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孔翔:上海文化创意产业 如何与科技融合发展

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5-12-22
字体大小:A A A


  文化创意是新兴的现代服务业部门,对区域文化繁荣和结构转型都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从西方国家的实践经验看,科技进步不仅促成了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也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获益良多。中共十七大报告提出,要“运用高新技术创新文化生产方式”,十八大报告也要求“促进文化和科技融合”。上海作为具有“深厚文化积淀和鲜明文化特色”的世界城市,在“全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过程中,更是“迫切需要发挥文化知识创新、智力创造的作用”,进一步“增强城市文化软实力和国际竞争力”。近年来,从中央到上海都在努力促进文化创意产业的双轮驱动,但从发展实践看,文化产业的技术装备水平提升明显,但文化内涵的挖掘仍不尽如人意,文化创意产业在促进创新成果转化方面的作用难以发挥。为此,探讨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互促发展的问题和目标很有必要。



上海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是不平衡的


  上海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总体上是不平衡的,这会倾向于陷入“文化工业”的误区,难以真正产出高质量的文化创意成果,也难以发挥创意对创新的积极作用。


  近年来,上海高度重视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产业规模持续扩大。2013年,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实现增加值521.48亿元,同比增长11.6%;2014年,整个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2820亿元,同比增长8%,占GDP的约12%。为促进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跨界融合,2014年上海针对影视拍摄、后期制作、舞台展演等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继续实施了文化科技领域融合示范工程,举办了“2014上海文化和科技融合发展论坛”以及首届国际高科技文化装备产业发展论坛,并在浦东加紧筹建上海国际高科技文化装备应用示范中心。在创意产业基地建设方面,张江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2014年文化产业总产值290多亿元,比上年增长16%,产值过亿企业超过20家,主要涉及数字出版、网络游戏、动漫影视等领域,基本实现了“产业集聚”与“文科融合”,并拟聚焦“E”产业集群,促进沪江网、喜马拉雅FM、亮风台科技等“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在文化科技企业方面,2014年,上海游族网络正式成为国内A股主板第一游戏股;零动数码、安畅网络、明波通信等实现新三板上市;沪江网、喜马拉雅FM、三鑫科技、幻维数码、复旦上科、张江超艺、聚力传媒等继续在细分市场表现出强大竞争力。由此看来,上海促进科技支撑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取得了积极进展,《上海推进文化和科技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12-2015)》初见成效。

  然而,对照“国际文化大都市”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要求,上海文化创意产业在设计创新能力和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还存在许多不足,产业总体竞争力有待提升,具有国际影响力、体现上海原创能力的产品不够丰富,创意产业对相关产业的辐射带动效应不强,文化要素及创意成果产业化的能力较弱。在承担市科委相关项目期间,课题组曾造访了田子坊、M50、上海国际工业设计中心以及张江文创基地等创意园区,发现科技成果虽然有效丰富了艺术创意作品的物质载体和传播平台,并降低了体验艺术创作活动的门槛,但艺术家大多不擅长现代艺术媒介和表现技术;上海国际创新材料馆、中国工业设计博物馆等公共服务平台的使用效率不高,设计师的话语权和设计产权的经济利益都很有限,工业设计服务于科技成果转化的作用难以发挥;张江文创基地的文化科技创新体系雏形初现,但创新合作主要还基于新技术的使用,较少以文化创意引领的跨界合作。因此,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总体上是不平衡的,这会倾向于陷入“文化工业”的误区,难以真正产出高质量的文化创意成果,也难以发挥创意对创新的积极作用。


走出文化工业化发展的误区


  创造或创意才是创意产业的灵魂,在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中首先要尊重人的创造力和个性思想,以更加丰富、深刻的文化内涵避免陷入文化工业化发展的误区。


  阿多诺的“文化工业”理论揭示了科技在文化产业化进程中的作用。在《启蒙的辩证法》中,文化工业被定义为“由于现代科技手段的发展,大规模地复制、传播文化产品的娱乐工业体系”,“它以独特的大众宣传媒介”,“操纵了非自发性的、物化的、虚假的文化,成为束缚意识的工具、独裁主义的帮凶”。一般认为,文化工业的产品具有商品化、技术化、标准化等特征。所谓商品化,是说资本操纵着文化工业产品的生产,技术革新主要服务于文化企业的效益,艺术已然变成了纯粹的商品,这也导致了文化自身的低俗和平庸;所谓技术化,是指现代传媒技术虽为大众文化传播提供了新的载体,但也造成对真正艺术的拆解、重构和篡改,使艺术从属于算术公式的逻辑;所谓标准化,在阿多诺看来,就是按一定程序和标准大规模地生产各种文化复制品,由此,消费者的独立思维和丰富的想象力被瓦解,成为简单的受众群体。本雅明也发现,“现代人通过占有一个对象的酷似物、摹本或复制品来占有这个对象的愿望与日俱增”,复制技术“用众多的复制物取代了独一无二的存在”。不过,他却赞赏复制技术带来的革命,认为“当艺术作品的原真性丧失之时,艺术的整个社会功能就得到了改变,它不再建立在礼仪的基础之上”,不再是审美的幻想,从而取缔了精英和权力对艺术创作与消费的垄断。虽然阿多诺和本雅明的认识并不一致,但都认为,科技一方面促进了文化的产业化进程,满足了大众对文化休闲娱乐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能会消解文化活动的创造性和独特性。单纯的文化工业化发展,会使得文化创作活动从个体化的精神劳动变为工业化的批量生产,很可能导致文化的同化和人的异化,并可能使低俗文化压制住具有现实批判性的文化。为此,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中,必须使人的创造力和个性思想重回灵魂和核心的位置,同时,也要借助科技进步的成果为创意思想的展现提供更多更好的手段。因此,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中,科技最重要的贡献不是复制和传播,而是创意和创造力展示的更好平台。

  另一方面,文化创意产业是在物质产品极度丰富的后工业社会出现的。鲍德里亚提出,随着技术进步条件下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人类社会将逐步进入消费社会阶段。消费社会是以符号经济为主要特征的社会,人们对消费品的占有不再以消费品的使用价值、而是以炫耀性消费品的符号属性作为主要目的,这也将深刻影响技术创新和创新成果产业化的方向。文化创意产业通常以创造力为核心,充满文化符号的建构与重构,而消费者对创意产品的兴趣也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对创意产品符号意义和价值观的认同。因此,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能赋予创新产品更多生动的灵性,从而以更多个性化的选择刺激大众的消费欲望。在创新成果的产业化进程中,创意产业不仅可以成为大众认识创新成果科技价值的桥梁,也可以赋予创新成果更多的符号价值,以增强其吸引力。例如,香奈儿公司利用高科技精密陶瓷硬度高的特点,加上钻石粉末能使陶瓷闪耀金属般的光芒、并提高抗敏度,制作出了不褪色且不易磨损的J12腕表。这正是高新技术与香奈儿品牌风格的融合。精密陶瓷技术原本远离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但是披上香奈儿的品牌外衣,成为腕表奢侈品后,迅速被引入消费市场,并促成了精密陶瓷制品产业的发展。这对创意企业或技术研发者,无疑是双赢的结果。此外,创意产品本身也可以成为多项科技创新融合的载体,例如可实现双向视频点播、有线上网、数字娱乐视听等功能的交互式电视机顶盒就是在新电视文化影响下推出的集成创新产品。而为表达更加新奇的思想、适应文化业态之间更激烈的竞争,也能催生更多新奇、巧妙的技术,从而显现出创意产业作为创新动力源的独特价值。总之,在消费社会时代,科技创新需要借助文化创意的力量,使自身更贴近大众,并不断拓宽其应用领域。

  由此看来,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不能仅仅满足于科技成果为创意展示提供更丰富的载体和平台。因为,创造或创意才是创意产业的灵魂,在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中首先要尊重人的创造力和个性思想,以更加丰富、深刻的文化内涵避免陷入文化工业化发展的误区,更好满足现代社会个性化、多元化价值观盛行的需求。而随着大众文化需求逐步进入“内容为王”和“读图时代”,文化创意发展也需要更高的科技平台来更好表达深刻的文化内涵。另一方面,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还要充分发挥文化创意在符号创造方面的独特优势,从而更好地创造和引领市场需求,为技术创新成果的产业化提供便利,也为更多的创新活动提供动力。


促进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互促发展的基本思路


  政府要提高人才、资本等创新要素的配置效率,培养大批文化科技跨界人才和高水平合作创新团队,并通过投融资体系建设,推动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参与创意产业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


  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融合存在诸多困难:首先,在认识层面,文化精英既注意到技术对文化大众化的积极价值,也担心其消解创造性和独特性,而技术人员也可能很难准确把握文化创意者的核心理念,在已有研究更多关注产业功能的背景下,科技对文化创意产业的载体作用受到更多关注,而文化创意产业对科技创新的引领和促进作用则被相对忽视,这在实践中倾向于导致创意产业向着文化工业的方向发展;其次,在要素投入层面,文化创意企业大多是小微企业,资金实力有限,同时,深谙文化创意和科技创新成果的创意人才并不多,现有的合作项目也比较缺乏;第三,在利益保障层面,文化创意产品与知识产权密切相关,但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还相对滞后,知识产权的交易平台比较缺乏,知识产权的合作开发和利益分配机制尤其不足,这都限制了有效的跨界合作交流。

  为此,建议政府以积极不干预的态度为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的互促发展创造条件:首先要通过剖析国内外成功创意产业园区的实践经验,探索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互促发展的实现机理;其次,要以比较成熟的创意集聚区为重点,精心打造各具特色的产业创新体系,吸引创意企业和高素质创意人才向重点创意园区集中,探索文化创意产业集群式发展、创新链和产业链互动结合的新模式;第三,要改善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基础环境,重点推进体制机制、文化氛围和项目平台等的建设,加强文化科技领域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管理,构建文化与科技跨界合作的利益保障机制,同时要提高公共技术服务体系在促进创意与创新融合中的作用;第四,要提高人才、资本等创新要素的配置效率,培养大批文化科技跨界人才和高水平合作创新团队,并通过投融资体系建设,推动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参与创意产业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总之,为提升科技与文化创意产业互促发展的效率,关键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秉持开放共赢的合作理念,着重处理好合作研发中的利益协调问题,聚焦重点领域和共性关键技术,促进文化创意企业与科技企业持续开展高水平的合作。

阅读原文

作者|孔翔(本校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教授,副院长)

来源|东方早报

编辑|吴潇岚


浏览次数: 408

更多
回到顶部