部分。”埃尔多安说。
  此前,在冲突发生伊始,埃尔多安就与阿塞拜疆总统通电话,向该国死难士兵致以慰问,声称土国人民会跟阿塞拜疆站在同一阵线,坚定支持阿塞拜疆“直到最后一刻”。他还表示,衷心期望“我们的阿塞拜疆兄弟”,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
  报道称,土耳其一些议员还写信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欧盟总部,要求美国和欧盟军事援助阿塞拜疆,并表达了对俄、亚军事联盟的“严重关切”。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分析称,土耳其素有地区强国梦想,苏联解体后,其一直以语言、文化等纽带为依托输出土耳其模式,并试图构建突厥语国家联盟。阿塞拜疆恰恰是土耳其这一“新奥斯曼主义外交”的优先方向。此外,百年前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也使土耳其与亚美尼亚结下了“世纪宿怨”,两国至今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因而,在纳卡冲突发生后,土耳其总统有此番表态是其过往政策的延续,并不出乎预料。
  “土耳其直接’站队’的态度可能导致问题的激化。作为区域大国,土耳其对周边国家具有潜在的影响力。而由于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历史矛盾,加之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冲突,土耳其在纳卡问题上是选择灭火还是浇油就显得尤为关键。”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学者郑润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说。
  不过,杨成认为,土耳其近年来在大中东地区较前更为积极进取,试图塑造一个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但这一梦想因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强势军事介入而暂时受挫。在此背景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此次冲突对土耳其而言,不失为一个介入黑海地区的契机。


星火燎原之势?俄军事介入伤害大


纳卡地区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纳卡地区的主权冲突,早在前苏联时期就已埋下了根源。作为阿塞拜疆的一个自治州,纳卡地区80%以上人口为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并在1988年要求并入亚美尼亚。随后该自治州的阿、亚两族之间爆发武装冲突。
  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为争夺纳卡爆发战争。1991年,纳卡地区自行宣布独立建国,但未获得国际社会承认。1994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至今仍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始终没有建交,双方小规模冲突不断。
  郑润宇认为,目前,俄罗斯周边出现的“有限动荡”环境表明,“后苏联空间”显示出回溯到苏联刚解体时代的动荡趋势。以俄罗斯视角来看,这些属于其势力范围的外围边缘地区开始失控,将可能逐渐引发其内部问题。
  “近年,俄罗斯经济发展停滞,对于周边地区的控制力也逐渐下降。西边的乌克兰问题一时还看不到解决的出路,此时南面的高加索地区又爆发有限的动荡,加之2008年爆发冲突的格鲁吉亚地区,这些连成线的冲突点对俄罗斯产生潜在的安全困扰,使俄罗斯极为被动。” 郑润宇说。
  进一步的担忧是,域外国家或会借机介入俄罗斯“势力范围”。
  “乌克兰危机后,周边盟国已对俄罗斯保持谨慎态度。如果俄罗斯以其一贯作风对纳卡进行军事干预,那将无疑是火上浇油。”郑润宇说,“届时,俄罗斯的盟国将对其更为戒备,而土耳其和域外国家也将介入其中。因而,俄罗斯必须要保持克制,不直接军事介入,在冲突区域外形成’隔火带’,使战火无法蔓延出来。”
  杨成认为,纳卡的主权争议在过去数十年来一直未能得以解决,正证明了其复杂性。未来,有世界大国参与的国际化方案仍将是纳卡局势的解决之道。
  1992年,在俄罗斯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的前身)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该小组联合主席国,有关纳卡问题的不同级别谈判在明斯克小组框架内陆续举行。
  “1992年成立的明斯克小组说明纳卡问题已成为一个国际化的领土纠纷难题。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内有更多杠杆,但始终是作为化解冲突的大国之一,而非由其直接主导。俄与亚美尼亚的盟友关系也决定了俄单独介入不可能获得阿塞拜疆的认可。因此,当务之急应是尽快重启在明斯克小组框架内的外长级应急谈判,防止危机的持续升级,至少需在最短期限内再次冻结冲突。应该注意的是,应防止这一多边机制内形成新的两极结构。”
  但纳卡问题是否会获得尽快解决,杨成的态度并不特别乐观。“乌克兰危机之后,俄与西方关系降至冷战以来的最低点,双方的结构性矛盾进一步恶化,对后苏联空间的争夺与反争夺、压制与反压制的对立日益常态化。俄与西方可能的持久冷和平,有可能影响到明斯克小组的工作效率。此外,纳卡冲突的升级势必使国力处于下降期的俄罗斯遭遇到又一个外部挑战,并关乎到与之比邻的北高加索地区的安定。就迫切性而言,西方要相对超脱一些。这种对冲突敏感度不同的体认,也会妨碍到纳卡问题未来的议程设定。美欧‘顺水推舟’地推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冲突朝’有限、可控’方向发展的可能性,目前不能完全排除。”他说。

阅读原文

记者|李怡清 郑怡雯

来源|澎湃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47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