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于晶:月份牌美女的不彻底解放

作者:     信息来源: 文汇报     发布时间: 2016-04-08
字体大小:A A A


  月份广告画出现在20世纪初期到新中国成立前,以上海为中心,主要目的是为了商业宣传。在形式上兼取西洋画与传统年画的特点,以擦笔水彩或相类似的技法描绘所要表现的内容。月份牌早期多附日历,中晚期则主要以美女肖像为主要表现内容,以达到视觉形式上带有诱惑力的商品宣传效果。这时的女性吸纳了从欧洲传来的女性运动的精神,第一次打破了中国几千年封建制度对妇女活动空间的限制,以女性的身份抛头露面地出现在传播媒介上。但不可否认,这又是男权社会的一个指征———在男性沙文主义控制下,女性形象通常被某种视觉图像选中,图像背后总是酝酿着一定的男性与女性的权力关系,而女性通常处于缺乏权力的位置。

  在月份牌中,人物基本是以女性形象出现。故而,男性消费者是月份牌的观看者,美女形象是被观看对象,同时被符号化,与商品一样被消费着。美女形象本身处于引诱男性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位置,这也是月份牌美女个个貌美如花、身材魔鬼的原因。这时的美女形象给男性消费者提供一种幻想———虽然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存在,却可以为其提供占有的成就感,甚至可以意淫。前提是接受“美女”,就要接受美女画上的“商品”。看与被看成为赤裸裸的交易。在男权社会中,无法交换看与被看的位置,因为男性巨大的消费力量是不可小觑的。

  女性作为消费者观看月份牌中的美女,时刻与自己比较着。月份牌中的美女形象传达着与观者共同的经验,又故意拉开与观者的距离,建立可以被仿照的空间,以刺激消费。女性想要拉近自己与月份牌美女的差距,意味着她们默认了男性对月份牌美女形象的喜爱。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女性购买月份牌中的商品,意味着她们希望自己可以在拥有商品的同时,拥有同月份牌美女一样的生活,这是一个理想化的期待。商家正是利用了这样一种“距离”,制造了兜售商品的机会。在买与不买的关系中,男性权力的强加是隐于其后的。表面上看,这是女性消费者的自主行动,其实男权那只无形的手推动着这个交易的进行。女性的“愿意被看,希望被看”所隐匿的是不可言说的性别歧视,这种不平等悄然存在于日常生活之中。

  除了男性的消费能力巨大之外,女性所处的被看地位与男性主动观看的位置无法改变的原因,还可能是女性形象本身所具备的美的特征。女性更富于观赏性,更有修饰的余地和空间。同时,女性对男性的依附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将自己的命运附加在男性的身上,失去自主性的女人只能成为男性的附庸,被观看、占有甚至玩弄。当然,这种不平等性古已有之,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一种集体记忆,被无意识地继承和流传。


图①                        图②                       图③


图④                        图⑤                         图⑥


  那么,这样的月份牌美女形象是否具有进步意义呢? 从女性主义角度看,在月份牌美女形象中,我们看到了女性新的生活状态,其中隐喻着性别变革的希望。从“美女”的着装、举止、活动中,我们确实感觉到了远道而来的女性主义春风。女性已经知道消费与消遣 (图①,图②)。月份牌中摩登女郎都穿上了洋皮鞋,这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旧有的恶习的终结———近千年的缠足之风,是封建纲常对女性的严重束缚,也表明了女性地位低下、不得不取悦和依附男性的悲哀境地,而中国传统对女性“以弱为美”的审美观更将缠足推向极致。除了鞋子的变化外,“美女”的暴露着装也透露出“新风尚”。东方的含蓄之美使女性一直束胸,穿着保守,以不露为美;而在很多月份牌中,脱下旗袍的中国摩登女郎开始追求一种开放之美,从服饰穿着上体现出一种解放的性别意识 (图③、图④)。再如,烟、酒似乎一直是男性的消费品,但在有些月份牌中,“美女”已成为烟品的消费者,不是向男性献媚、推销商品,而是让此种商品第一次成为男、女共同消费的对象(图⑤,图⑥)。

  不过,月份牌中的“美女”竭力展示自我美丽,是为了迎合男性对女性的审美期待,这说到底还是一种不彻底的解放。


阅读原文

作者|于晶(本校政治学系副教授)

来源|文汇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84

更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